阅读记录

第175章 讲故事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
    虽然心里有想法,但是也只是那么一点点而已。
    司念不认为自己已经到了他要死要活的地步。
    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会自己处理自己的情绪。
    上了自行车后,还是将司家请他们去参加婚礼的事,以及林思思和刘冬冬的事情告诉了周越深。
    周越深倒是没有什么异议。
    他并没有将司家和林思思放眼里,所以这会儿听到林思思要结婚,也没觉得什么奇怪的。
    只是司家之前分明是瞧不起他们的,这会儿却特意请他们过去,估计也没表面这么简单。
    于是他沉声道:“你不要太过相信你养父,他虽然给你钱,但不一定是为了你好。”
    周越深担心司父给司念钱,会让她误会司家对她还有感情的想法。
    虽然和司家接触的不多,但是几次下来,周越深也能感觉到这家子的不对劲。
    记住网址26ks
    太过面子,过于自私自利,势利眼。
    如果他们真的对司念有感情的话,当初也不会舍得把她嫁给自己。
    司念清楚司家人是什么嘴脸,听到这话,笑了:“你觉得我那么笨吗?”
    她其实一开始对司家无好感也不反感。
    从没想过去纠缠。
    但司家和林思思似乎并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所以司念才干脆想着,既然他们总是想来找自己不快,那自己何必客气呢。
    所以每次都能从面子的司父手中坑钱。
    司父自认为自己把她拿捏的死死的,可谁才是小丑还说不定呢。
    周越深她的表情,有些莞尔。
    “你心里有底便好。”既是如此,他也不担心了。
    只是很奇怪,司念这样聪明,为什么还会沦落到来嫁给自己呢?
    周越深黑眸闪过几分疑惑。
    ……
    两人一同回了家。
    周泽寒正就着夕阳蹲在门口洗衣服。
    小手捏着自己的衣服搓啊搓的,很是认真。
    因为之前他们的衣服都太脏洗不干净了,所以司念给他们买了不少衣服。
    这会儿都是穿两天就洗,小家伙惜自己的羽毛的很。
    瑶瑶每天换下来的衣服,也是两个孩子洗的。
    司念几个孩子,忽然觉得也没什么不满的。
    “妈妈!”周泽寒见她回来了,甩了甩手上的泡沫,跑了过去:“姥姥怎么样了,姥姥好了吗?”
    他担忧的皱着小眉头。
    司念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姥姥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作业做完了吗?”
    “做完了,我去拿给你。”
    他转身又噔噔噔的跑回屋内,把自己的作业本拿了出来,递给司念,随即背着手,摇头晃脑的道:“今天妈妈给我记得二十个单词,我都背了,我背给你。”
    “hello、hi、howdy、hey、goodorng”
    司念了作业本,写的都对。
    就是小家伙写字鸡爪似的,还没定型。
    她决定了,要弄几本字帖给孩子学习,好好练练字!
    想到字,她记得周越深写的字还挺好的。
    老男人难道也读过吗?
    她歪头了周越深一眼,瞧见他微挑眉着周泽寒。
    似乎也是满意的表情,便问道:“周越深,你会英语吗?”
    周越深顿了顿,她:“会一些。”
    司念更惊讶了。
    这个男人,来还有很多秘密她没挖掘呢。
    也不急,司念收回目光,向挺着小胸脯等着自己夸奖的小家伙。
    “小寒真棒,以后也可以给爸爸检查哦。”
    周泽寒了自家的文盲爸爸一眼,点了点头:“知道了妈妈。”
    然后眼睛亮晶晶的着她。
    司念立即从自行车篮子里面拿出包好的糖人。
    虽然下午温度不高,但还是有些化了。
    不过也不影响,她递给瞪大眼睛的周泽寒道:“这是奖励,拿去吃吧。”
    周泽寒伸手就接了过去,吞了吞口水说:“我知道,这是糖人!我之前到同学吃过!他说可甜了!”
    约莫又为难地皱起了小眉头,给司念说:“妈妈,我不吃,我可以一直留着吗?”
    “不行哦,很快就要化了。”
    周泽寒顿时失望:“可是我牙不好,妈妈说吃糖吃多了会长虫子,我怕长虫子。”
    他漂亮的小牙齿已经掉了,牙的医生说不吃糖的话,就会长出更漂亮的牙齿。
    他都见了,班上那些换牙齿的孩子,牙齿又黄又歪,上面全是虫眼儿。
    他才不要长成那样呢!
    哥哥的牙齿就不歪,因为以前他们吃不起糖。
    周泽寒认为,哥哥的牙齿这么好,全是因为以前没有吃糖的原因。
    所以他现在已经开始戒糖了。
    但是这是妈妈送给他的,周泽寒好为难哦。
    司念摇头:“偶尔吃一次没关系,要是你实在害怕,吃完就刷牙就没事了。”
    周泽寒闻言,顿时眼睛一亮。
    “好耶~妈妈真好~妈妈你低下头我跟你说。”
    他忽然扭捏的道。
    司念配合的弯腰,问:“什么?”
    周泽寒立即垫脚,飞快的在司念脸上亲了一下(当着他爹的面)。
    亲完,就小脸通红的抱着糖人转身跑了。
    跑得飞快,像是个小飞机。
    司念笑着站直身子,真是个腼腆又可的小家伙。
    不过这孩子这速度,又想着平时总上蹿下跳的,司念心想,走体育这条路似乎不错。
    虽然因为自己的原因,他这段时间会认真学习了。
    但是很明显,他的好并不在这上面。
    时间一久,估计就坚持不下去了。
    不如给他培养一些别的好。
    虽然说读是现在唯一的出路,可条条大路通罗马,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她约莫将目光扫到一旁抱着妹妹眼巴巴站着的周泽东身上。
    顿了顿。
    周泽东总是很沉默,不说话。
    只会站在角落用羡慕的目光盯着小老二。
    像是被人遗弃小狗,想讨好路人,又害怕被人一脚踹开。
    她招了招手:“小东你带妹妹过来。”
    周泽东眼睛顿时一亮,抱紧了妹妹,飞快上前。
    “妈妈。”
    司念拿起给两个孩子做的糖人:“这是给你跟妹妹的。”
    周泽东眼睫颤了颤。
    他还以为这个只有弟弟才有、
    因为弟弟掉了牙,最近都不能吃糖了。
    所以妈妈才会给他买糖人。
    没想到妈妈也给自己跟妹妹买了。
    周泽东伸手接过糖人,心里却有些难过。
    自己没有弟弟那么讨妈妈喜欢,可妈妈对他们是一视同仁的。
    因为回来的比较晚,晚饭吃的是昨天剩下的。
    农村的剩饭剩菜也很香,毕竟入味。
    放冰箱里热热就能吃了。
    因为太晚了,两个孩子明儿个还要早起,所以就随便吃一点。
    司念还买了水果,毕竟天天吃肉太油腻,补充维生素也是很重要的。
    早上她会让孩子吃香蕉喝牛奶。
    晚上就吃一些葡萄,尝尝味。
    村里可没人舍得吃这种大葡萄,又甜水又多的。
    两个孩子吃了皮都舍不得吐出来,吞下去的。
    酸酸甜甜的也好吃。
    瑶瑶最吃葡萄了,小丫头一个人一会儿就能吃小半串。
    司念去洗个澡的功夫,下来周越深这个不懂得制止女儿的男人,已经让孩子吃完了一大串葡萄。
    眼小丫头肚子鼓鼓的还伸手往嘴里塞,司念忙上前制止:“好了瑶瑶,不能吃这么多,吃多了肚肚会疼。”
    好在瑶瑶听话,不是那种会任性护食的孩子,眼巴巴的盯着葡萄,又了司念,见司念坚定的眼神,便乖乖的伸出小手要抱抱。
    司念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将她抱了起来,侧头,周越深也着自己。
    她嗔怪道:“下一次着点,大晚上的不能吃这么多,小孩子容易拉肚子。”
    周越深着盘子里剩下的几颗葡萄,他还想着等女儿吃完再抱她上去的。
    女儿吃,就没说什么。
    听到司念的话,才反应过来,悻悻的摸了摸鼻子。
    “抱歉。”
    果然,这个男人对养孩子的知识是一无所知。
    几个孩子能跟着他长这么大,也算是命大了。
    司念无奈的横了他一眼。
    那边本来手都伸过去想吃的周泽寒听到司念这话,立即收回了手。
    并且站直了身子说:“妈妈,我今晚上就吃了不对五颗,我才不会像是妹妹一样贪吃。”
    瑶瑶朝着他投去疑惑的目光。
    司念捏了捏他的小脸:“小寒真懂事,不早了,快去睡觉。”
    周泽寒扬了扬小脸说:“我还要刷牙洗脸洗脚才睡。”
    司念被他一本正经的表情逗笑了。
    说好。
    周泽东刷了牙进来,听到弟弟这话,顿了顿,又走了出去。
    周泽寒被妈妈夸的头冒星星,头晕目眩走出去的时候,到他哥哥正在洗脸。
    “哥,别倒水,我也要洗。”
    他忙跑过去。
    司念抱着瑶瑶回了房间。
    还能隐约听见楼下传来两个孩子的声音。
    周越深跟着上了楼,开门。
    司念正在抱着精神奕奕的瑶瑶哄睡。
    他上前道:“我来吧。”
    司念也没客气,小丫头还是有些重量的,她这细胳膊细腿的,抱一会儿就手酸的不得了。
    真心佩服那些带娃宝妈的强大。
    好在瑶瑶已经会走路了,不用时刻抱着。
    两个孩子也会帮忙带孩子,周越深在家基本都是他照顾着。
    司念也就晚上哄哄小丫头。
    但是今儿个瑶瑶可能是睡多了,一直还睁着眼睛。
    任由她爸爸怎么走也睡不着。
    时不时的捏捏周越深打脸,抱抱他的脖子。
    周越深哄了好半天,实在不见效,最终打算把这件事交给周泽东两兄弟。
    于是抱着孩子出门。
    坐在梳妆台正在给自己擦脸的司念立即了过去,“你去哪?”
    周越深掉头她,女人穿着真丝睡裙,一头黑长的发垂在脑后,她的发质及其柔顺光泽,灯光打在她的头上,反射出一层光晕。
    柔和的光芒村托的她明艳的眉眼柔和。
    美的触目惊心。
    然而眼神却不太好。
    周越深了一会儿,嗓音低沉:“孩子睡不着,带去和他哥哥睡。”
    司念也着他,说:“那是你不会哄,你给我。”
    周越深顿了顿,又她:“小东正好睡觉,等会儿带过去怕吵到他。”
    司念笑了:“谁说要带过去了,瑶瑶今晚上就在这里谁,跟我睡。”
    周越深:“”
    本来下午她好好的,还以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
    可周越深现在才知道,那原来只是开始
    还不等他反应,司念上前接过瑶瑶,小家伙真没什么睡意,又瞧见男人高头马大的站在门口,也不搭理他,说:“我给瑶瑶讲故事吧。”
    “我给你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好不好。”
    司念本来说想要讲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故事的,但想想这个年代还没有这个玩意,现在自己说了,日后这个动画片出现,周越深怀疑怎么办,
    于是改成了白雪公主的故事。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本身就是当播音员的,普通话标准又好听。
    连带着周越深都多了一眼。
    他干脆也没走,走到一旁坐下。
    门没关紧。
    洗完脸刷了牙齿的小老二刚上楼,就听见了司念的声音。
    “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他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噔噔噔跑过去好奇的凑着听。
    这才知道是妈妈给妹妹讲故事。
    小老二羡慕的不得了,忙扒拉在门上听。
    听着听着,他觉得好困,眼皮子都睁不开了。
    周越深听司念讲完,小丫头也总算是睡着了。
    他这才起身,拉开房门。
    却见小老二趴在门口睡着了。
    小家伙双手合十垫着侧脸,小脸上一脸满足的表情,周越深拉着门的手顿了顿。
    司念似乎是见他没反应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
    “怎么了?”
    周越深了睡得香喷喷的儿子,哭笑不得,嗓音低沉:“没事。”
    他弯腰抱起儿子,关了门,抱着他回了房间睡觉。
    一夜无话。
    司念平时睡觉就不老实。
    都是周越深抱着她,才不那么容易踢被子。
    今儿个瑶瑶睡在中间,她居然也忘了,下意识的就朝着男人怀里滚去。
    一瞬间就被惊醒了,可睁眼却是男人的胸膛。
    周越深似乎还没醒,她靠近就伸手揽入怀中。
    司念正疑惑瑶瑶去哪里了,然而男人手却已经贴了上来。
    粗粝的大手先是温柔摸了摸她的脸,将她往怀里带了带,另一只手不老实的从衣领伸了进去,贴在了她的妮妮上。
    轻揉了两下。
    司念:
    ————
    我我我实在是写不出来了不知道咋办我跟你们说我写这一章我冷汗都写出来了,因为着急,怕更不上,写文真的好难啊,真的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我用诡异拯救世界 大商监察使 我真的是反派啊 黑暗游戏:罪孽救赎 我可能是一只假的奥特曼 钢铁蒸汽与火焰 在立海大打网球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从呆毛王开始公开处刑 东京泡沫人生 我是如何当神豪的 当野心家进入无限世界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诡话第一boss 大唐腾飞之路 过河卒 一万个我纵横诸天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仙魂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