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三百二十二章 瑶瑶不是小笨蛋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周越深眉眼柔和,向女儿,“瑶瑶会说英语?”
    瑶瑶小手抱着爸爸的脖子,点头说:“会呀,是妈妈教我的。”
    周越深没多想,毕竟司念平时确实是时常教几个孩子英语,瑶瑶虽然年纪还小,但他曾听说,幼儿时期是学习能力最强的时间段。
    瑶瑶在这样的环境下,会说一些也没什么奇怪的。
    他大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温和的夸赞道:“瑶瑶真聪明。”
    瑶瑶被爸爸夸红了脸。
    忽然好多人都夸她呀,她真的很聪明吗。
    可是以前自己在幸福村的时候,别人都骂她小哑巴,小傻子呢。
    瑶瑶不会说话,可她却能感觉到别人的恶意。
    也知道笨蛋是不好的词语。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大家都夸她棒棒!
    爸爸也说她聪明。
    她才不是笨蛋呢。
    周越深一手抱着女儿,牵着小老二进了屋。
    问:“妈妈呢?”
    今儿个他回来的比较早。
    平时都是见黑了才回来,晚了就在养猪场休息。
    最近谈下了一块地,扩张场地也需要不少时间。
    周越深也挺忙。
    几乎回到了在幸福村的时间。
    小老二说,“妈妈要考试,让我们出去玩。”
    周越深这才想起司念要高考这件事。
    转眼来这里己经4个多月了。
    高考是七月七日。
    现在西月份,也没多久时间。
    司念不仅要忙着备课,还得学习。
    家里三个孩子都要她带,每天还要做饭。
    说来,她才是家中最辛苦的。
    周越深浓眉微蹙,拉住了就要上楼去叫妈妈的小寒。
    “嘘”了一声:“不要去打扰妈妈。”
    周泽寒一下停住脚步。
    他本来想去告诉妈妈说,爸爸回来的。
    不过爸爸不让他去打扰,他也不敢去。
    周越深说完,把女儿放到沙发上自己电视,就挽着袖口进厨房了。
    厨房打扫的干干净净,桌面整齐,调味料都放了好多盒。
    厨房有一面窗户,之前是老旧的铁丝网。
    司念说不通风,于是周越深换成了平开窗。
    这会儿都是打开的,因为是一楼,厨房比较潮湿,所以每天都开着,除了下雨。
    这个方向能见大门,有人来也能注意。
    风从外面吹进来,厨房十分干燥,没有一丝异味。
    司念生活过得精致,连厨房窗户上也挂了白色花边纱帘。
    连围裙也是她让人定制的,围裙上有着粉色的小花。
    周越深戴上明显小好几号的围裙,淘米煮了饭,然后从冰箱里翻出鲜的蔬菜。
    他会做的菜不多,都是一些普通的菜。
    比不上司念。
    不过还是能吃的。
    只是切的肉有人手小拇指那么厚。
    切的肥瘦相间,大小一致,纹路分明。
    肉是之前熏过的腊肉。
    司念也吃。
    周越深洗了一点青辣椒,以及大蒜生姜。
    爆香下猪肉。
    没一会儿腊肉被炒的晶莹剔透。
    以前在西北的时候,他们几兄弟就这么吃。
    又炒了一份土丝,番茄炒蛋,加上一碗酸汤。
    简单的晚餐就做好了。
     一旁的罐子里还有司念腌制的腌萝卜。
    酸辣味的,又脆又香,配酸汤是全家的最。
    就是有些辣,几个孩子都吃不了多少。
    所以司念做一次能吃很久。
    周越深做完饭,出了一身热汗。
    他脱下背心擦了擦头上的汗,拉住了着急吃饭又要上楼叫妈妈的儿子。
    嗓音低沉道:“你去坐着,爸爸去。”
    小老二很想去,但是又抢不过爸爸。
    只能自己去厨房打饭。
    周越深上楼,洗了一把脸,这才朝着房走去。
    房在三楼。
    司念还没完题,就闻到了肉香味,还以为是邻居家做饭了。
    她天色不早,想着也该做饭了,于是合上,伸了伸懒腰。
    目光朝着窗外了一会儿,思索着今晚上吃什么。
    这时,一只大手搭在她肩膀上。
    司念微愣,掉头去。
    周越深大手掌按着她的肩膀,垂眸着她,“忙完了吗,吃饭。”
    司念就这样侧头,与他黑眸对上。
    有些惊讶:“你今天回来这么早?”
    还做了饭?
    周越深做饭的时间不多,倒不是他不想,而是几个孩子都不吃他做的。
    说他做饭没有妈妈好吃。
    周越深吃了几次瘪,就改为帮她忙了。
    在家的时候,都是给她打下手。
    他嗯了一声。
    “今天忙完的早,就早些回来。”
    司念见他光着个膀子,热气还在往自己这边冲。
    好在老男人平时每天都洗澡,也没有什么汗臭味。
    只是胸膛上的伤疤更多了,的、旧的,最明显的还是胸口前狰狞的枪伤。
    他平时动作时,结实的胸口总是鼓起。
    摸着硬邦邦的,像是石头。
    在外面他不会脱衣服。
    毕竟伤疤着吓人。
    但在家倒也不用担心,大家都习惯了。
    小老二很佩服爸爸。
    还说他爸爸胸前的伤疤是勇士的勋章,以后自己也要有。
    搞得司念哭笑不得的。
    司念收回视线,收了。
    夜晚容易起风,她顺手把房的窗户也关上了。
    不然吹两天就是灰尘。
    周越深牵住她的手,有些凉。
    拿时间长了,肌肉还有些僵硬。
    他轻轻的摁压一下,酸胀感瞬间叫司念叫出声:“呀!痛!”
    周越深被她这惊吓的动作逗笑,笑道:“你肌肉紧绷太久了,不按一下明天会痛。”
    司念确实是觉得自己手这几天挺酸的。
    上课一首握着粉写字,下课还要备课。
    回家还得刷题。
    不过都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曾经自己为了考上名牌,每天熬夜学习,写字写到腱鞘炎发作,到头晕眼花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自己不是小说人物,没有那样惊人的天赋。
    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倾尽所有才能考上名牌大学。
    这年代的名牌大学含金量比未来更高,但凡是自己随便考上,日后想干什么都容易。
    虽然周越深很赚钱,司念也很想摆烂。
    但是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准。
    所以她要考就考最好。
    但哪个年代都有厉害的人。
    自己即便是曾经上过一次大学的人,但时间早己隔太久,很多东西都忘了。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钢铁蒸汽与火焰 在立海大打网球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从呆毛王开始公开处刑 东京泡沫人生 我是如何当神豪的 当野心家进入无限世界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诡话第一boss 大唐腾飞之路 过河卒 一万个我纵横诸天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仙魂斗战 卧底系统抽风后我改刷怀疑值 打卡:从三流主播到顶尖食神 我把原魔模拟器玩出修罗场 荡宋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