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455回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孰料有一次,他按父母商定的每个周末回父亲家住,无意间听到佣人说那个外室子大哥成了何家产业的继承人。
    那一刻,他的心态就变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之前拿着父亲每月给的零花钱结交了不少狐朋狗友。听过不少后宅的阴私手段,其中就包括杀人于无形无痕迹的邪术。
    有些事一旦开了头就无法收手,别人也不允许他收手。
    终于有一天,他的行为被母亲发现,苦劝他收手,何匪没搭理她。他选择跟母亲一是因为她管不住自己;二则母亲只有他一个孩子,无从计较谁更聪明。
    加上他平时有父亲定期汇的零花钱,用不着问她要,所以日常对她总是爱搭不理的。
    母亲怯懦,但为了孩子好,她不惜去找儿子最要好的朋友打听带坏自己儿子的那位邪师。不巧得很,那个好朋友正是邪师发展的下线,专门拉客跑腿的。
    见何匪的母亲到处打听邪师的下落,嫌碍事,便夸大其词地禀告于邪师。
    于是,邪师吩咐何匪把她解决了。
    这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何匪犹豫了两天,最终还是遵照邪师的吩咐,给她喝了一种药水得急症而亡……
    “畜生啊!”听到这里,管直面色铁青,“骂他畜生都是抬举了,简直畜生不如!”
    “嗯嗯,”兰秋晨已经无话可说了,点头附和,“九龙夺嫡,同归于尽,让一群公主捡了漏。”
    “应该捡不了,”管直遗憾道,“何霸天一脉的男丁死光了,他还有侄子呢。”
    当然,何霸天的女儿如果足够能干也能争一争,但会争得比较艰难。这些年的重男轻女之风有所缓减,可由男丁继承家业的观念在何家依旧是根深蒂固。
    “所以,”桑月喝了一口水才继续讲述,“何匪追随的那位邪师放过了何家其他人,可何霸天的女儿不甘心家业旁落,暗地里找了另一位邪师……”
    兰秋晨:“……”
    管直:“……”
    静默片刻,管直便向两人告辞回了自己的房间,兰秋晨亦开始洗澡准备歇息。人家有亿万家财当然要不择手段地争,自己这些打工人没必要替人家操心。
    但兰秋晨拿出换洗衣服的时候,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
    “后来呢?何家的男丁彻底没了?”
    “还剩一个,何霸天的大侄子的白月光前女友带球跑,给何家留下一颗沧海遗珠。”对此,桑月也是颇为感慨,“可惜没什么用,等他长大,何家的产业早已分崩离析,无可挽救……”
    何家的男丁都没了,何霸天病亡。女儿们能干的不少,可惜心不齐。有的让自己男人抢公司资源,有的让自家长辈出面争抢,生怕动作慢了少拿一分钱。
    闹到最后,年轻一辈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坐牢的坐牢。
    何家没人了,其产业也被股东和对家分化吞噬。等那颗沧海遗珠成年,何家产业早已无迹可循。豪门恩怨,当事人觉得惨绝人寰,于路人仅是听了个八卦。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吃过早餐的三人各玩各的。兰秋晨和管直一起出门去打听沉仙岛的位置,当然,两人不会直接找人问沉仙岛。
    如果这三个字仅能在何匪的躯壳上读到,她们一问就暴露了。
    所以,两人分开行动,一个打听附近有什么岛是好吃好玩的,一个负责打听本地的风土人情或者有哪些风.流人物。
    活不重,但目的性较强且天气炎热,难免让人心浮气躁,容易精神疲累。
    跟两位小伙伴相比,桑月就舒服多了。支着太阳伞,躺在沙滩上,喝着沁沁爽爽的杂果冰饮,这份惬意感受她已经多年未曾体会。
    今日重温,心情跟以前是截然不同。
    以前来是拍外景,拍完就走。二姐怕她晒黑有损形象,所以不许停留。就连当年她跟爸妈自驾游,爸妈也被二姐提醒警告过。
    说她一人形象受损,全家收益减半。
    说大哥和姐夫都在做投资,一旦家里的收益减半,后续资金的投入断链会导致大家血本无归。所以家里收益的稳定是全家人的底气,爸妈不敢轻易违背。
    如今没有家庭因素的限制,想躺就躺,就晒就晒,自由的感觉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舒畅。
    穿着泳衣,身上没做任何防晒措施。
    这当然是她的体质非同寻常,用不着施法防护也晒不伤。无拘无束,无需防护,想下水就下水,想躺平就躺平。就算身边无人陪伴,她一个人也自得其乐。
    一般落单的女士总会遇到搭讪男士,不过她没有。
    除了样貌平庸,身板也相对较平。因此以上的困扰,独自躺了一个早上的她都没遇到。
    “怎样?”晌午,一道身影在旁边躺下,“在这儿玩了一早的水,有没什么发现?”
    来的是兰秋晨,身上同样不作防护,清爽依旧。
    “没有,”水里无恙,在海滩的人群甚至没发现有术士的存在,把草帽盖在脸上假寐的桑月淡然道,“你有?”
    并非刻意查探,纯粹出于防卫心理勘察四周的环境一番。
    消除隐患,方能玩得安心嘛。
    “没有,一无所获啊。”兰秋晨舒适地躺下,回想着自己打听到的消息,“附近确实有不少岛屿,符合接待条件的只有一个岛……”
    其他的要么是无人居住的孤岛、荒岛,要么是零丁岛民的小岛。
    能接待游客的岛叫南浮岛,岛上有酒店、庙宇,有山有水有密林扶疏。如果要登岛的话,必须预约登记。毕竟那仅是一座岛屿,若不预约恐怕无处接待。
    “我问过咱们酒店了,这里也可以预约登岛,最快明晚启程。”兰秋晨道,“我已经帮咱们三个都报了名,你觉得怎样?”
    “行。”桑月没意见。
    不怪兰秋晨自作主张,她惯了随遇而安。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去哪儿不是玩?
    “我问遍了附近所有的岛名,没有一座是那个名字的,连谐音都没有。”兰秋晨头疼地喝了一大口自己端过来的冰饮,又道,“阿直也没收获,不过他遇到几个熟人……”
    几年前,管直和屠夫兄弟曾经参与一场术士新秀的春日游学。
    虽然跟里边的新秀谈不上交情有多深,至少互相熟识。今日在异地重逢,说是熟人并无不妥。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神魂丹帝 我真的是反派啊 傻子,不可以 1627崛起南海 降生记 苏奕苏玄钧 我的群友纷纷成神了! 都市之最强狂兵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总裁,宠妻请节制 一婚二宝:帝少宠妻无节制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绝世神医 荡宋 玄幻:诸天最强系统 罗峰顾雪念 大梦王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万古丹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