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八百三十三章 偷听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阴阳教。
    清晨。
    韩惊戈一大早,就出了住处,装作溜达散步的样子,在阴阳教各处走动,暗中观察着教中的一举一动。
    他经过这两日的暗中观察,已经将大半阴阳教的布局和地形记熟了。
    而且,他有意地观察每个院落和大殿外的情形,果然见每个院落和大殿外都放置着青铜水缸。
    院子小的,水缸的数目就少,体型也小;院子大的,水缸的数目就多,体型也相应的大上许多。
    每个水缸的背面,无一例外的皆有一盏青铜阴阳小镜,嵌在上面。
    而且,韩惊戈发现,无论什么时候,每个院落的阴阳教弟子,都似乎刻意地与那些水缸保持着距离。
    如今自己站的这个地方,不远的角落里就放置着两个青铜水缸。
    眼前,有三四个阴阳教道士打扮的弟子,正在做些清晨扫洒的活计。
    将院落的每一处地方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唯独,那水缸所在的一片区域,他们从来都不靠近,即便是那水缸上落满了灰尘。
    这更让韩惊戈确定,这些水缸必有蹊跷,那水缸背后的阴阳小镜,定然是启动机关所用。
    韩惊戈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似随意地溜溜达达。
    抬头之间,却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阴阳教最大的阴阳大殿前。
    却见有不少的弟子进进出出,有的人低声的交头接耳,说着什么。
    脚步平静,似乎并无异常。
    既然来了,就进这大殿逛一逛吧。
    反正苏凌给自己的任务,是寻找阴阳教总机关的位置,那就走到哪个大殿,就在哪个大殿碰碰运气吧。
    想到这里,韩惊戈迈步走进了阴阳大殿之中。
    他进了大殿,抬头朝着大殿内看去。
    这才发现,这大殿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宽阔。大殿之内,仅仅四个人都难以合抱的黑漆柱子,都有十几根。
    他站在大殿门前,竟一眼望不到大殿的边际。
    虽然大殿的采光很好,但由于是清晨,大殿十分宽大,所以光线还是不太够的。
    此时,那嵌在十几根黑柱之上的铜铸蜡台上的蜡烛都被点燃着,这才将整个大殿照亮了不少。
    大殿之内,亦有许多的阴阳教弟子或洒扫地面,或用抹布擦抹桌凳。
    更有七八个阴阳教弟子,正拿着抹布在擦抹那大殿正中阴阳煞尊的神像。
    韩惊戈一边转悠,眼神却有意无意的朝着那些正在打扫阴阳煞尊神像的七八个弟子处看去。
    却见这七八个弟子,神色庄重虔诚,手中的抹布不停地擦拭着阴阳煞尊神像各处,擦抹的一丝不苟。
    每擦一会儿,这些人皆转到神像前方,打着稽首,送几句阴阳神教的教义,端的是虔诚无比。
    韩惊戈看了一阵,虽然觉得无趣,却忽地觉得,似乎这七八个人有些说不出的反常。
    倒不是他们的神情动作反常。而是他们将这煞尊神像,前前后后都擦抹了数遍,甚至有人搬来木梯,在一番祷告之后,爬上木梯,将神像的高处也小心翼翼地擦拭了许多遍。
    可是,韩惊戈却发觉,无论他们擦拭神像何处,却唯独不去擦抹触碰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就是这阴阳煞尊高举的左手。
    而那左手之上,正是阴阳煞尊的法器——阴阳镜。
    只是这面阴阳镜,十分的巨大,握在神像手中,竟然与阴阳煞尊神像的头颅差不多一般大了。
    然而,那巨大的阴阳镜上,肉眼可见的落了许多的灰尘。看样子早该清洗擦拭了。
    可是,这些弟子把神像的各处都擦到了,甚至连神像右手执的大枪的枪尖都小心翼翼地擦拭了,却唯独对那阴阳镜上的灰尘视而不见。
    这是为何?
    难道是他们应付差事,少擦一处,就少废些力气?
    韩惊戈瞬间就否了这个想法。
    这七八个弟子神情虔诚,擦抹的更是一丝不苟。绝对不可能是偷懒懈怠。
    然而,为何将神像各处都擦拭了好几遍了,却不见他们擦拭那面阴阳镜呢。
    莫不是这阴阳镜本身有什么蹊跷?
    韩惊戈心念连动,双眼死死地盯着那神像左手的阴阳镜。
    他蓦地想起,那院落中的无数青铜水缸的背后,不也镶嵌着如神像一模一样的,只是小了许多的阴阳镜么。
    既然那些小阴阳镜是阴阳教启动机关,那这神像手中的大阴阳镜,难不成是......总机关!?
    韩惊戈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不动声色地在大殿内扫视了一圈,见无人注意他,这才快速地闪到最里面的一根黑色大柱之后。
    这根大柱在大殿的最深处,更巧的是,这大柱的蜡台上的蜡烛已经燃尽,所以,周遭的光线比较昏暗,正好可遮蔽自己的身体。
    那些打扫大殿的阴阳教弟子忙活了好一阵,这才将大殿收拾停当。
    有一个为首的小头目朗声道:“诸位师弟都辛苦了,卯时大殿才开始颂道经功课,现下还早,咱们都出去吧,把殿门关了,到时再开......先去膳房用斋!”
    那些道士闻言,皆打了稽首,三三两两地离开。
    最后一个离开的道士,在大殿门前又朝着殿内看了几眼,这才缓缓地虚掩了殿门走了。
    韩惊戈一直藏在大殿的那根大柱之后,一动也未动。
    他注意地听着,直到殿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完全没有了动静。
    他方才小心翼翼地从大柱后转了出来。
    抬头看去,整个大殿空空荡荡,只有那大柱烛台上的蜡烛摇曳,毕毕剥剥的发出细微的声音。
    韩惊戈蹑手蹑脚的来到那巨大的阴阳煞尊神像近前,抬头看去。
    却见烛光之下,那阴阳煞尊神像的面容,更显得嗜血可怖。
    再不迟疑,韩惊戈提气纵身,整个人顿时悬起在半空,稍一凝滞,一脚踏上那神像宽大的左肩膀上。
    他稳住身形,声息皆无。低头看了看地面,觉着这神像离着地面有六七丈之高。
    韩惊戈并未着急动作,只是用眼神盯着那近在咫尺,神像左手高举的阴阳镜。
    从表面看,这就是一面塑成阴阳镜形状的东西,并无任何的蹊跷之处。
    只是这阴阳镜的确大得有些出号。
    韩惊戈伸出手,小心的靠近那阴阳镜,然后在阴阳镜的镜面之上,小心的轻轻敲了两下。
    “咚咚......”两声细微的声音传了出来。
    韩惊戈听到这声响,下一刻已然觉得这阴阳镜果有蹊跷。
    按照常理,这样的镜子,应该是实心的居多,若是用手敲打,发出的声音该是沉闷的嗡嗡声,断然不可能是清脆的咚咚声。
    除非,这阴阳镜是空心的。
    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韩惊戈又伸手朝着神像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两下。
    果真传来的是沉闷的嗡嗡闷响。
    为了进一步验证,韩惊戈又接连的敲击了神像的其他地方,皆是沉闷的嗡嗡声。
    神像所有的地方都是沉闷的嗡嗡声,唯有这面阴阳镜发出的声音是清脆的。
    这便不是凑巧了,而只能说明,这阴阳镜里面的确是空心的。
    莫非,这阴阳大殿内阴阳煞尊手中高举的阴阳镜,真的是开启整个阴阳教机关的总开关?
    这面阴阳镜,被阴阳煞尊的神像左手高高地举着,原本这神像已经很高了,可是这阴阳镜被高高举着,更是高上了一些。
    若真的是总机关所在,离地如此之高,也是一种保护,以免被人不小心的触碰到。
    看来这面阴阳镜十有八九便是总机关了。
    韩惊戈心中激动,只要自己将这总机关破坏了,到时候阴阳教的所有暗中机关全部都会死住,若是丞相大军攻打阴阳教,机关失灵,阴阳教再无依仗,必可一战而下。
    不仅如此,因为机关失灵,我们又会减少很多的伤亡!
    韩惊戈越想越激动。眼神死死的盯着那面硕大的阴阳镜。
    如何能够打破这镜子,看看里面的总机关到底是什么样子,又如何将它破坏掉呢?
    韩惊戈犹豫不决,在机关术上,自己是一窍不通吗,万一自己强行破坏机关,一个不小心惊动了阴阳教和教主蒙肇,怕是机关破坏不了,还要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自己的性命搭进去还是小事,一旦因为自己的暴露,耽误了大事,自己百死莫赎啊。
    想到这里,韩惊戈顿时有些犹豫不决。
    可是,这总机关阴阳镜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只要用腰间锋利的短匕,把这镜子毁掉,一切都将大功告成。
     可是,若是自己的方法不当,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怎么办?怎么办?韩惊戈在心里不断地问着自己该如何决断。
    可是,这阴阳镜就在眼前,韩惊戈真就一走了之,他实在是不死心。
    这样的诱惑对他来讲,实在是太大了。
    罢了,迟则生变!
    韩惊戈一咬牙,做了决定。
    他蓦地抽出腰间的短匕,对准阴阳镜便要下手。
    可是,他刚挥刀了一半。
    “吱扭”一声,阴阳大殿的门竟然缓缓地响了。
    韩惊戈警觉非常,赶紧收了短匕,居高临下,朝大殿的门前看去。
    却见大殿的门竟然开了一条缝,紧接着有人探头缩脑地朝殿内张望。
    幸亏韩惊戈在那神像的肩膀上,离得很高,那张望的人,只是平视殿内,并未抬头,这才未曾发觉韩惊戈。
    韩惊戈顿时屏住呼吸,心提到了嗓子眼。
    却见那人在门缝处探头张望了一阵,又缩了回去,门又虚掩起来。
    紧接着门外响起低低的对话声道:“师弟,里面的人早撤了......咱俩溜进去,喘口气再干活......”
    韩惊戈闻言,迅速地在神像宽大的肩膀上趴下,不敢再轻举妄动。
    又等了几息,但见那大殿的门吱扭一响,从门缝中闪进两个人来。
    韩惊戈居高临下偷偷窥视。
    却见这两个人皆是一身道装打扮,却是两个年轻的半大道士。
    看年岁约有二十岁左右,皆身材颀长而精瘦。
    但见这两个半大道士,极速地闪进大殿之内,又迅速地看了看大殿内的情况,发现果真无人。
    左侧的那个道士这才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道:“这里是真清净.....唉,真羡慕那些每天只做些打扫活计的师兄弟啊,那像咱们两个,天生的劳碌命啊......”
    另一个道士也一脸疲惫地甩甩脑袋道:“可不是嘛,原以为咱们被挑中,是咱们老家祖坟冒青烟呢,谁知道咱们干这活......真特么的不是人能干的啊......”
    两个道士嘟嘟囔囔的走到神像下的神龛之前,皆一屁股的坐在了蒲团之上,皆是呼呼带喘,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
    “哎,师弟......咱们从昨晚深夜忙活到现在,还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也不能去膳房用饭,你饿不饿......”左侧的道士说道。
    “哪能不饿呢......我都饿到前心贴后心了......可是能怎么办,饿着拉倒,只要死不了,还奢求什么呢?”右侧的道士颇为丧气地说道。
    那左侧的道士却嘁了一声道:“嘁,劳资就是死,也要做个饱死鬼......师弟,要是饿了......这里可是有吃的......”
    那右侧的道士闻言,一脸的惊恐,睁大了眼睛道:“师兄......你不会想......”
    左侧的道士哼了一声,转身朝神龛上一指道:“这神龛上的贡品,瓜果梨桃的,都是最新鲜的......天天供给煞尊,也没见煞尊享用过一次,都是白白的坏掉了......师弟,不吃白不吃......再说,吃上几个,也看不出来啊!”
    那右侧的道士闻言,吓得连连摆手道:“这怎么行,这是煞尊的贡品啊......万一煞尊震怒,咱们可就丢了性命了......要吃你吃,我可不吃!”
    那左侧的道士闻言,却呸了一声道:“师弟,你可真实诚,什么煞尊,都特么的骗人的把戏......你见过还是我见过,还有咱们伺候的主儿,平素看起来人五人六的,可是他做得那些事儿,还不如畜生,师弟,你倒现在还相信阴阳教能度你我成仙成圣么?”
    说着,他拿起神龛上的两个桃子,吭哧咬了一口,嘟嘟囔囔道:“大冬天,这桃儿可不好找,真甜啊......你不吃,我吃!”
    言罢,他往那蒲团上一坐,大口地吃起桃子来,也许是那桃子十分可口,直吃得他摇头晃脑。
    这下把右侧的道士肚里的馋虫也勾出来了,但见他咽了咽口水,跃跃欲试道:“要不......我也少吃点?......”
    左侧的道士一笑道:“哎!这才对么,好东西,不吃白不吃!”
    两个人左一个桃子,右一个梨子的吃得那叫一个起劲。
    韩惊戈趴在神像肩膀上,暗暗好笑,自己竟然碰到了两个偷吃的小贼。
    可是他们不离开,自己也不能轻举妄动,只能忍着。
    两个人吃了一阵,觉得有七八分饱了,这才皆靠在神龛上,闭目休息。
    过了一会儿,右侧的道士口打唉声道:“唉!师兄,这两天半夜三更,咱们俩干的事,想想都让人胆战心惊啊......师兄,我是真不想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啊,这两天,五条人命都没了啊......”
    左侧道士也无奈道:“可不是怎的......头天半夜,咱们在外面听里面惨叫的那个惨啊......真是胆战心惊啊,这两天这么累,我都不敢睡觉,一闭眼,就是那可怖的景象和那不绝于耳的惨叫......可是兄弟,不干能行么?这事开弓没有回头箭啊......不干,他能饶了咱们么?他捏死咱们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啊......”
    “师兄,你说那五个冤魂会不会来找咱们......”右侧的道士声音发颤,十分惊恐道。
    左侧道士摆摆手道:“前天半夜送去两个,惨叫到了天快亮才停止,然后是咱们搭着尸体远抬深埋了,昨夜竟然送去看了三个......这次倒是安静一点声音没有,可是方才你也看到了,那尸体,比之前的更惨,哪里有什么人模样啊......师弟,我也害怕,可是......又不是咱们做的孽,冤有头债有主,这些冤死鬼,要找也得找......”
    他说到这里,却是不再往下说了。
    右侧道士点点头道:“唉,但愿如此吧,可叹他们前几天入教,还满心欢喜地想着能证道成仙呢,这可好,命都没了......”
    两个人叹息一阵。
    左侧道士忽地低低道:“师弟,我怎么觉着,这件事了了,他不会放过咱们呢?”
    右侧道士闻言,蓦地一激灵道:“师兄何出此言啊,咱们可是对他忠心耿耿啊......他不会......”
    左侧道士冷笑一声道:“师弟,前天半夜送去两个,昨夜又送去三个,我看这越来越多......师弟,我可数过的,这次这人可有上百个呢......看这架势,这上百个都得被霍霍了......师弟,这可是个大秘密,咱们可都知道,你说,他会放过咱们......”
    右侧道士闻言,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左侧道士又道:“现在他是指着咱们呢,一旦那上百个都没了,咱们就没用了......到时候八成咱们也是个死啊!”
    右侧道士闻言,顿时体如筛糠道:“那师兄,怎么办啊,我不想死啊,咱们跑吧!”
    “跑?跑哪里去啊?咱们体内可是有那玩意儿,敢踏出阴阳教半步么......”左侧道士摇摇头道。
    右侧道士顿时没了主意,声音已经带了哭腔道:“那师兄,咱们怎么办啊,就这么等死么?”
    左侧的道士想了想道:“没办法,咱们只能自求多福了,但愿他还没来得及霍霍玩那上百个,外面的就打进来了,到时候咱们也就不用死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右侧的道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师弟,想开点,反正活着最好,死也是以后的事,现在该吃吃,该喝喝......怎么样,吃饱没,没了再拿俩桃儿吃......”
    右侧的道士如何还吃的下,摆摆手道:“不吃了,没胃口了......”
    左侧道士点了点头道:“行,那咱们赶紧回咱们房中,好好睡觉,晚上还不知道这次要送去几个呢......”
    右侧道士道:“你忘了吗,他交待了,今晚就一个,是个小女童......这次咱们好办......”
    左侧道士一拍脑袋道:“对啊,我把这茬忘了......不过,不一定啊,那女童我知道,她倒是没什么,除了咱们动手的时候,她哭闹一番,咱们费点事,捂了嘴就行.....可是她身边那个壮汉,似乎会点把式,所以,咱们今晚必须得小心啊!”
    右侧的道士点了点头道:“那今晚半夜,咱们带着家伙,不行就废了那个壮汉!”
    韩惊戈趴在神像的肩膀上,闻听他们对话,心中不由的一动。
    小女童,壮汉......莫非说的是......
    却见这两个道士又说了几句话,这才站起身来,偷偷地溜出殿外。
    韩惊戈等了一会儿,这才一飘身下了神像,心中暗自盘算,眼下那两个道士所说的话,八九不离十自己理解得不错。
    可是他们说的那死人的事,还有指使他们的人,又是谁呢?
    看来自己的好好的搞清楚了。
    他抬头看了看那神像左手高举的阴阳镜,想了想,暗道,暂且搁下此事,等苏凌找自己时,再告诉他,看他能不能毁了这总机关。
    自己还是要搞清楚这两个道士,究竟要做什么要紧。
    想到这里,韩惊戈偷偷开了阴阳大殿的门,闪身出去,快速地消失不见。
    阴阳大殿,再无声息。
    只有那阴阳煞尊的神像,竟越发的狰狞嗜血起来。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三世独尊 猎妖高校 最强升级系统 修罗剑神 修罗丹帝 仙魔同修 我在全职法师里近战 超级基因猎场 修真万年归来 师娘,请自重 我也是异常生物 万人嫌落水后 修炼从简化功法开始 国潮1980 我用诡异拯救世界 大商监察使 我真的是反派啊 黑暗游戏:罪孽救赎 我可能是一只假的奥特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