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186章 周厂长给媳妇洗衣服呢 (修改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司念点了点头,算是给了面子。
    然后起身带着瑶瑶和周越深离开了公安局。
    他们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已经很久了。
    人走了,傅母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虽然林思思的事情没能解决,但好在儿子这件事过去了。
    着司念和周越深离开的背影,男人身形高大健壮,如同一座矗立的高山,起来安全感十足,他手中抱着孩子,旁边站着司念。虽然说是乡下的,可别说,着还真有那么几分郎才女貌的感觉。
    他们之前还以为司念嫁的男人很差,可现在来,似乎也没那么糟糕。
    郑女士又回头了一眼自家鼻青脸肿的儿子:“”
    不是,刚刚一心只想着安抚司念的情绪,她都没注意到自家儿子被打的这么惨。
    他好歹是当兵的,怎么会被打的这么惨呢?
    肯定是因为欺负了人家司念母女,心虚没脸还手了是吧!
    一秒记住.26ks
    对于自家儿子的身手,郑女士还是比较清楚的。
    而且想着傅炀以前对司念的态度就不太好,他们一直在眼里。
    这会儿倒也没好意思跟他辩解。
    虽然心疼,但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
    以前他不喜欢司念,司念缠着他,他不喜欢甩脸色可以理解。
    可现在明摆着是他们有求于人,他还摆脸色,欺负了人家,吓哭了孩子!
    实在是太糟糕了!
    于是没忍住骂了他两句:“司念这丫头以前是有些粘人,但人家也没坏心的,对你也好,你说说,就算是你不喜欢,也不至于趁着人家丈夫不在欺负人家柔弱母女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你来帮忙劝说,你反倒是把自己也搭进来了,你还要不要脸了?”
    傅炀脸黑得像锅底:“……”
    他怎么就不要脸了,他只是有些生气,而且当时也没动手,只是不小心吓到了孩子,就被暴打了一顿。
    被抓来公安局,又被几个公安投以鄙夷的目光,好似他是什么祸害了良家妇女的败类。
    他才没有对司念做什么。
    现在反倒是连自家家里人也怪罪自己。
    他的解释没人听的。
    真是气死了!!!
    傅芊芊和司念道别,噔噔噔的跑了回来,瞪着自家大哥:“大哥,你也太过分了,人家司念都结婚了,你居然还能做的出这样的事情,你不要脸你妹我还要脸呢,以后我怎么跟司念玩啊!”
    “……”
    傅炀:“”
    周越深这边已经拿到了瑶瑶的检查报告。
    医生说检查来,身体是没问题的,小团子甚至还有些微胖了。
    要知道几个月前,小丫头还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声带也是正常的,不能说话,初期检查应该是教说话教的晚了,才会导致这样。
    也有人因为无人教学导致七岁不会说话的。
    所以瑶瑶的情况并不少见。
    周越深这才意识到,之前自己忙忙碌碌,话也不多,根本没想过孩子说话。
    因为他回去的时候,孩子通常已经休息了。
    两个儿子又要上学,之前性格更是内敛,自己都不说话,更不可能去教瑶瑶。
    导致在最好的时间,忽视了这件事。
    没有人正确的引导,瑶瑶能说话才有鬼。
    到底是他们的错,才导致孩子发育缓慢。
    也是司念来了,才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
    现在也能说一些简单的词汇了。
    医生建议以后多教教孩子,一段时间应该就没问题了。
    其他各方面都没什么问题。
    这会儿两人也彻底放了心,准备离开。
    司念和周越深打算回家。
    两人东西多,周越深找了根绳子,全部绑在了摩托车后面。
    堆成了一座小山丘。
    司念着男人背对着自己,将一件件自己买的东西绑上去。
    那动作粗鲁的,好像是这些东西是一捆猪草。
    司念的一阵肉痛:“哎,这个裙子布料很精贵的,你轻点呀。”
    周越深捏着绳子的手一顿,掉头她。
    他的脸上有些擦伤,但不严重,反而给这张菱角分明的脸增添了几分男人味。
    他仔细的了司念肉疼的小表情一会儿,没有因为自己动手打了傅炀而生气,更没有要提刚刚事情的意思,很好。
    他收回目光,才道:“好。”
    等他弄好,司念上前,拿出纸巾对他招了招手:“周越深,你低一下头。”
    周越深顿了顿,垂眸,她垫着脚。
    配合低头。
    司念捏着纸巾小心的给他擦了擦伤口上的汗,虽然不严重,但是出汗的话肯定会疼的。
    “要不要去处理一下?”她担忧的问。
    周越深等她擦好,这才直起身子,闻言,喉结动了动,嗓音低沉:“小伤,不用。”
    司念了他一会,见他是真的不在意,这才点头,“那我们回家吧。”
    林思思的事情,就让司家人自己去处理吧。
    反正钱总归会回到他们的手上的。
    这件事他们不用多管了。
    人证物证俱在,林思思逃不了。
    她也不想再浪费多余的时间在这家人身上了。
    周越深着她说好,回家。
    司念上了车,将小团子放在中间抱着。
    一家三口骑着摩托车逐渐驶离了这座喧闹的城市。
    ……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
    回村道路本就不好,坑坑洼洼,全是积水。
    周越深感觉抱着自己的双手有些紧,放慢了些速度。
    然而还是遇到了意外。
    镇上回村的路上,又下雨了。
    这是两人出来第二次遇到下雨的场景,而且还是大暴雨。
    司念自己被淋倒是无所谓,但是瑶瑶还有她买的那些宝贝被淋湿,她心疼的不得了。
    周越深的外套给她,也只能先护着孩子。
    最后两人是湿漉漉的到家的。
    刚进门,司念就打了两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说:“我先带瑶瑶去洗个澡。”
    周越深也浑身湿哒哒的,他的头发长出来了些许,水珠顺着头发从凌厉的眉峰滑落,
    湿透的背心黏在肌肉上,隐约可见肌肉线条。
    他站在楼下,着司念狼狈的抱着孩子上楼。
    又了放在地上的东西,全都是司念精心给孩子挑选的衣服、玩具。
    如果还在司家,她绝对不会被雨淋。
    然而现在跟了自己,虽自己条件不差,但对她来说,还是勉强了一些。
    周越深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二楼,没发一言,低头将袋子里的物件一件件的拿出来摆在客厅,用毛巾擦干。
    至于衣服,只能拿出去清洗一下了。
    好在这会儿雨停了,司念还在洗澡,他干脆翻出盆,将衣服端着出了门。
    接了水,又倒了司念买的洗衣粉。
    她买的洗衣粉都跟别人家的不一样,不是那种粗糙的很便宜的洗衣粉,摸起来很柔软,香香的。
    周越深倒了一些,将两个孩子的外套先放到一边,然后拿出司念给自己买的衣物放进了盆中。
    她的衣服要精贵一些,摸起来很轻薄,得先洗。
    周越深垂眸揉着那轻薄的布料,忽然一个用力,撕拉一声。
    周越深:“”
    司念洗了头洗了澡走下楼。
    瑶瑶洗完澡就哄睡了。
    她想着周越深还湿哒哒的,就想着赶紧让他去洗漱一下。
    没瞧见客厅有人,她还有些疑惑。
    难道这男人一刻都闲不了,回来就去猪场了?
    刚走到门口,她脚步一顿。
    男人高大的身形坐在那不符合他体型的小板凳上,修长健壮的双腿向两边分开,正一这个奇怪的姿势,僵直着。
    司念疑惑。
    上前。
    “你在干嘛?”
    她的目光往下移动,瞧见了盆中的衣物。
    是她昨儿个上的真丝睡裙。
    然而现在,在男人手中破了个大洞。
    司念:“?”
    周越深:“”
    “念念你回来了?”
    张大婶下雨停了,忙着出去打点猪草。
    刚背着竹篓下来,就到了在门口的两人,兴奋地扯着喉咙喊道。
    司念的目光这才从布料上收回,了过去,笑着点头:“是啊张婶,昨儿个麻烦你帮忙两个孩子了,晚上来我家吃饭吧,我买了不少东西,带着石头来。”
    张大婶顿时一脸欣慰的模样:“害,说啥客气话呢,小周之前送来的肉我们都没吃完,哪还能去你家蹭饭。再说了,邻里邻居的,帮忙照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小东小寒人也懂事,还帮着我喂猪呢。你平时又对我家石头那么好,就别跟婶子客气了。”
    说罢,她注意到周越深手中捏着的布料。
    张大婶眼睛尖得很,一眼就出来,那是女人才用的布料。
    周家也就是司念这么一个女人,所以周老大这是给媳妇儿洗衣服呢。
    哟,还真是会疼人了。
    他们村里面,有几个男人能做到这样的,别说给媳妇儿洗衣服了,就是帮忙做个饭都能要了他们的狗命。
    本来想着周越深这样能干的人,一心只想着事业赚钱什么的,应该更不会碰这些事情才对。
    即便是之前养几个孩子,小小年纪就教他们自己给自己洗澡洗衣了。
    这会儿却动手给自家媳妇儿洗衣服。
    真是叫人羡慕哩。
    张大婶朝着两人投去暧昧的目光,也没打扰,怕又要下雨,赶忙背着背篓打招呼说自己去忙了。
    司念笑了笑说行。
    但刚刚尴尬的场面总算是被打破了。
    张婶一走,两人同时开口。
    “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
    司念:“”
    周越深:“”
    场面迷之尴尬了一会。
    连带着角落睡觉的大黄都被着气氛感染,投来疑惑的目光。
    打什么哑谜呢qwq。
    周越深低声咳嗽,一向稳重的老男人此刻难得语气带了几分不自然。
    “抱歉,我只是淋湿了,想帮你清洗一下。”
    司念跟他们不一样,买来的衣服,她都要清洗一遍晒干了才会穿。
    周越深才拿出来清晰的。
    司念没想到男人这么贴心,心里其实还有些甜甜的。
    只是好可惜,这条真丝睡裙好贵的,而且她还特别喜欢的款式。
    是当下明星同款呢。
    还别说,这个年代的市里面,裙子都时尚的很。
    款式一点也不土气,甚至放在未来也是非常火爆的。
    颜色是牛油果色,特别显白。
    她都想象着穿这条裙子的样子了。
    结果被男人撕坏了。
    该说不说,他力气到底是有多大?
    果然有些事,女人来干是有原因的。
    司念轻轻叹了口气,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便让本就愧疚的男人脊背一僵。
    他垂眸着手中细腻的布料,这样的真丝布料,即便是想去缝补,也没办法能弄好。
    周越深越发愧疚。
    今儿个让她淋了雨,现在又把她衣服弄坏。
    他一瞬间都觉得自己很糟糕、
    一向不管是在部队还是在养猪场都很自信的男人,第一次陷入了自我怀疑当中。
    司念不忍怪罪他,男人垂着眸,双眉紧锁的模样。明明身上还湿哒哒的,背心都黏腻在脊背上,这会儿却先忙着给自己洗衣服?
    她心都碎了。
    说好心疼男人倒霉一辈子的,她完蛋了。
    “周越深,真的没关系的,一件衣服而已。”
    周越深沉默了好一会儿,半晌才低低应了一声:“嗯。”
    周越深洗了个澡就去养殖场了。
    衣服都挂在了门口晒干。
    屋子里的玩具也摆放着,好在买的吃的倒是没淋到,擦一下就没关系了。
    很快时间到了下午。
    司念也有些饿了,进屋做饭。
    她削了几个土切成丝,用面粉裹起来,然后放入油锅里煎炸。
    很快猪油的香味就充斥了整个厨房。
    土丝变得焦黄,这才出锅。
    四四方方的土饼,吃起来又脆又香,她以前就吃。
    再上面撒上一层五香的胡椒粉,那味道更是一绝。
    是未来某州的热门小吃之一。
    ……
    周泽东周泽寒两兄弟下了课就往家里跑。
    回来的路上两个小家伙还挖了不少野菜,两人手里还捏着一大把聚聚娘。
    到家门口炊烟袅袅,周泽寒顿时眼睛大亮,顾不得和他哥说话,小飞机似的冲进了家门:“哥,妈妈回来了,今晚终于可以吃好吃的了!”
    还没进门,他就闻到香味了。
    那是妈妈才能做出的香味!
    周越东抬眸瞥了他一眼:“昨晚上的不好吃?”
    周泽寒小馋鬼馋的口水都淌下来了,闻言讪笑:“哥,我没有说你做饭难吃的意思!”
    周泽东:“”
    ——
    qiu&39;wei&39;ai&39;fa&39;d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诡三国 魔门败类 万相之王 唐人的餐桌 重生:回到1992当土豪 十日终焉 诡舍 蚁的世界 美漫地狱之主 无敌六皇子 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 我,神明,救赎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网游之九转轮回 望仙门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敢把暴君拉下马:香水王妃 全民大冒险时代 吕布从一只麻雀开始的逆转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