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199章 你抱我过去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婷婷姐,婷婷姐,你咋还在这里啊,你家出事了!你快回去吧!”
    来人是和周婷婷关系很好的小张倩。
    平时两人就经常电话来往,这也是周婷婷为什么知道司念娘家赚大钱的原因。
    周婷婷抹了把汗,疑惑的问:“啥事?”
    小张倩左右,没人后小声说道:“就之前你给我说的那个勾引你家男人的同事,刚刚你给我介绍的对象跟我打电话说,到李家明和她单独在外面吃饭”
    张倩和周婷婷一样大,她没结婚就是打定了主意,要跟周婷婷一样嫁进城里去的。
    只是她长的没有周婷婷那么漂亮,当初没被上。周婷婷运气好,找到了李家明这个城里有铁饭碗的人。
    一跃就成了城里有钱人。
    张倩和周婷婷从小臭味相投,从学校就玩在一起了,也算是好姊妹。
    周婷婷讲义气的很,也不愿意自己的好姊妹在这破乡下被这些糟糠男人糟蹋,所以在张倩的讨好下,答应了她会给她介绍一个城里老公,日后两人在城里还能一块儿玩。
    所以家里有一点风声水起,张倩都会找机会通知周婷婷。
    首发网址26ks
    是她最忠实的线人。
    当然,张倩这么大的年纪了,家里人没有催促她也是因为知道周婷婷给她介绍的原因。
    一直等着,和周婷婷一样,送女儿风光嫁进城里面去。
    这年头,谁家要是嫁进城里面,这可是光宗耀祖。
    只可惜乡下想嫁过去并不容易,城里人又不是傻子,莫名其妙的为什么会找乡下人呢。
    所以张倩一直等了这么多年。
    等的她年纪大了,都开始慌张了,三番五次的催促,周婷婷才帮她介绍了一个离婚的男人。
    听说是工厂里面当组长的,一个月五十块,家里有房子,有一辆自行车,年纪三十多了。
    虽然乍一听不太好,但是人家是城里人,还有房子啊!
    年纪大一点怎么了,孩子也不跟他。
    最重要的是,对方还是个小组长。
    才三十岁就当上小组长了,估计要不了多久还能当主管。
    到时候张倩过去,还能给她整个轻松的工位,一个月不少钱呢!
    而且对方还不嫌弃张倩是农村人,还主动约着见了几次。
    只是可惜,对方长得不大好,这让张倩很失望。
    但也不想失去这个机会,所以强忍着不适和对方接触,一来二去,也熟了。
    这会儿张倩手上一有钱,就去找座机打电话给对方煲电话粥或者是写信,生怕对方在城里找到更好的。
    恰巧对方提到李家明和别的女人在外吃饭的事。
    张倩想起周婷婷回老家来了。
    之前周婷婷就和她说过,李家明单位有个女的老是私底下找她,一副骚狐狸勾引人的样子,她立即就来通知周婷婷了。
    现在周婷婷是搭建她嫁进城去的桥梁,张倩当然要帮着她的。
    主要是她对那个男人也不是很满意,希望周婷婷能给自己介绍更好的。
    周婷婷一听到这话,当即手中的扫把都拿不稳了。
    嘴唇一抖:“你说什么?”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只有周婷婷才清楚自己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之前就总是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了,但那会儿自己仗着大哥有钱又是老板,加上他弟弟还在自家厂子里干活,所以李家明还算是安分。
    可自从自己和大哥闹掰,还把小叔送进牢里之后,李家明就有了理由跟她吵架。
    一吵架就整夜整夜的不回家。
    有一天周婷婷急了,就忙去他单位问怎么回事。
    谁知道却瞧见他和一个女人有说有笑的在逛街,他还给那个女人买珠宝。
    周婷婷当场就差点气晕过去。
    虽然李家明说自己和对方只是同事关系,当时是给公司领导买东西,但是周婷婷又不是傻子。
    两个人是什么样子,她能不出来吗?
    她又是愤怒、又是惊慌,怕男人出轨,更怕自己被抛弃。
    因为对方比自己年轻漂亮。
    这件事她不敢告诉外人,怕传播出去被人笑话。
    只告诉了关系最好的张倩。
    所以她也知道这件事。
    周婷婷现在回来,主要的任务除了和周越深这个大哥打好关系之外,还想着拿到司念那做卤肉的教程。
    就是想着到时候回去,有底气。
    只要自己在婆家有底气,李家明就不敢在外面乱搞。
    可现在自己还没拿到东西呢,李家明就又不安分了。
    周婷婷气的是火冒三丈,也顾不得扫地了,招呼都来不及打就和张倩离开了周家
    ……
    周婷婷走了,周家一家大小皆大欢喜。
    晚上睡觉都香了不少。
    周越深回来的晚,也不知道去干了什么。
    身上带着股子酒味儿。
    可能是喝了酒,男人并没有立即上楼。
    楼下的客厅开了灯,昏黄的光线打在男人肩上。
    按照平时,这会儿司念已经睡了。
    但是她今儿个总觉得周婷婷忽然着急离开这件事,可能和周越深有点关系。
    越想越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周婷婷那不惜下跪也要留下的人离开。
    卦之心一旦燃起,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所以就想着等男人回来问问这件事。
    结果刚躺下,就听到了声音。
    她走出房门,站在二楼楼梯口。
    瞧见男人呢修长的身影站在餐桌前,长身而立,上身是军绿色的短袖,下半身是一条一些老旧的迷彩裤,指节分明的大手捏着她买的粉色马克杯喝水。
    司念被他眉眼的漠然所吸引。
    周越深察觉,也向二楼的方向。
    他深沉的眼眸里,多了一些司念不懂的情绪。
    司念顿了一下,站定,到口的话也没能说出口。
    周越深一口灌下杯中的水,先开口打破了安静。
    “周婷婷走了?”是笃定的语气。
    显然,他应该也是料到。
    这句话成功将司念从刚刚的情绪中拉了出来,点了点头说是,“下午就走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周越深微微颔首:“那就好,没有她在这里,你们舒服些。”
    司念了周越深一眼,问:“你做了什么?”
    周越深也没瞒她,嗓音低沉道:“李家明出轨了。”
    司念一下愣住了,吃惊道:“周婷婷知道?”
    周越深微微颔首,嗓音低沉,略带嘲弄:“她自己心里应该是有数的,但是她自认为自己能够挽回一个浪子的心。”
    周婷婷还没结婚的时候,李家明这人作风就不好。
    李家明为人圆滑,注重利益。
    周婷婷这样满脑子腐渣的人,完全不可能是祥得住他的。
    周越深的清楚。
    然而周婷婷也不听劝,甚至觉得自己是嫉妒她这个妹妹嫁去城里不认他,认为自己是说对方坏话。
    周越深也就懒得管了。
    前段时间,有城里的兄弟就碰到了李家明和别的女人去宾馆这件事,在周婷婷是他妹妹的份儿上,第一时间就跟周越深说了一声。
    周越深很清楚,一旦周婷婷没了利用价值,李家明的真面目是立马就露出来了。
    然而这个妹妹即便是见了,居然也不当回事,自认为她能让浪子回头。
    这会儿回来这么讨好他们,估计也是为了李家。
    然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周越深已经烦了。
    他不想再给周婷婷这个机会。
    周婷婷得知了丈夫和情人去外面吃饭,哪里还坐得住?
    自然是忙回去挽回自己即将破碎的婚姻
    司念听完,也是有些唏嘘不已。
    不过想着上一次李家明也来过这里一次,那精明狡猾的模样,一就知道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子。
    周婷婷这一次,怕是要栽跟头了。
    她摇了摇头,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怜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仔细的打量了周越深的表情一会儿,心想着,难道周越深刚刚露出的情绪,就是因为周婷婷吗?
    也是,再怎么样,周婷婷也是他的亲妹妹。
    亲妹妹的丈夫出轨了,他作为大哥的,肯定是心情不好的。
    想到此,司念上前,安抚的拍着男人胸口道:“没事,都过去了。”
    周越深:“”
    迷之安静很快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打破。
    司念后知后觉的“啊呀~”一声,“楼顶的衣服还没收呢。”
    是这样的,司念的那些衣服都太显眼了,加上内衣内裤什么的,跟农村人的款式都不一样。
    当然司念也不是不好意思,就是挂在大门口的话,怕路过的人见尴尬。
    可是不晒干又不好,于是她思来想去,就挂到了楼顶上。
    这样又能晒到太阳,还能想挂什么就挂什么。
    再也不用担心别人见她的蕾丝小内内了。
    谁知道这忽然下雨,立即就急了。
    周越深不疾不徐的拉住她着急的手,嗓音低沉的丢下一句“我去”,然后大步流星的上了楼顶。
    周越深速度快,但还是淋了个半湿。
    怀里抱着的全是司念那些小裙子小内内。
    司念刚从浴室走出来,就瞧见男人不急不缓的拉开衣柜,用衣架将她那衣服挂了进去。
    挂到小内内的时候,司念强忍着不脸红。
    心里默念,没什么奇怪的没什么奇怪的。
    两人都结婚了,该做的都做了,虽然大多时候都是关着灯。
    不过自己虽然能保持镇定,但老男人作为老年代的人,应该会不好意思吧?
    她偷偷的去周越深的表情,结果发现这人一脸淡定。
    ok,老男人比她还稳
    切,果然之前的纯情都是装出来的吧?
    司念见他都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自己也更无所谓了,反正解放双手,她最讨厌的就是挂衣服了。
    干脆绕过男人走到一旁的桌前,拿着瓶瓶罐罐的涂抹起来。
    没注意到周越深捏着那块布料的时候,那双曾捏着砍刀、握着枪支都稳如老狗的大手,抖了一下
    司念正擦着身子,忽然“啪嗒——”一声。
    没电了。
    农村供电的时间不长,除非花钱去买。
    周越深就是舍得花钱,所以他们才能一天都有电用。
    不像是别人家,每天就舍得用那么一两个小时。
    这会儿忽然没了电,还给司念吓了一跳。
    眼睛没适应屋内的光线,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下意识就唤了一声:“周越深?”
    声音响起的瞬间,男人走了过来,大手摁在了她的肩上,“我在。”
    司念松了口气,一手还不忘抹匀脸上的乳膏,嘟着小嘴:“怎么没电了?”
    “可能是电线烧了。”
    农村平时就出现这样的情况,周越深见怪不怪。
    他的视野良好,即使是黑夜也能清晰的见司念的动作。
    瞧见她下意识的贴着自己的模样,眼底闪过温柔。
    “你先睡觉,我去。”
    他松手就要出去。
    谁料下一秒,手臂缠上温软。
    “别”
    司念忙制止男人的动作。
    电线要是烧了的话,那得多危险啊。
    小时候他们村里就有人修电线的时候被电死了。
    “别去了,反正都大晚上了,我们也不用电,等明儿个再吧。再说,外面还在下雨,触电的话很危险”
    她带着担忧的声音传来。
    周越深顿了一会儿,随即微微颔首说好。
    两人的动作就这样一直僵持着,直到司念将脸上的乳膏抹匀。
    她才反应过来,男人还这样站着。
    眼睛适应了光线,着呆站着的男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干嘛呆站着呀?”她高兴的时候,嗓音比平时柔软、好听。
    周越深顿住,半晌,他开口:“等你。”
    房间这么黑,他怕她不见,不小心摔了。
    她细皮嫩肉的,摔的话肯定会很疼。
    周越深光是想想那场面,浓眉就下意识的皱起。
    听到这话,司念也是有些莞尔,又觉得这男人真是顶好,特贴心了。
    这样很容易让钢铁一般的中国女人沦陷的好吗?
    想着两人许久也未亲近了,她起了逗弄的心思,贴近男人,细白的双臂勾住他的脖子说:“我不见,你抱我过去”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仙帝重生,我有一个紫云葫芦 我的老婆绝色倾城 只有我能用召唤术 诡三国 魔门败类 万相之王 唐人的餐桌 重生:回到1992当土豪 十日终焉 诡舍 蚁的世界 美漫地狱之主 无敌六皇子 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 我,神明,救赎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网游之九转轮回 望仙门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