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212章 自己在他心里胜过一切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这是解释的时候吗?
    司念有些无奈,尴尬的望向站在旁边呆滞的一行男人,几人正一脸之的着他们。
    她脸红的不像话。
    忙拍了拍男人横在腰间的手臂,道:“周越深,现在你有客人,我们晚上再说。”
    周越深稍稍松开了些手,但没完全松开,而是绕到了她的前方,打量着她的神色。
    见她脸上不像是有气,心里松了些许。
    刚刚他进来,瞧见司念坐在自己办公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信封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见司念起身便要走,心就慌了。
    他以为司念是到信封生气了。
    这群人今儿个刚过来找自己,自己的桌前就多了一个信封,现在能给他写信的人是谁,不用想周越深也能猜到。
    上一次在镇上碰到那个女人,回去司念就生气了。
    他当时还为此解释过一次,表示自己和对方完全没关系。
    首发网址26ks
    如果这会儿还让司念见,误会自己和对方有写信来往的话,那她该会对自己有多失望?
    光是想着周越深都觉得自己该死。
    他冷眼扫了一眼旁边的几个男人,接触到他的目光,一行人都讪讪的低下头。
    很明显,他们清楚这封信是怎么来的。
    周越深收回目光,垂眸向司念,他这人跟女人接触的少,也没什么眼力劲。
    上一次司念生气了,回到家他才发现。
    这一次,他不想让她心里憋着气回去,面色沉重固执的道:“现在说。”
    司念他,见他表情严肃,又了旁边的几个男人。
    说实话,不太想让外人他们夫妻两个说这些私事。
    但老男人好似不解释就不让自己走。
    她都不知道他是这么一个固执的人。
    难道是怕自己生气?
    几个男人倒也不是没眼力见的,听周越深这样说,知道他们是坏了人家的关系,也识相的道:“周哥,你们先说,我们不急。”
    “我们外面等你吧。”
    说完,尴尬的朝着司念笑笑,一行几人先后走出了办公室。
    司念稍稍松了口气,向周越深,有些尴尬:“你干嘛呀,这么多人着呢。”
    周越深手还环在她的腰间,闻言垂眸她。
    到底是没在外人面前这般亲昵过,司念的脸颊有些红,如同三月桃花,煞是好。
    嗔怪的瞪着他。
    他仔细打量着司念的表情,嗓音低沉道:“他们是我以前部队的人,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五年之期的事情吗?”
    司念愣了一下,刚刚她就觉得这几个人气度不凡,不像是一般人,原来是军区的。
    想到周越深说过自己因为受伤严重和孩子的原因,所以才能回来,但五年之后,若是国家召唤,使命必达,她的表情就是一紧。
    “他们来催你回去?”
    她不会这才结婚,就得独守空房了吧?
    司念脑子里第一冒出这么个想法。
    周越深道:“不算,是劝我。”
    他以前当兵的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和平。
    经常会做一些很危险的任务。
    当初上面压着不让走,周越深为了几个孩子,便选择了这么个折中的办法。
    但自己实在要退,上面也没办法。
    现在国泰明安,自己年纪也上来了,有了妻儿,周越深想要将自己的下半辈子留给司念和孩子。
    于是往军区寄过一封信。
    正因此,现在便来了这几个人。
    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办公室,会多了一封信的原因。
    不用猜都能想到,肯定是杨玉洁知道他们要来,所以才会给他写了信。
    周越深结婚的事情,早已经上交了报告,也获得了允许。
    按照杨玉洁的身份,不应该不知道才是。
    可即便如此,竟还不知羞耻的给自己寄信,自己见也就罢了,反正他未曾打开过。
    可这一次却让司念见了。
    一个已婚男人,却和未婚女人有着写信来往,换做是谁都会多想、误会。
    周越深不想司念误会。
    特别是还因为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你答应了?”司念这会儿有些紧张起来,她一方面骄傲自己的丈夫是保家卫国的军人,但另一方面却又自私的想要留下他。
    他们现在的生活,已经稳定幸福了。
    实话说,她也不太想他离开。
    周越深摇头道:“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不打算回去,当初和上面说的很清楚。”
    周越深早已厌倦了那样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他无权无势,没有后台,即便是这样,也能走到高位。
    这就已经触碰到一些人的利益了。
    自己最后一次任务受伤,也是因为有人泄密,才导致他队伍中死的死,伤的伤。
    虽然最终任务完成,但周越深也彻底对上面失去了信任。
    他知道,自己这样的人,想要身居高位,面对的就是官场的黑暗和打压。
    到那个位置,早已没有什么一心为国。
    大家都在为了权利挤破头脑。
    自己的存在,就成为了这些人的绊脚石。
    那些人怎么可能会愿意留下他?
    周越深不愿意和这些人争夺权势,他对这些东西,也不在意,才会归隐回乡。
    这会儿更不可能为了支持谁而回去,又将自己陷入权利的旋涡中。
    所以现在给他再好的待遇和好处,周越深都不会回去。
    司念稍稍松了口气,又听老男人道:“这封信,应当是这几个人被委托带过来的,刚刚我在外面忙,让他们在这里等了一会。”
    或许是怕他生气,所以这些人不敢光明正大的把信封给他,所以选择了这个办法。
    杨玉洁和他们都是同期的人,关系匪浅,她的要求,这些人无法拒绝。
    周越深嗓音低沉:“之前杨玉洁给我写过信,我从未回过。”
    他说完,盯着司念,认真的道:“念念,我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男人。”
    司念道:“就为了这个?你不让我走?”
    周越深冷硬的面庞罕见的出现几分不自然。
    他现在很忙,他是怕自己这一忙,回去司念都休息了,心里又憋着气,不开心。
    他不想她不开心,所以留住了她。
    于是男人微微点头说是。
    司念听完,笑了。
    她伸手摸了摸老男人紧绷的面容。
    好奇怪,这个男人起来那么稳重,不像是会为了情情而失去理智的人。
    可此刻,自己在他心里却仿若胜过了一切。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逆剑狂神 影视编辑器从人世间开始 万历四十八年 暗体 天道闺女三岁半,全王朝追着宠! 恶魔猎人在身边 青云直上:重返1998 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黑暗游戏:罪孽救赎 高人在上 焚天路 斗破之无上之境 惭愧惭愧,小爷天生富贵 摊牌了,我的卡组来自东方 大唐腾飞之路 长生天阙 网游之九转轮回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强却过分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