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217章 过年 修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临近过年,因为周家父母去的早,加上今年又是司念回家第一年,所以林家打算邀请女儿和女婿回家过年。
    已经考到驾照的林萧一大早就去了养猪场。
    本来他想着这件事去跟妹妹说的好,但他妈说,妹夫才是当家之主,什么都绕过他跟女儿说的话,也不大好。
    传出去也不好听。
    虽然说周越深父母双亡,来自己这个丈母娘家过年也没什么。
    但也得他的意见。
    所以林萧早上来送货,顺便跟周越深说了这件事。
    他其实很感激周越深的,如果不是他,自己估计还在镇上干苦工,哪里会有这么轻松个工作,每天送送货就可以。
    虽然说是自己的妹夫,但是在周越深面前,林萧总觉得他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听他的。
    手下的人也都很和谐,一点也不像是之前自己在的工地,为了抢工作,背后你刺我我刺你的。
    一秒记住.26ks
    一开始见周越深的时候,林萧还有些担心自己的妹妹。
    毕竟周越深板着脸的时候,他一个一米的大汉都感觉悚人。
    然而接触后才发现,周老大只是长得这样。
    实际比谁都好相处。
    对妹妹也好。
    他觉得,他妈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又是他跟周越深说完这事,又补上一句说:“我妈说念念今年刚回来,和家里人接触的也不多,大家好好过个年,也可以多相处一下。”
    周越深坐在旁边,沉默了些许。
    往年过年他们都是在家过的,虽然说过年,但是他实际也还在忙。
    确实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往年家里都冷清的很。
    他也不过是顶多陪孩子们吃个晚饭就继续忙了。
    没有任何的期待和惊喜。
    但今年不知为何,他的心境不一样了。
    竟也有些期待。
    三个小家伙也喜欢林家。
    今年又有了妈妈,肯定也比往年开心。
    司念改变的,不仅仅是几个孩子心境。
    还有他的。
    想到这里,周越深没有犹豫点头说好。
    说来,要去丈母娘家过年的话,也得多准备一些东西过去。
    毕竟这也是自己第一次去丈母娘家过年。
    见他点头,林萧也开心。
    “真好,今年总算是能过个好年了。”
    往年虽然也不错,但是家里人为了供林思思上学,砸锅卖铁的,过年都舍不得吃上一顿肉。
    他连过年都不能回家,要在外面上工,只因为那个时间工作,工钱是平时的两倍。
    林萧也好久没过上一个好年了。
    自从念念回家之后,家里的情况改变了不少。
    三千块找回来了,他们不用再为这钱奔波。
    自己也有了稳定的工作,在妹夫的帮助下,考到了货车驾照。
    妈妈和妻子,每天做点吃食也有一不小的收入。
    情况越来越好了。
    妈妈说,这样下去,日后就能送两个弟弟上大学了。
    林萧的脸上,充满了对生活的期待。
    周越深瞥了他一眼。
    收回了目光。
    来,司念影响的人,也不止他们一家。
    “周哥,这李家明真不是东西啊,前面你让我盯着,我瞧他又跟另一个女的去宾馆了,不是我说你妹,这样的男人有啥值得她要死要活的。”
    “不过真奇怪,这几天都没到你妹妹出门。”
    汽修厂中,胖子递给周越深一支烟,一脸无语的表情。
    周越深接过,点燃,指尖夹着。
    闻言,他也没说话。
    “这事你不管?”胖子见他面无表情的,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李家明之前老大让他找人查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今年又让他碰见了两次,发现这男人还真是表里不一的很。
    要不是被自己亲眼捉到,他都不出来对方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当年周婷婷要死要活的嫁给对方,他还觉得这人挺好嘞,长得还行,又有工作,还是城里人,人家周婷婷追求城里的生活也没什么奇怪的。
    当时就不明白老大为什么不答应。
    现在他才发现,老大这眼睛是真的鸡贼的很。
    光是一眼,就出李家明不是好东西了。
    这周婷婷也是蠢得很,明明是老大的妹妹,百分之一的聪明都没遗传到,要不是他刻意指引,估计这女人这会儿还不知道自家老公出轨了。
    但这还不是胖子最无语的。
    在深哥的份儿上,他帮了周婷婷两次。
    可她不仅不离婚,居然还想利用周家来牵制李家明,以为只要周家帮自己,自己就能稳住在李家的地位。
    死活也不乐意离婚。
    前几天,老大说李家明可能对周婷婷动手,他才有细查了一番。
    好家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这李家明居然又跟别的女人搞上了。
    至于周婷婷,估计是被软禁在了家里。
    本来他想报警的,但老大说别管。
    得让周婷婷吃点苦头。
    如果这样,她还是执迷不悟的话,就随她。
    胖子也是无比的感慨。
    周婷婷怎么就这么会作死呢。
    “嗯,再说。”
    周越深深吸一口烟,眉目深沉,嗓音低冷:“她该。”
    胖子撇撇嘴。
    “也成,之前她对嫂子他们做的事情太不是人,也该让她自己吃点苦头。”
    “今年过年要不要出来,大家聚聚?”
    周越深站直了身子,“不了。”
    “老大,咱们已经一年没聚过了,上一次老于叫你你也没答应。”
    周越深瞥了他一眼,罕见的解释了一句,“要陪念念去她娘家过年。”
    说罢,他收回目光,碾灭了指尖的烟:“太闲的话,找个媳妇吧,你也到年纪了。”
    胖子:“?”夺笋呐。
    找到个媳妇儿你就了不起了呗。
    整天就是媳妇媳妇儿的。
    他是总算明白老于当时那一脸便秘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了。
    “去姥姥家过年?真的吗?”
    “去姥姥家过年,我们是不是就有压岁钱了,好多好多压岁钱?”
    听爸爸说今年要去姥姥家过年,小老二顿时兴奋了。
    每年开学回去,同学们总是和别人炫耀,他们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给了他们多少压岁钱。
    他听在耳里,羡慕极了。
    自己没有爷爷奶奶,也没有外公外婆。
    只有爸爸会给他压岁钱。
    可今年不一样了。
    今年他有爸爸妈妈,还有姥姥姥爷。
    还有大舅大舅娘。
    姥姥姥爷人可好了,大舅大舅娘也稀罕他们。
    他好想和他们过年啊。
    周越深微微颔首,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道:“过去的话,要听话,多帮姥姥姥爷做事,不要打打闹闹,知道吗?”
    周泽寒小脑袋都差点点掉,说:“爸爸,我知道了。”
    司念了兴奋的小老二,又望向周越深:“不会耽搁你的工作?”
    周越深可是三百十天,天天都要工作的男人。
    去娘家来回也不方便。
    周越深道:“没事,都安排好了。”
    今年他又引进了不少人,没有往年那么忙了。
    “到时候你们收拾收拾,带两身衣服,我忙完就来接你们。”
    “那我提前去买点东西吧。”
    司念敲了敲脑袋说,到底是回自家娘家过年,肯定还是要买点礼物的。
    周越深微微颔首:“随你。”
    “周婷婷的事情,你不管了?”司念问。
    周婷婷虽然蠢笨,但到底是周越深的亲妹妹。
    平时吵吵闹闹也就罢了,这会儿可是被李家明动手了。
    司念觉得,周越深虽然不喜欢这个妹妹,但也不至于会这么放任不管。
    周越深望向她,嗓音温和道:“这事儿,由她自己选择,和她结婚的时候一样,她怎么选,都是命。”
    他说罢,转身准备离开:“自己选的路,跪着她也要走下去。”
    司念眨了眨眼睛,约莫笑了。
    她本来还担心周越深是顾及自己,才没有帮周婷婷的,毕竟再怎么样,那也是他的亲妹妹。
    但现在来,是自己想多了。
    这老男人还别说,想的真开。
    和她一样。
    尊重他人命运,享受缺德人生。
    ……
    大年二十九,司念和两个小家伙将她提前买的东西都提了出来,一些水果糖、水果、鞭炮、衣服
    “妈妈,这是我给小雨和小风小舅舅买的礼物。”周泽寒将自己的玩具枪拿出来说。
    司念立即笑了:“你小舅舅他们肯定开心。”
    周泽东也站了出来,一脸严肃:“妈妈,我也给小舅舅他们准备了礼物。”
    司念了过去,见他从包里掏啊掏的,掏出两本寒假作业。
    司念:“”
    张婶牵着难得洗干净的石头下来,瞧见了一家子这准备出门的样子,惊讶:“这都要过年了,念念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拜年?”
    “姨妈,姨妈年好~”石头洗干净了,小家伙还别说,可的很,圆嘟嘟的小脸蛋,脸颊是高原红,虽然有些粗糙,但着福气的很。
    司念打心底喜欢这个小家伙,掏出一个红包递给他:“石头年好,石头也快要上小学了吧?来,姨妈给你包红包。”
    “哟,这咋好意思呢,都还没过年呢。”张婶不好意思道。
    “这都是应该的,这半年来,我们石头可没少帮我照顾瑶瑶。”
    司念笑道,“我们这打算去我妈家过年,可能这几天都不回来了,所以提前给石头压岁钱。”
    石头一点也不知道客气:“谢谢姨妈。”
    但听说司念他们要去林家村过年,这几天都不回来了,他抱着红包又一脸伤心:“姨妈,我也要跟你们一块儿去。”
    话没说完,就被自家奶奶打了一鼻窦,“去你个头。”
    “这孩子,真是不会说话,念念,你别介意。”
    “说来,我嫁过来之后,也好久没回林家村了,替我跟你妈妈打个招呼。”张婶笑道。
    司念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张婶又向小老大小老二,见他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心里也开心,约莫视线落到了一旁的大黄身上,担心道:“小黄呢,小黄可咋办啊。”
    想来小黄被周老大抱来的时候,还是一只没断奶的小奶狗。
    周老大也不会喂,每天就给它丢肉。
    小崽子牙齿都没长出来,哪能吃的了肉呢。
    还是张婶不下去了,找人买了羊奶给它喝的。
    好在这小崽子生命力强的很,这转眼就长得这么大了,着她都不敢接近了。
    小黄也变成了大黄。
    这会儿丢在家里也怪可怜的。
    张婶正想提议,要不然自己来帮忙喂喂吧,大过年的,别人都开开心心的,大黄一只狗孤孤单单的守着这么大的房子,也怪可怜的。
    谁料司念笑了,道:“我们打算啊,带大黄一起过去。”
    “啊?大黄也带去,你娘家不会说什么吗?”
    这狗着吓人的很,村里的人都怕。
    不是谁都能接受的。
    也只有周老大家才敢养。
    司念道:“放心,我爸妈不会说什么的,之前我妈来过这里,还挺喜欢大黄的。”
    之前周婷婷带着人来这里闹过一次,还是大黄吓走了这些人。
    当时她妈就对大黄赞不绝口,说这可真是一只好狗呢。
    现在一点都不怕大黄。
    司念他们去这么多天,也不好把大黄一直丢在家里。
    要不是不允许,小老二恨不得把自己养的几只小白兔也带过去。
    张婶听完,也是笑了:“你这想法倒是鲜的很。”
    换做别人,怎么也不可能把自家的狗也带过去过年吧。
    张婶打心底的佩服司念。
    石头听到说大黄也能去,心更碎了。
    收到了红包也不开心。
    连狗都能去,自己却不能去。
    只有他一个人被抛弃的世界达成了吗?
    “呜呜呜~~”石头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周越深的车开了过来。
    张婶也告辞了。
    周越深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回来,还剪了个头发,胡须都剃得干干净净的。
    状态一点也不像是每天操劳的人。
    司念挑了挑眉,这男人,到底是怎么保持这个状态的,她都佩服了。
    换做她天天这样熬夜,早就猝死了。
    果然小说里的人,都是铁打的。
    周越深注意到她来的眼神,似乎是有些佩服。
    不由得顿了顿,站直了几分。
    于东说女人都喜欢修理干净的男人,带出去有面子。
    所以他今天送货回来,到一家理发店,特意的理了一个和平时不一样的发型。
    司念盯着自己的眼神,周越深想。
    于东别的不太行,这话说的还真不错。
    连她也觉得自己今天不一样了吗?
    周越深上前,在司念身前站定,道:“念念,我今天理了个头发。”
    —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携带亿万物资穿越七零 震惊!我的徒弟居然是女帝 隐婚后,傅总每天都想官宣 魔武灵合 贞观憨婿 快穿之咸鱼她躺赢了 盗墓:圣女喜欢下墓练蛊 四合院之激情岁月 盖世龙医. 我真的是反派啊 通界之门 怪猎:猎人的笔记 剑斩诸天 离婚当天,总裁前夫孕吐了 逆剑狂神 影视编辑器从人世间开始 万历四十八年 暗体 天道闺女三岁半,全王朝追着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