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230章 搬家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好好好,你说什么妈都答应你。”张翠梅掩面抹泪:“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林家怎么狠得下心”
    林思思垂眸,没再说什么。
    “啊秋!啊秋!”
    正在收拾东西的司念揉了揉鼻子,她关上箱子,走到窗户,打开窗,外面飘起了雪花。
    好奇怪,都过了年了才下雪。
    周家的房子大,也是最高的,从她这个位置,能到依山傍水而建的整个村子。
    天冷,外面也没什么人。
    这会儿还很早,缕缕炊烟升起。
    加上雪花飘落,犹如一幅完美的山水画作。
    她正失神,裤腿被人扯了扯。
    记住网址26ks
    低头。
    穿着保暖衣的瑶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走了下来,仰着脑袋,伸着小手唤她:“麻麻~抱抱~”
    小家伙长得白白胖胖的,头上还带着小帽子,别提多可了。
    司念一把把小团子抱了起来,在她脸上啾咪一口。
    “宝宝是不是饿了,等妈妈带你下楼吃饭。”
    司念说着,翻出一件嫩粉色的小羽绒服衣给她套上。
    小家伙刚睡醒,浑身都还暖呼呼的。
    可不能吹感冒了。
    司念牵着她下楼。
    小老二正在楼下扫地。
    到司念下楼,立即扫把一丢噔噔噔跑过来:“妈妈,妈妈,我的东西都收拾好啦。”
    “爸爸说咱们今天就搬家?”
    司念微微颔首:“对,你哥哥呢?”
    “哥哥在厨房。”
    小老二话音刚落,司念就瞧见小老大脖子上挂着个围裙,端着鸡蛋饼白粥走了出来。
    把热腾腾的早餐放到桌上,他擦了擦头上的汗,眼睛熠熠生辉的向司念。
    “妈妈,早饭做好了。”
    没错,经过这段时间司念的教导,小老大烹饪这门技术也学了不少。
    一些精致的早餐他也会做了,
    以前司念没来家里的时候,他和弟弟早上不是煮红薯就是煮洋芋。
    现在他学会了熬粥,会煎饼。
    什么鸡蛋饼、葱花饼、鲜肉饼手到擒来。
    周泽东想,自己都学会的话,以后妈妈就不用那么辛苦,大早上的还要起来给他们做早饭了。
    司念点头,“你们先吃,我去给瑶瑶冲点奶粉。”
    她话落,小老大立即跑进了厨房,拿着奶瓶走了出来。
    “妈妈,我已经冲好放凉了,刚好可以喝。”
    “锅锅~要喝奶奶~”到他手里的东西,小丫头立即张开小手。
    司念脚步一顿,无奈地笑道:“你这孩子,一大早把什么活儿都干了,我还干什么?”
    周泽东把奶瓶递给妹妹。
    听到这话,有些忐忑不安的她:“妈,妈妈,我我只是想着,我放假没事做,可以多做一点。”
    他不是故意献殷勤,他只是想着,自己多做一点的话,妈妈就不用什么都自己动手了。
    虽然自己学的还不是很好。
    在林家听说妈妈当老师还要上大学的事情。
    周泽东才知道。
    原来司念嫁给爸爸,为了照顾妹妹,都做了休学的打算。
    这个年代,读意味着改变命运。
    可妈妈却把照顾他们放在了第一位。
    现在要去城里面当老师。
    他只是想,他只是想着如果自己多学会一点的话,到时候就能多帮她分担一点了。
    司念立即道:“真好,小东这么勤快,又会做饭。日后谁嫁给你当媳妇儿,那得多幸福。”
    周泽东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媳妇儿?
    妈妈现在就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
    他从没想过这个。
    他以前不喜欢女孩子。
    但如果世界上的女孩子都和妈妈还有妹妹一样的话
    “妈妈,我媳妇儿嫁给我也很幸福,你我跑的多快,我可以背着她跑十圈!”
    虽然听不懂,但不妨碍小老二插话。
    说完,他还闲不住的围着屋子跑了一圈。
    司念被他逗笑,“先吃饭吧,吃完咱们就搬家。”
    一家子围坐到了桌前坐下。
    小老二憋不住话,“妈妈,我们搬到城里的话住在哪里呀?”
    司念:“你爸爸在那边找了套房子,搬进去就行,房间挺多的,放心,够咱们睡。”
    小老二眼睛立即瞪的圆圆的:“真的吗?在城里面咱们也有房子了吗?”
    司念点头,“对,你爸爸已经买下来了,以后不出意外的话,咱们就住那里了,当然,想回来也是可以的。”
    小老二听到这话,立即闭了嘴。
    生怕司念会以为自己舍不得,不带自己去了。
    跟哥哥说的一样,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家,自己做饭吃。
    光是想想他都打了哆嗦。
    周泽东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继续喂着妹妹吃饭。
    吃完了早餐,司念把楼上收拾好的东西都搬了下来。
    外面的雪下大了。
    没一会儿,就听到了汽车驶近的声音。
    一家子站在门口。
    穿着黑色外套,一身冷气的周越深打开车门下车。
    门口放着的东西,他收回目光,望向司念,嗓音低沉:“都收拾好了吗?”
    司念点头,“都在这里了。”
    周越深微微颔首,“先上车吧,外面冷。”
    小老二忙牵着大黄过来,背上用篓子背着几只大白兔。
    小脸急得通红。
    “爸爸,爸爸,那大黄和小白它们怎么办?”
    周越深他一眼,停住了动作。
    大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嗓音温和:“好了,大黄和小白,爸爸让你大舅舅拖过去。”
    “那家还能养它们?”
    周越深微微颔首:“家也有院子,当然可以养。”
    “耶!太好了!”
    “那大黄,小白,我先走了,你们后面来哦。”
    司念向他,小老二虽然调皮,但对动物极好。
    几只小兔子被他养的又白又胖。
    每天喂食打扫,比对自己还认真。
    这么护小动物的孩子,就算是未来当了黑老大,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好了小寒,快上车吧。”
    司念拍了拍他的脑袋。
    大黄嗷呜一声,有些急。
    好似要知道大家都要走了。
     司念顺了顺它的毛,安抚道:“大黄乖,我们在家等你。”
    说罢,她望向周越深。
    “厂子那边都忙好了吗?”
    周越深微微颔首:“都忙好了,虽然还有些不适应,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他打开后备箱,将几人的行李都塞进去。
    塞到司念的时候,到一旁有个小包袱,顿了一下。
    “这是?”
    司念瞥了一眼堆在自己山一样的行李中间的小包袱。
    不知为何,就有些心虚起来。
    “这,这个是你的。”
    周越深:“”
    他咳了了一声,将自己那可怜的一小包东西丢进去。
    道:“上车吧。”
    司念应了一声。
    老男人不买东西,这么久,司念也就给他买了些厚衣服而已。
    他自己的就那么两件背心和一套军装。
    剩下都没了。
    司念收拾的时候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男人东西是真少的可怜啊。
    他赚的钱,都去哪里了?
    转身见自己床上折叠的一二三四五套睡衣,司念陷入了沉思当中。
    “念念,这么快就要走了吗?”张婶听到动静,牵着石头走了下来。
    到周越深提着行李往车里塞,惊愕的道。
    “怎么忽然这么赶?不多在家待几天?”
    “姨妈,姨妈你们要去哪里啊?”
    石头立即撒开他奶的手,噔噔噔跑了过来。
    小家伙还穿着红色喜庆的过年棉服,头上带着编织的帽子,一张脸圆滚滚的,煞是可。
    他跑过来,往车里了,又了司念。
    一脸焦急。
    有一种重要的东西要失去的恐慌感。
    见司念向自己,小家伙眼泪就啪嗒啪嗒流下来:“姨妈,你们要搬家了对吗?我听大家说了,你们要搬去城里面,再也不回来了,呜呜呜。”
    司念立即道:“胡说,姨妈虽然搬城里面了,不过以后还会回来的,逢年过节啊,都会回来,到时候给石头包大红包。”
    张婶跑了过来,听到这话,也是难免伤感。
    她没想到这才相处没多久,司念就又要走了。
    说来也奇怪,当初司念来他们农村的时候,她就有种不真实感。
    觉得这人浑身散发着贵气,就不像是能生活在他们这种穷乡僻壤的人。
    和周越深结了婚,才有了些实在感。
    没想到这感觉没多久,司念就要回城了。
    而且听说还是去当老师。
    果然啊,只要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
    “这走的真是急啊,我都还没反应过来。”
    司念道:“我这几天天气不大好,而且下雪了,早点搬好,不然大雪封山的话,不知道会耽搁多久。”
    张婶听到这话,也觉得有道理。
    叹息一声:“成,那婶子也不多说什么,你们路上开车小心一点。”
    司念点头。
    见她要走,张婶又忙道:“等等念念。”
    司念:“怎么了婶子?”
    张婶瞥了一旁高头马大的周越深一眼,拉着她走到一边说:“我听说现在城里医学发达了,你家也不缺钱。如果小、咳,小周那方面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早点去,不然再晚下去,怕是你懂吧?”
    司念:“”
    张大婶牵着吊着眼泪鼻涕的石头站到门口送他们。
    车开出去了,张婶难免有些伤感:“念念、小周,有时间常回来。”
    司念点头:“放心吧婶子,肯定会回来的,还得麻烦你帮忙着我家。”
    张婶笑道:“客气了,石头快跟姨妈瑶瑶说拜拜。”
    石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呜呜呜…嗝…姨妈、瑶瑶、大哥二哥再见,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去城里面你们的。”
    “麻麻~石头哭哭~”小团子站在车内,小手扒拉着车窗,脑袋着后面的石头,小唇儿一扁,要哭不哭的表情。
    虽然她还小,但石头哭得那么伤心,也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司念揉了揉她的头:“石头哥哥那是舍不得我们。”
    坐在后座的周泽东和周泽寒两兄弟眼睛也红红的,扒拉着车窗使劲的往后。
    等走到拐角的时候,周泽寒伸出脑袋挥手,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在幸福村,和他玩的最好的就数石头了。
    石头虽然年纪小,但是他听话,对妹妹也好。
    一点也不会因为他们不是爸爸亲生的就不喜欢他们。
    也不会骂他们。
    石头是他的好兄弟。
    周泽寒现在难受极了。
    只是他没哭一会儿,就兴奋的望着外面。
    这是他第三次进城呢!
    外面好多人啊,大家都走着路,他们坐着车,别人都在盯着他们,十分羡慕的表情。
    周泽寒鼻子都翘到了天上去。
    瑶瑶哭了一会儿,也睡着了。
    周泽东安静的望着车窗外,不出什么表情。
    一旁的小老二叽叽喳喳的,倒是缓解了刚刚有些压抑的气氛。
    车子开了将近两个小时,连带着司念都睡着了,总算是到达了地方。
    一回头,小老二四仰叉的睡在自家哥哥腿上,呼噜打的震天响。
    周泽东低着头,也睡着了。
    周越深一个人安静的开着车,也没吵醒他们。
    她歪头从车窗出去,顿住了。
    随即惊愕的转头向周越深。
    “这,这是你买的房子??”
    后面的两个小家伙也醒来了,迷迷糊糊的听到这话,歪头去。
    下一秒,两个小家伙完全呆了眼。
    好,好大的房子。
    他们以为自家已经够大的了,毕竟在村里,没有谁家的房子比他们的大。
    结果这里比他们家更大,外面更好,还有个花纹的铁门。
    两个孩子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小老二更是像是放出笼的鸟儿,立即就飞下车问周越深和司念:“爸爸,妈妈,以后这里是我们家了?”
    见周越深点头,他立即原地嗷嗷叫了起来。
    “天啊,好大的房子!”
    “要住大房子咯,爸爸,我要住三楼!”
    瑶瑶他转着圈圈跑进了院子,揉着眼睛好奇的蹬着小短腿也跟了进去。
    周泽东虽然也吃惊,但相对淡定。
    弟弟小青蛙似的到处乱蹦,摇了摇头,慢慢的走下车。
    刚刚清冷的院子,瞬间就因为几个孩子的到来热闹起来。
    司念和周越深对视一眼,刚要走进院子,身后就有人走了过来。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 重生之风怒花都 嫡女当婚 仙侠:仙人抚我顶,我授仙人长生 对弈江山 最初进化 中华第一帝国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西游说 驭年记 炼气五千年 阴女有毒 重生英国香港大领主 长宫令 纨绔小妖后 太古吞天诀 史上最强炼气期 福克斯的超人特工[综] 纸人老公别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