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235章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为什么?”
    蒋究小朋道:“因为我已经和大哥二哥做兄弟了,爸爸说这种叫做桃园三结义。”
    蒋阿姨:“”
    还大哥二哥了,这才第一次见面呢。
    另一个人他都没见。
    哪有这么随便的。
    蒋阿姨扶额。
    司念把自家笨蛋儿子拉过来,“对了,这是我儿子周泽寒,小寒叫蒋奶奶。”
    周泽寒感动的着自己的兄弟,眼睛金光闪闪的,没想到自己这么有魅力,才来就交到了朋,还是给自己当小弟的。
    果然自己除了年纪之外,是有当老大的天赋的。
    他挺直了小胸脯,蒋究是自己的兄弟,那他的奶奶也是自己的奶奶,喊道:“蒋奶奶好!”
    记住网址26ks
    周泽寒跟自己孙子起来差不多一个年纪,蒋奶奶最是喜欢孩子的年纪,这会儿笑的慈:“小寒啊,长得可真可。”
    蒋究小朋立即说:“二哥的妈妈也长得好漂亮,像是仙女。”
    周泽寒眼睛一亮。
    妈妈长得漂亮,自己也长得可,他立即得出结论,“对,我长得像我妈。”
    司念:“”
    周泽东见半天没人进屋,走了出门。
    就听到了自家弟弟这中气十足的一句。
    他脚步一顿,嘴角一抽。
    再怎么四舍五入,他也不可能长得像是妈妈吧?
    弟弟可真是个大笨蛋!
    ……
    他走了过去,了一眼对面站着的一大一小。
    愣了一下。
    是之前弟弟只给他的隔壁邻居。
    司念他来了,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这是我大儿子,周泽东。小东,这是蒋阿姨和她孙子蒋究。”
    周泽东跟周越寒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画风,他其实没比周泽寒高多少,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成熟的。
    他漠然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话。
    周泽东好似从没有交朋的欲望。
    他在幸福村待了那么多年,从没有人和他接近过。
    不仅是因为他的性格,还有眉眼太过冷漠,让同龄人无法靠近。
    蒋究小朋眼睛一下精光闪闪,好an、好酷的大哥。
    他撒丫子跑过去,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大哥!我是你三弟。”
    周泽东:“”
    他弟弟又到处给他乱认亲戚了?
    蒋阿姨打量着这个孩子,略微惊讶。
    这冷静的模样跟刚刚另一个孩子还真是天差地别呢。
    真的是两兄弟吗?
    蒋阿姨向司念,“司同志,你们这才搬过来,是打算在这边给孩子找学校了?”
    司念点头:“嗯,对,已经找好了。”
    蒋阿姨闻言,顿时可惜:“我还说我给你介绍一下,正好我孙子也上二年级,几个孩子说不定有个伴。对了,你们在哪个学校,要是不远的话我能不能让我孙子也转过去。”
    司念:“在市中外语小学。”
    蒋阿姨愣了一下,这所小学城里没有人不知道的。
    毕竟这是他们这个城市唯一的一所外语学校,而且还历史悠久,但相对的,学费也十分高昂。
    来这对年轻的夫妻,家庭条件也非同一般。
    她笑道:“得,离得不远,我打个电话把我孙子也转进去,到时候他们有个伴。”
    司念挑了挑眉。
    打个电话?
    这可是市中心最难进的一所学校啊。
    果然这蒋家也不一般。
    两人说了一会儿,蒋阿姨就带着孙子走了。
    虽然蒋究小朋很不想走,想留下来吃晚饭,但是哪有人第一天认识就上门蹭饭的呢。
    ……
    司念进了屋,螃蟹也蒸好了。
    她清洗了一些大蒜切碎,开始炒蒜蓉小龙虾。
    等炒至爆香之后,将炸过一次的小龙虾倒入搅拌翻炒入味。
    很快一大盘蒜蓉小龙虾就做好了。
    司念又将鱼切成片,放入白腐熬制。
    没一会儿鱼肉泛白,汤汁滚滚。
    周越深打包小包的提着回家的时候,司念正好做好晚饭。
    “爸爸,你买了好多东西。”
    “爸爸,这是给我买的吗?”
    小老二惊喜的从袋子里翻出一条鹅黄色的裙子。
    他:“”
    司念听到他回来了,又听见小老二的欢呼声,笑着走了过去,“你去买衣服了吗?”
    下一秒,她见小老二手上拿着的裙子。
    司念:“”
    周越深倒了一杯茶水,抿了一口,闻言,微微颔首:“买了。”
    司念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是她传达错意思了吗?
    为什么周越深给自己买了这么多衣服?
    小老二费力的提着几个袋子过来,“妈妈,妈妈,你快,你快,全都是爸爸给你买的衣服。”
    司念低头,着袋子里除了衣服,居然还有鞋子等等。
    她扶额,飞快的抬头望向周越深:“你忽然给我买这么多衣服做什么?”
    周越深望了司念身上的衣服一眼后说道:“你衣服都旧了,应该买些衣服,老板说这都是款。”
    司念低头了自己的衣服,讲真的,她这衣服一个月前才买的,怎么旧了?
    她又了男人身上穿的,内衫都不知道是哪一年的老古董了。
    司念扶额,“那你没给自己买吗?”
    周越深又抿了一口茶说:“我不用买。”
    “我衣服都还好,不用经常换。”
    约莫,他担心司念会误会自己不喜欢她给自己买的衣服,又补上一句,“之前你给我买的,我还没怎么穿。”
    想到于东说自己穿的很土,周越深低头了自己的行头。
    解释道:“这个衣服我只是觉得做事方便,我平时不这样穿。”
    司念头疼的摇了摇头。
    算了。
    可能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在穿着上没有什么特别的需求。
    再加上周越深整天在厂里忙活,也确实是不太适合穿的太好去工作。
    容易弄脏不说,干活也不方便。
    “行吧,那等天气好再买吧,先吃饭。”
    “对了,于东没跟你回来一起吃个饭嘛?”
    今儿个人家帮他们搬了这么多东西过来,司念想着于东应当会过来吃个饭的。
    她还做了不少。
    周越深放下杯子:“他还有事忙,就没来。”
    本来想上门蹭饭,结果被打发去厂子里干活的于东狠狠打了两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到底是哪个美女又在惦念他了?
    司念没多想。
    一家人上了桌。
    今天吃的是海鲜盛宴,丰盛的很。
    第一次吃这些东西,小老二还没上桌,嘴里就开始分泌口水了。
    司念给他们一人分了一只螃蟹,他拿到手,纠结的左右,不知道怎么下手。
    “妈妈妈妈,这个螃蟹为什么还要拴着,它都已经死了。”
    “难道这个绳子也能吃吗?”
    他惊讶的瞪大眼睛。
    司念立即笑道:“当然不能吃。”
    “那我们要怎么吃啊。”
    司念翻出了小锤子。
    她想到什么,向周越深,说道:“对了,小寒说他想要养鱼,我咱们院子里有个闲置的水池,把他清理一下给小寒养鱼把。”
    周越深伸手接过她手中的小锤子,慢条斯理的给几个孩子将蟹钳敲开,递给他们,才道:“好,我明天清理一下。”
    司念又说:“小东也没有做作业的桌子,他们两个整天都在客厅写作业,这样长时间对颈椎不好,也容易近视,正好三楼有个房,可以打一张桌给他们两个平时写作业用。”
    周越深很认同的点头:“好。”
    司念:“二楼还有个儿童房,瑶瑶也长大了,不能总跟着咱们和哥哥睡,顺便给她弄张小床。”
    周越深认真的听完,没想到这才搬进来第一天,司念就把什么都安排好了。
    他这个当爹的真是一点也不称职,什么都让她去操心。
    他歉意的了三个吃的开心的孩子,又望向司念,说:“好。”
    一家子欢欢喜喜的吃着晚餐,而另一边,回到司家的刘东东也发现家里来了客人。
    “东东回来了,快做饭吧!今天做丰盛一些,家里来客人了。”司父笑呵呵的道。
    刘东东立即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声,进了厨房。
    他旁边的一对夫妻好奇的问:“大哥,这谁啊?”
    司父道:“这是我家的保姆,之前思思介绍来的,做饭做的不错,就留下来了。话说二弟,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到这话,男人问:“大哥,我听说你家念念要来城里外语小学当老师了是吗,真的假的?”
    司父疑惑的着他,“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我妈跟我说的,她说你妈跟你说的这事儿。大哥你不道德啊,这么好的事情,都没跟我们说?”
    司父皱了皱眉,这件事他也就随口和他妈提了一句。
    都让她别外传了。
    怎么转身就告诉二弟一家了。
    又不是亲二弟,他干嘛要告诉他。
    不过到底不好不给面子,他笑道:“我也是刚听说没多久,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呢。”
    对方给他点燃了烟,讨好的道:“你家念念的话,肯定是九不离十了,她小时候就聪明。”
    司父听到这话,倒是很满意。
    微微抬了抬下巴,“是啊,念念这孩子打小就学习成绩好。”
    “虽然说不是亲生的,但是你们也养了她十年,跟亲的没区别吧。”
    司父他:“是这么一个理,不过你今儿个咋忽然问起她来了。”
    对方讨好的笑道:“大哥,这不是想着我家孩子也想进这个学校吗?想让你帮忙跟念念说一下,给个名额。”
    “我们和念念好久没见了,她估计是不给我们这个面子的。但你是她的养父,她从小就尊敬你,你要是开口的话,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她肯定会答应你的吧?”
    这个学校不仅是学费贵,想进去的人也多。
    每年放出来的名额根本抢不到。
    但要是有内部关系,这肯定都是没问题的。
    司父是司念的养父,虽然说不是亲生的,但司父开口肯定没问题。
    于是他无比奉承。
    司父哼了一声:“我开口的话肯定没问题,只是二弟啊,我现在工作也忙,哪里有时间去给你们办这种事。”
    他斜了两人一眼。
    对方立即示意,从兜里掏出东西塞给他:“当然了,大哥,怎么可能让你白帮忙呢,这点东西是孝敬哥你的,要是这事儿成了,到时候我们肯定亲自上门感谢。”
    司父摸了摸怀里的东西,是上好的玉。
    他平时就这些玩意,立即笑了:“成,放心吧,等她过来了,我准给你办好。”
    ……
    刘冬冬做好了饭菜,着一家人说说笑笑,打了声招呼提着饭盒出门了。
    对方多了她两眼,问道:“大哥,你家这保姆这是给谁送东西?”
    司父:“当然是给我女婿那边,思思不是出事了吗,我想着没人照顾他,所以就让东东平时多做点东西给他送过去,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对方听到这话,眼神闪了闪,小声说:“大哥,不是我说,这女孩长得挺标志的,每天给一个男人送吃的,你就不担心”
    司父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胡说什么,她可是思思的好朋。”
    两夫妻闻言,对视一眼。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对方可是傅炀。
    听说整个军区大院,就没有女孩子不喜欢的人。
    这女孩长得不差,起来低眉顺眼的。
    男人就喜欢这种类型。
    不过算了,反正这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只要司家帮忙给他们弄个学校名额就行。
    至于司家怎么样,那也不关他们的事情。
    司父今天很高兴。
    自从林思思出事之后,大家都有些下意识的和他保持距离。
    已经很久没有人上门拜访他了。
    更别说,对方还是上门有求于自己,又是送礼,又是低声下气的,这让他找回了当年辉煌时期的感觉。
    压根没有多想别的问题。
    ……
    刘冬冬提着东西去了傅家,却听说傅炀还没回来。
    这样的情况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但今天的她却有些焦躁不安。
    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司念的回归,给她带来了危机感。
    她深吸了口气,深深的了傅家豪华的房子一眼,捏紧拳头,转身离开。
    而另一边,一辆军绿色的越野开进了老东街。
    开车的警卫员向后座休息的男人道:“团长,这里好像是老师长家,要去拜访一下吗?”
    傅炀缓缓睁开了眼睛。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凡骨 西游之心猿 末世重生,带着全家去逃荒 装绅弄鬼 隐婚蜜爱:爵爷宠妻无度 酒剑四方 异界开发 外室难为?我是隐婚王妃我怕谁! 圣骸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请正确的玩游戏 起航1992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林凡叶惜 校花的贴身高手 仙帝重生,我有一个紫云葫芦 我的老婆绝色倾城 只有我能用召唤术 诡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