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245章 上门 修 增加了一千多字 对不上回头看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她抬头向天真的蒋奶奶:“蒋阿姨,你没吃吧?”
    蒋奶奶点头:“还没呢,本来我家蒋究闹着要吃,我怕不干净吃坏肚子,没让他吃。”
    司念松了口气。
    蒋奶奶出端倪,问:“怎么了?虽然说起来不太好,但应该没坏呀。”
    司念摇摇头,“不是这个意思。”她向蒋奶奶,严肃道:“蒋阿姨,虽然这可能是我怀疑。但是我劝你,这个水果,最好别吃。”
    蒋奶奶心里一咯噔,又听她道:“我听说过以前的年代很多投机倒把的人,有人会从墓地里翻死人身上的物品,甚至是衣服出来便宜售卖。售卖出这些东西的人,大多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容易让人失去警惕。”
    蒋奶奶手一抖,差点没拿稳。
    司念道:“这个苹果应该是放了一段时间了,一些缝隙里面有些灰尘,但让我在意的就是这些灰尘,它不是一般灰尘。”
    蒋奶奶五彩斑斓的,“那是什么灰尘?”
    “是香灰。”司念道:“你被骗了。”
    蒋奶奶立即从袋子里翻出一个苹果,抬手一。
    记住网址26ks
    苹果上下的两个缝隙里,都积攒了一些很明显的灰尘。
    香灰和普通的灰尘,不一样。
    她脸色顿时铁青,差点将手中的苹果丢出去。
    “这人,太过分了,我得去找她讨个说法。”
    蒋奶奶愤怒的提着苹果转身。
    司念想说什么,然而暴怒中的女人是听不进去话的。
    她忙跟了上去。
    蒋奶奶本来想着对方如果是真的穷的没办法,才会去偷人家上供的水果来卖的话,认真道歉她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对方那么大年纪了,她也不好说的太过分。
    结果一过去,她又瞧见了那个说最后一袋的老奶奶,手中又多了一袋子,吆喝着:“最后一袋了,便宜卖了,谁要啊,便宜卖咯~”
    蒋奶奶:“!”
    司念跟上来就到这一幕。
    她扶额。
    果然。
    不管在哪个年代,套路都是一样的。
    蒋奶奶跑过去,大声道:“老人家,你不是说给我的是最后一袋吗?你手上这是什么”
    老人拔腿就跑。
    蒋奶奶:“……气死我了!”
    司念无奈摇了摇头。
    回去的路上。
    蒋奶奶找人将水果处理了。
    这种上供的东西,她是真不敢吃。
    蒋奶奶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念念,还是多亏了你,不然我可就要倒霉了。这种东西吃下去,可是会折寿的。”
    要不是碰到司念,她秉着不浪费粮食,肯定都要把这些水果吃完的。
    司念摇了摇头:“客气了,我也是忽然摸到灰,又闻到一股子隐隐的香灰味,才意识到可能有些不对。”
    只是没想到,都现在了,居然还有人做这种生意。
    蒋奶奶一脸疲惫,“这老人跑得这么快,也不知道多少人被她祸害了。”
    司念道:“一般人都不会去买这样起来不大好的水果。这些人能卖出去,无非是利用别人的同情心。”
    听到这话,蒋奶奶更气了。
    “不行,不能让她这么猖狂!”她冷哼道:“我回去就找人盯着,我不信她还敢来!”
    蒋奶奶以为,对方这一次让自己发现,应当是不敢来了。
    结果第二天,对方又来了。
    忍无可忍!
    蒋奶奶反手就是一个举报。
    很快,几个警察就过来把人带走了。
    虽然对方的这种行为很过分,但是这个年代,个体户已经很多了。自己做生意不用躲躲藏藏,老人偷的是人家供奉的水果,顶多就是被教育几句。
    但这边肯定是不敢来了。
    傅家。
    难得的休息天,傅炀走下楼。
    他走进厨房倒了杯水。
    打开冰箱。
    一股淡淡的甜香味涌入鼻腔。
    这股熟悉的味道,他过去。
    却见里面放着半盒子糕点。
    傅炀皱眉,这个糕点好熟悉。
    对了,这不是那天在蒋家,蒋奶奶给他尝的糕点吗?
    怎么自己家里也有。
    傅炀下意识的捏了一块放嘴里,果然,味道是一模一样的。
    他脸色顿时就黑了。
    当时司念对蒋奶奶说,那是她亲手做的。
    讨的蒋奶奶欢心。
    即便是妹妹说司念做这些跟自己没关系,但司念讨好蒋家,也是实事!
    他脸色难了几分。
    然而口中香甜的味道,却叫这个常年对什么都没胃口的男人越吃越停不下来了。
    他干脆直接拿出来,一边吃一边走出门。
    瞧见坐在客厅的郑女士,还问了一句:“妈,这绿糕你在哪里买的?”
    他明天就买几盒子,送去探望蒋奶奶,狠狠的打司念的脸!
    让她这么虚伪。
    说不定以前给自己送的那些吃食,都是和林思思一样,请人偷偷做的。
    也是,她那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做这些东西。
    想到这种可能,傅炀脸色越发难了。
    郑女士回过头,着儿子手上见底的绿糕,手上的遥控板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傅炀疑惑的望向她妈:“怎么了?”
    郑女士张了张嘴,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冰箱里拿的?”
    傅炀点头。
    眉头皱的更深了:“什么意思,我不能吃?”
    郑女士吞了吞口水:“这是你妹妹前儿天带回来的,说是司念送给她的回礼,还说不让我们吃,特别是你。她怕坏了就放冰箱里,一天就尝一小块,你,你全给吃了?”
    傅炀手一抖,盒子啪嗒一下也掉在了地上。
    完了——
    ……
    二月十三。
    开学只有几天的时间了。
    司父这边被催的没办法。
    那边都要翻脸了,他这才找人查到了司念住的地方。
    当即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
    对方怕他办不到事,还亲自跟过来了。
    两人到了地方,还有些不敢相信。
    “大哥,你家司念现在住这里?这么大的房子?够奢侈啊!”
    对方盯着方子艳羡道。
    这地方虽然是老地方了,但是常年在这边的人都知道,这老东街,以前是有钱人才住得起的地方。
    虽然说现在很多房子老化,人都往城区跑。
    但是这边留下的人也是相当不少的。
    司念家这房子,更是奢华,三层小楼还带大院子。
    司家这是发了吗?
    司父也没想到。
    他以为周家再有钱,顶多就是租个两室房住。
    没想到人家租了这么一栋。
     想着养女比自己住的还好,而且还没告诉她,他这心里更不舒服了。
    他为了找他们,找了多少关系才查到。
    然而这会儿在外人面前,他也不好装什么都不知道,谦虚的笑道:“还好吧,这都是老房子了,虽然起来大,但是不值钱。”
    对方立即讨好的笑:“说的也是。”
    司念正在厨房熬粥。
    这两天她吃多了好的,上火了。
    打算今儿个吃点清淡的。
    几个孩子也是天天大鱼大肉的,对身体不好。
    她刚端着粥走出去,就听到门铃响了起来。
    还以为是蒋家,司念走出去开门。
    却见司父和一个陌生男人站在门口。
    司念挑了挑眉。
    并不意外。
    和司家她肯定是扯不清的,毕竟对方再怎么样,也养了她十几年。
    就算是自己不去纠缠这家人,他们也会想方设法的靠近。
    无法避免。
    他们搬进城里,早晚这家子会知道。
    早来晚来都一样。
    司父到底是给过她不少钱花的大怨种。
    司念笑着上前道:“司叔叔,你怎么来了?”
    司父听到她这生疏的称呼,有些不满。
    “怎么,我不能来?”语气算不上好,“为什么搬走了都不说一声,怎么怕我吃了你们不成?”
    “没有的事。”司念低下头,低眉顺眼的道:“只是我已经回林家了,叔叔赶我走的时候说过,让我没事不要回去,所以我也没好通知你们。”
    司父一噎,有些没面子,“算了,不跟你说这件事,我有点事跟你说,先让我们进去吧。”
    司念想了想,让了开。
    “姓周的不在家?”司父一眼小楼,又了井井有条的院子,饶是刚刚想着是租的,这会儿还是忍不住羡慕。
    司念有些不悦:“他叫周越深。”
    司父冷哼一声,虽然知道周越深和李局长认识,但是对方之前的冷漠态度,还是让他一直十分不喜。
    他走进屋子,屋内什么都有,那些家具,一就不便宜。
    他张了张嘴,“这房子,租了不少钱吧。”
    虽然嫌弃那个周越深,但这男人起来似乎赚了不少钱。
    “还好吧,这些东西都是原来就有的。”听到不是买的,司父松了口气。
    又了桌上的一锅粥,皱了皱眉:“你们平时就吃这个?”
    他面子有些过不去,毕竟自己还带着客人呢。
    司念故作惊讶:“难道叔叔你们平时不吃这些吗?”
    “哦对了,我离开半年了,我都快忘了,家里吃的好,不像是我们。”
    司父本来张嘴想让她去弄点好的,听到这话,也说不出口了。
    又听司念叹了口气:“因为上来租房,钱都花光了,没什么钱。每天只能吃这些清汤寡水,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好一点。”
    司父听到这话,又觉得她可怜。
    居然都沦落到天天喝粥了。
    他还以为她过得很好,才不告诉他的呢。
    原来是过得太差了,都不敢跟他说了。
    本来过来的一腔怨气,这会儿也撒不出来了。
    他咳嗽了一声,“行了,不说这个,我们说完事就走。”
    司念也知道,这家人无事不登三宝殿,问道:“叔叔你有什么事,难道是思思要出狱了?”
    这件事简直就是在司父胸口捅刀子,他脸色一下就难了几分:“没有的事。”
    一旁的男人忙道:“念念,还记得叔叔吗,我是你三叔啊。”
    司念向对方,司父是独生子,应当是没有亲兄弟的。
    这些顶多是亲戚吧?
    她收回了目光:“三叔,有啥事?”
    对方笑道:“听你爸说,你出息了,现在在外语小学当老师是不?”
    司念眼神闪了闪,原来是这件事?
    既然都知道了,她也不隐瞒,点头道:“是,但是还没去呢。”
    “既然是真的,那就太好了,你堂弟今年也上小学。我听说你在这里教,老师有优先名额,你能不能跟你堂弟也要一个?”
    司念啧了一声。
    原来是这个。
    她给瑶瑶盛了一份粥,让她自己端着喝。
    楼上做作业的两个孩子这会儿也下来了。
    没想到家里有客人。
    本来笑嘻嘻的周泽寒一下闭了嘴巴。
    司念道:“小东小寒,下来吃饭。”
    见她不太想搭理自己,对方杵了杵司父的手。
    司父到底是收了东西的,这会儿也是有些不悦道:“念念,那是你堂弟,你现在有出息了,也该帮帮自己家人。”
    司念垂下眸道:“叔叔,你不是说我是林家人吗,我哪里来的司家堂弟?”
    司父脸色骤然难:“念念!”
    “你干嘛凶我妈妈!”小老二一下跑下楼,瞪着司父。
    司父眼神一沉:“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行了!”司念打断他道:“叔叔,这是我儿子。”
    儿子和叔叔,这两个称呼谁近谁远很明显。
    她不顾司父难的脸色,道:“小寒,跟你妹妹去吃饭,这边不用管。”
    周泽寒扁扁嘴,朝着两人做了个鬼脸,转身走了。
    周泽东站在原地了一会儿两人,没说话,也走了过去。
    司父气得不行,“这孩子一点教养都没有。”他冷哼一声:“果然农村来的。”
    司念冷笑:“是啊,他农村来的没教养,叔叔你还这么跟他一个小孩子计较,你岂不是更没教养?”
    司父气的拍桌:“你什么意思!”
    司念撇嘴,笑了:“开个玩笑,叔叔你怎么这么小气?”
    司父瞪着她。
    一旁的人生怕两父女闹翻了,自己的事儿办不成,很着急的道:“大哥,你别跟念念吵了,念念也没说错,你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说完,他讨好的向司念:“念念,你这件事怎么商量。”
    “有什么好商量的。”司父冷哼一声,鼻孔出气:“她当老师的,一句话的事儿不就能进去了吗,这件事就这么说好了,你去给你三叔办好,知道吗?”
    “好啊。”司念点了点头,“没问题,三叔你过几天把人带过去吧。”
    “真的?”对方立即惊喜的站了起来,没想到这么容易。
    他还本想着司念被赶走了,心里对司家或许有些记恨,不会帮他们。
    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司念点了点头,“当然,我家小东小寒都进去了,还能骗你不成,只是需要做个题。”
    “做题?什么意思?”对方疑惑。
    “就是做个测试题,你儿子有没有资格进去。”
    对方脸色一变:“怎么还有这种,我以前没听说过,不是你说一句就能进去了吗?”
    “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家两个孩子都是考核才进去的,三叔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其他人。”
    他狐疑的表情,司念又道:“不过你放心,这题很简单的,我家小老大啊,三两下就写完了,简单都很。难道你儿子连我家儿子都比不上?”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只有我能用召唤术 诡三国 魔门败类 万相之王 唐人的餐桌 重生:回到1992当土豪 十日终焉 诡舍 蚁的世界 美漫地狱之主 无敌六皇子 克拉夫特异态学笔记 我,神明,救赎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网游之九转轮回 望仙门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敢把暴君拉下马:香水王妃 全民大冒险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