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二百七十章 班级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李有才奶奶是主任,大家都知道。
    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明白什么样的人该讨好,什么样的人该远离了。
    听到这话,对李有才又崇拜了几分。
    要是他们也有这么厉害的奶奶就好了。
    周泽东伸手过去抢:“还给我!”
    李有才立即抬手举高。
    他比周泽东要高,周泽东要跳起来才能够得着。
    等他跳起来,他就抬脚去绊他。
    果然,周泽东往前扑倒在了地上,头晕眼花。
    一行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们快,他好傻啊!”
    记住网址26ks
    “小矮子,小矮子!”
    “你们在干什么!没听见上课了吗?”数学老师呵斥了一声。
    大家立即安静下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李有才还贼喊捉贼的告状道:“徐老师,周泽东他偷我字帖。”
    数学老师是个十分严厉的老师,嫉恶如仇。
    平时对学习好的学生很好,学习不好的学生就像是一坨屎。
    厌恶的不得了。
    李有才是数学学习委员,又是李主任的孙子。
    她一直很好。
    这会儿听他这么一说,基本不怀疑。
    她自认清高,嘴上说是不站任何一派。
    可对李主任时常讨好,经常拿李有才的事情去找李主任说话。
    李主任很宠孙子,自然也是十分提携她。
    可这段时间办公室气氛很僵硬。
    自从上一次李主任和那个来的老师司念闹出事之后,她的处境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那些之前被李主任针对过的老师们,都开始嚣张起来了。
    往常都是自己对他们不屑一顾。
    现在这行人反而是开始围在一起,让徐老师有种自己被人刻意孤立的感觉。
    她对一来就大出风头的司念更是没什么好感。
    凭什么她两个儿子能进学校。
    而自己的儿子却没办法进来?
    她不认为司念那两个孩子比自己的优秀。
    大概肯定是有背景了。
    “周泽东同学,谁让你偷东西的?你说?”
    “你一个孩子怎么就养成了这么个坏毛病,你家里大人怎么教你的。”
    周泽东站起身子,拳头捏紧,脊背挺直,“我没偷,那是我的字帖。”
    徐老师冷笑一声:“你的意思是我诬陷你了不成?我听说了你家的情况,乡下来的是吧,你知道这本字帖要多少钱吗?”她指着字帖。
    周泽东不知道多少钱,因为都是妈妈给他买的。
    见他说不出话,徐老师表情更冷了。
    严厉道:“你家的条件根本买不起,还想狡辩,给李有才同学道歉!”
    李有才一副很好说话的态度道:“徐老师不用了,字帖我已经拿回来了,不用道歉,只是被他弄脏了我也不想要了。”
    说完,他拿着走到后面的垃圾桶,丢了进去。
    周泽东瞬间拳头捏紧,目眦欲裂。
    刚要跑过去,徐老师呵道:“站住,你还嫌你闹得不多吗,听说前几天你才伤了同桌,现在还想当我的面发疯不成!”
    “拿上你的,给我滚后面站着去,我的课堂可容不得你撒野。”徐老师居高临下的着周泽东。
    见他不动,她冷声道:“不愿意就把你家长请过来。”
    周泽东一句话没说,拿着本走到后面罚站。
    周围的同学纷纷朝他投去目光。
    有人担心,有人偷笑。
    李有才兴奋的差点笑出来。
    呵,死乡巴佬,还想跟他作对,门都没有。
    他妈妈不是很牛吗,还让他奶奶给她道歉,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李有才得意洋洋的收回目光。
    徐老师走上讲台,瞧见他沉默寡言的模样。
    不但没有消气,还觉得更反感了,本重重的往桌上一拍:“我不管你家跟副主任是什么关系,才让你这个偏远农村的孩子进来我们学校,还入我们尖子班。但是!我不像是别的老师那么好忽悠,再敢在我课堂上出现这种事,你以后就别来上我的课了!”
    “老师……不是小东,他……”圆圆困难的举起手,她也很怕数学老师,但周泽东在后面站着好可怜,忍不住解释。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王圆圆同学,你也给我闭嘴!整天上课偷吃东西,胖的和只猪一样,但凡你学习能有这个劲儿,还能拉低我们班平均分吗?我告诉你,要是今年你再拉低我们班分数,我会跟班主任说,让他把你分出去!”
    徐老师很讨厌学习差的学生,王圆圆其他科都成绩中上,偏自己的数学就是差,也就比差班好上那么一点。
    这让她很是不舒服。
    她眼里闪过一抹轻蔑嫌恶。
    自认为这些学生就不该供着,那些老师总以为这些学生家里有钱,一个个狗腿讨好。
    徐老师心中不屑。
    正是他们这种行为,才惯坏了这种学生,她小时候读,老师都是拿着板子打她们的。
    严师才能出高徒!
    这些学生凭啥这么轻松。
    没有挨过打的学生,能知道好好学习吗?
    本身不喜欢王圆圆,这会儿还敢帮周泽东说话。
    她站在高处,满脸刻薄的盯着王圆圆嘲讽。
    王圆圆羞得低下头,眼泪啪嗒啪嗒打在桌上。
    大家谁也不敢说话了。
    一节课十分压抑。
    等徐老师趾高气扬的离开,大家才恢复了活泼。
    下意识去周泽东。
    却见他面无表情的从垃圾桶里翻出那本字帖。
    笑容再一次愣住了。
    这个人,实在是太奇怪了。
    上一次是把掉在地上的东西吃了。
    这一次又是从垃圾桶里捡东西,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人。
    大家下意识的离他远了些。
    只有一个长得很好的女生上前安慰他道:“周同学,你要是心里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跟我说,不要自己憋着。”
    她笑的好温柔:“虽然听说你是乡下来的,但是你能进我们班,肯定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的对吧。”
    周围的人到这一幕,顿时艳羡的着他,恨不得取而代之。
    说话的人可是他们班上的班长,楚香儿,全班男生的女神。
    家里有钱,学习也好,而且还长得漂亮。
    她外公就是校长,每年出去比赛,都能拿冠军,反正就是妈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平时她都只认真的学习,对谁都温柔但从没有主动和谁接触过。
     这一幕,也让原本还得意的李有才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这个死乡巴佬,长得又矮又黑,香儿干嘛要跟他说话!
    周泽东正在清理自己被弄脏的字帖,头也不抬,声音很冷:“走开。”
    楚香儿笑容一僵,一张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起来。
    “我,我只是好心……”
    她话没说完,周泽东忽然起身,走出了教室。
    教室瞬间一阵哗然。
    全班女神的楚香儿居然被周泽东那个乡巴佬无视了?
    他是疯了吗?
    楚香儿也是满脸不可思议。
    别人不知道周泽东,可她对他却印象深刻。
    周泽东进他们班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人有些不一样。
    反正就是比同班同学要成熟许多,像是个小大人。
    每天对什么都不感兴,也从不主动回答问题。但他在学校的时间,都安静的学习着。
    她本来只是想去问问爷爷,这个人到底是哪个学校转来的。
    却没想到在爷爷的办公室,到了周泽东的试卷。
    当时,楚香儿被惊呆了!
    她没想到,这个周泽东竟然这么厉害。
    上一年自己考试都错了的两道题,他却一个步骤都没有错。
    这让她十分吃惊。
    但后面又听说他是乡下来的,所以楚香儿虽然好奇,却没敢接触。
    今天他这么可怜,她才过来安慰他的!
    谁知道他居然一点都不感恩,还让自己走。
    真是气死她了!
    ……
    下午下课。
    周泽寒和蒋究抱着肚子盯着门口的炸土的小摊贩口水哗啦啦的流。
    周泽东出来,他忙擦了擦口水,拉过周泽东道:“哥,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子很香的味道。”
    周泽东面无表情道:“没有。”
    周泽寒知道自家哥哥肯定有存款的,这段时间妈妈给他们零用钱,因为自己天天跑出去玩,太累了,没忍住花了。
    可哥哥不出门,钱肯定存的好好的。
    他超大声道:“难道是我饿出幻觉来了吗?好饿啊,要是这会儿能吃上一碗小土就好了。”
    蒋究吞了吞口水说:“好饿啊,要是这会儿能吃上一碗小土就好了。”
    以前他奶奶不让他在外面吃这些油炸食品。
    蒋究也就没关注过。
    可今天下午,他们上了一节体育课,二哥跑的特别快,是全班跑的最快的人。
    他也不甘示弱,跟着跑,这会儿肚子都空空了。
    之前两人出来玩,二哥买土跟他一起吃。
    蒋究知道这是很好吃的东西。
    也很嘴馋,跟奶奶撒娇一样拉着周泽东的手撒娇:“大哥,我好想吃这个土,你可不可以帮我买,好不好嘛哥哥。”
    蒋究知道只要这样,奶奶什么都给他。
    大哥肯定也是一样的。
    小老二正想说这样没用,他哥才不是那样心软的人,并偷偷的伸手去摸他哥裤兜。
    却见周泽东合上手中的本,走了过去。
    他呆滞的着他哥面无表情的给蒋究买了一碗土。
    蒋究甜甜的仰着脑袋对他说:“谢谢大哥,大哥真好~”
    周泽寒:“”
    所以以前他哥不给他买吃的,都是因为自己没有撒娇?
    周泽寒仿佛醍醐灌顶,立即跑了过去,学着蒋究的样子,扭着屁股说:“哥哥,人家也想吃小洋芋~”
    周泽东:“我你像是个洋芋。”
    周泽寒:“”
    “二哥不哭,我分你吃。”欲哭无泪的周泽寒嘴里被塞进一块土。
    他下意识的动嘴吃了起来,心里却还在埋怨,大哥肯定不是自己的亲大哥吧?
    或许小蒋才是那个自己失踪多年的亲弟弟。
    原来自己才是家中老大吗?
    周泽东没有理他,转身就朝着家的方向走。
    走到小区外的筒子楼时,他朝着那边了一眼。
    筒子楼外面有个废弃的垃圾场,被人涂涂抹抹,经常听到吵闹的声音。
    有人去翻垃圾,捡破烂可以赚钱。
    他去找弟弟回家的时候,会路过。
    周泽东收回目光,眼神晦暗不明。
    司念发现今儿个的大儿子有些沉闷。
    比起往日话更少了。
    平时话就不多,今儿个的他是基本没怎么开口。
    她不免多了一眼,想着他之前抢他东西的同桌,问了一句:“小东,圆圆没抢你东西了吧?”
    周泽东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嗯。”
    司念有些头秃,又瞧见他手下练着字的字帖,惊讶道:“怎么弄脏了?”
    周泽东手一紧。
    说是自己不小心弄到的。
    但司念却觉得不对劲。
    因为平时周泽东非常惜这些东西。
    周泽寒都不能碰一下,就怕被他弄脏。
    今儿个他却弄脏了?
    实属罕见。
    难道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司念有些担心,虽然不想和吴仁过多接触。
    但周泽东心理本身就是不健康的,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忽视,让孩子出现什么问题。
    下课瞧见吴仁回来,她便上前问候了一句:“吴老师,我家小东在班上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吴仁刚喝了一口茶水,一她,立马吞了下去,差点把他烫死。
    他嘶哈嘶哈两下,含糊不清道:“没事没事,学习是很认真的。”
    “只是人有些沉默寡言的,不说话,从不主动回答问题,哎……”吴仁有些头疼。
    走进来的徐老师听到这话,嗤笑一声,慢悠悠的道:“那不就是问题儿童吗?学校也是,什么人都往班上送。”
    司念听到这话,掉头她。
    “你是?”
    吴仁道:“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徐老师。”
    说完,他皱眉道:“徐老师,你别这样说,孩子只是不说话。”
    见他还帮对方说话,徐老师高傲道:“那不是问题儿童是什么,司老师,你是学生家长,你自己孩子什么样,你难道不清楚吗?”
    司念望了她一会儿道:“我孩子什么样,我自然清楚,不是别人三言两语就能抹黑的,希望这位徐老师不要因为孩子一点小问题就小题大做。”
    徐老师不屑:“呵,说的倒是好听,现在当妈的都觉得自家孩子天下第一好,容不得老师说上一句呗。可在我这里不管用,要是学习不好,拉低我们班分数,我可不管你是有什么后台背景,还是跟谁关系好就会留下他!”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炼气五千年 阴女有毒 重生英国香港大领主 长宫令 纨绔小妖后 太古吞天诀 史上最强炼气期 福克斯的超人特工[综] 纸人老公别惹我 娇妻在上:总裁老公不得放肆 一剑绝世 谋定三国前 医路青云 醉卧江湖之天下盟 浪逐天下 重生之大好人生 重生之超级美少女 穿越白加黑 无敌山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