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三百九十八章 周越深给的实在太多了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先不说大黄是个什么想法,反正大家也不出来。
    再说另一边,缓了一个多月的林思思总算是支棱起来了。
    她原本以为这一世只要自己回到司家,自己的人生肯定能和司念一样一路高光。
    可却忘了,司念从小接受十几年的教育,哪里是她这短短的一两年就能打败的。
    虽然吃了很多亏,丢了很多人。虽然想起来还是嫉妒的睡不着,难受的吃不下饭。
    但她也是重活了一世的人,怎么可能因此就颓废。
    再则,自己这一世也考上大学了。
    她的初衷本来就是有个大学学历。
    只要有这个学历,加上自己对未来的认知,她必定也不会比司念差。
    林思思还想到了一些商机,司念上辈子是做服装厂和美容这方面发财的。
    这一世司念上学去了,肯定是没了做生意的机会。
    再加上没了傅家这个后台,她也很难做起来。
    而现在这些东西却都掌握在自己手上。
    现在最重要的是缓和和傅炀的关系,如果自己能给傅家生个孩子,地位自然就稳定了。
    她原先是担心司念回城和自己争抢傅炀的。
    但现在周越深和她相处的很甜蜜,两人肯定什么都做过了。
    她和傅炀根本就不可能还有机会。
    没有了司念这个绊脚石,拿下傅炀只是时间问题。
    之前也是自己傻,被司念激了几句就忍不住和她攀比,因为总是被她压一头而失去理智,犯了错误。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真是太蠢了。
    司念考上了那么好的大学,肯定是要去念的。
    这个时间,她一方面可以找人投资自己做生意,一边在这边上学。
    等司念回来,说不定她都赚大钱了。
    也不比她差。
    这样想着林思思心里舒坦了不少。
    在未来,学历没什么了不起的,说出去让人羡慕而己。
    可再好的学历,赚不到钱也没用。
    她享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根本不屑和司念比。
    林思思收拾一番,打算去探望傅炀。
    然而台词都想好了,却听说,傅炀被调往偏远的军区了,回归时间未知。
    “怎么这样!”这是上辈子没发生过的事情。
    林思思不愿相信。
    然而郑女士却嘲讽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军婚就是这样,聚少离多,别说几个月,几年见不到的都是常事。要是你受不了,你可以申请离婚。”
    本来因为这件事就够心烦的了。
    林思思还好意思上门问。
    这会儿的郑女士觉得,自己有当恶毒婆婆的潜质。
    林思思整个人都懵了。
    傅炀居然被调走了。
    而且归程未知。
    听傅妈妈的语气,估计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她眼前一黑。
    时间过得飞快。
    林家打着包袱搬过来了。
    本来是想着在外租房的,但是周越深说他们要和闺女去京市,房子空着浪费,让他们住这里。
    帮忙着也好一些,以免不在家了,有小偷进来偷东西。
    房子里很多东西都带不走,毕竟去的地方那么远。
    林爸爸林妈妈本来想拒绝的,一听这话也觉得有道理,便答应了下来。
    还说己经决定了,等过几年条件好些,也打算给大哥买套房子住。
    司念很是认同,还帮他们挑位置。
    林妈妈林爸爸向来都是女儿奴,司念说什么就听什么。
    只是想着闺女又要走了,心有不舍。
    来的这几天,司念都是陪着林妈妈睡的。
    晚上母女两个会彻夜长谈。
    关系比以往亲昵了不少。
    虽然很不舍,但想着闺女是去上大学的,还是名牌大学,林妈妈又高兴了起来。
    这种的大喜的好事,有什么好难过的。
    再说了,闺女说读完就回来了。
    她也不太适应北方,还是更喜欢在西季如春的云贵川市养老。
    林妈妈笑话她这年纪轻轻的就想着养老了。
    司念嘴上不说,心里却想着,我也不想的,是周越深给的实在太多了。
    母女两个赖在一起几天,眼就要出发了。
    林妈妈就把女儿赶出了房间,让她自己回屋睡。
    留下傻眼的司念还不明所以呢,这不是想着都要走了,多陪她几天吗?
    林妈妈都成精了,又不是跟女儿一样什么都没见。人小周不好意思说而己,每次盯着女儿欲言又止的眼神过来人还不懂吗?
    一回头,周越深站在门口,轻咳一声,问她:“要回来睡吗?”
    司念抱着枕头道:“那不然你让我睡楼道?”
    周越深轻笑一声,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我帮你收拾了一下东西,你还有什么没收拾的。”
    司念走进屋内,着箱子里装的,全是裙子,天了,她的衣服什么时候这么多了。
    再周越深的,就一个小军用包,里面还没塞满。
    她忙把衣服都拿出来,道:“太多了太多了,带这么多干嘛,多难拿呀。”
    拿出了一大堆,放了自己常用的,但即便如此,还是塞不下了。
    司念只得塞进了周越深的行李袋里。
    周越深觉得不多的,但是司念一脸怕麻烦的样子,没告诉她,林妈妈连被子都给她准备好了。
    说是过去买麻烦。
    他们买的火车票,因为一个人开车太危险了,毕竟车上只有周越深一个老司机,司念倒是会开,可她没有驾照啊。
    更别说周越深也不会让她开。
    于是坐火车变成了最方便的办法。
    收了半天,司念累的不行,偏过身子,扯了扯周越深的衣袖,可怜巴巴地说:“我累了,我想睡觉了。”
    周越深轻轻一笑,嗓音十分低沉好听,起身去帮她装护肤品。
    忙完司念这边,他又去给女儿收拾东西。
    小老二小老大的就自己收。
    接下来的几天,周越深又到处跑给两个孩子办理手续等等工作。
    周越深在家的时候,司念通常都是啥都不用干的。
    林妈妈着几个孩子,一个做饭一个打扫卫生,最小的都开始练字了,又瞧了瞧沙发上半躺着吃着儿子洗的水果电视跟个公主似的女儿:“”
    实在是……太让人羡慕了。
    原本大家都认为,司念嫁过来这样的家庭,实在是太委屈她了。
    可现在林妈妈怎么来,委屈的是这几个孩子呢。
    好吧,年轻人的教育方式她不太懂,但不影响她羡慕。
    于是也把两个儿子当老黄牛使唤起来。
    一切都很顺利。
    然而这几天却出了出现反常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做的太明显了,让大黄察觉到了不对。
    这几天它的精神状态忽然就变得特别差。
    连饭也不吃了。
    有时候还莫名其妙的低嚎起来。
    一副世界不过如此的发疯状态。
    一家子想忽视都难。
    于是,出发前一天晚上,大家商议了大黄的去留问题。
    林妈妈觉得,他们可以帮忙照好大黄的,肯定没事儿。
    主要是这么远,也不知道怎么带过去。
    难道狗也能上火车吗?
    火车也要坐好久,就算是能带上去,吃喝拉撒怎么办。
    反正是十分麻烦的。
    司念自然也想过这个问题。
    太难了,选择性的交给大黄爹周越深。
    毕竟大黄是他捡回来养的,是去是留他决定最好。
    碍于上一次的西北之旅,丢下大黄,这孩子绝食一事,周越深意识到了不能再随便干这种事。
    几个小孩则是举手希望大黄能跟着一起去。
    小老二说:“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
    瞧瞧他坚定的语气,一下把犹豫不定的大家整得都羞愧了。
    周泽东虽然没弟弟这么勇敢,但是他也是很喜欢大黄的不想丢它一只在家。
    虽然大黄有着无比狂暴的外表。
    但谁都知道,它的内心很脆弱。
    一察觉不对,就闹绝食。
    比小孩子还难伺候。
    于是一家之主的周越深拍板决定,带着大黄一起走。
    他有认识专门跑京市的货车司机。
    请人帮忙送过去不是问题。
    有时候人脉多就是这么好。
    到了出发这天,林家一家跟着送他们一行人去了火车站。
    林妈妈很是不舍,拉着司念说了很多话。
    周越深就没有亲人来送了,相比较被围着的司念,他显得有些孤独。
    几个孩子觉得爸爸好可怜啊,都主动走过去,拉住了他的手。
    就连最好的兄弟于东也没来送他。
    要问为什么,因为于东最近忙着追妻。
    整天研究美食,早己把周越深这个糟糠兄弟忘到了十万千里。
    他现在己经明白了当初周越深才结婚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忽视他这个兄弟了。
    那会儿他觉得周越深重色轻,不是个好东西。
    现在的于东:我也不是个好东西。
    周越深:“”
    蒋究和小老二各自带着帽子,蒋究的脖子上还挂着个相机,带着眼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两个孩子手牵着手拍照。
    独留蒋家老两口伤心和蒋文清告别。
    两人并没有意识到要去很久,现在的他们还很兴奋,充满了对城市的好奇。
    一点也不像是去另外一座城市生活,更像是去旅游的。
    蒋文清性子弱的很,叫唤儿子没点反应。
    周越深一开口,两个孩子瞬间老实,不敢乱跑。
    蒋文清:有时候这个爹当的真的很无助。
    周越深只是喊话,周泽寒和蒋究就立正站好,大声说:“我们再也不乱跑了!”
    很快火车到了。
    周越深和蒋文清一人前面一人后面的领着一群小丁进火车。
    生怕出什么意外。
    有男人还有司念什么事儿,手上提的最多的还是周越深给她买的吃的。
    一家人依次上了车,火车发出轰鸣声,很快吧嗒吧嗒的开走了。
    云贵川市,再见。
    火车并不快,这一次周越深提前买,买到了不少的卧铺。
    但因为是开学季的原因,很多学生都要去学校报道。
    所以卧铺票只买到了西张。
    好在几个孩子小,挤挤还是能睡的。
    两个男人睡不睡都无所谓,好歹也有位置。
    总比那些站着的强。
    这个年代就是这么残忍,即便是没有位置,站着三十多个小时,也有人抢着买票。
    司念和几个孩子之前坐过,倒是没什么事儿。
    蒋究却出乎意料的晕车,跟着小老二了一会儿窗外的风景,就吐了起来。
    蒋文清给他吃了晕车药,他才好了一些。
    不过也没力气玩了,这也是蒋究第一次坐火车,他原本从二哥口中听说长长的火车很好玩的,谁想到竟然坐着一点都不舒服,这会儿有气无力的躺着,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个时候的民众淳朴,火车上虽然吵闹但也很热闹。大家都很热情,也不会嫌吵。
    谁跟谁都聊的起来。
    还有人分享吃的,大家都知道要去很远的地方,还带了牌,叫上蒋文清和周越深去打牌。
    而小老二带来的五子棋同样吸引了一群小朋的注意力,一群人纷纷围了过来和他玩。
    只是有些人说话他听不懂,叽里呱啦的。
    小老二觉得很头疼,最后他也学着哥哥用他那撇脚的普通话说,“你会说普通话吗?”
    有些孩子不会,回道:“俺不呼嗦。”鸡同鸭讲的,惹得一群大人哈哈大笑。
    司念长得漂亮,难免被人关注,但凡路过的人见她,都要多两眼。
    走之后,还要使劲掐着身边的人说:“你见没有,你见没有,那个女的长得跟大明星一样。太漂亮了实在是,那个头发怎么卷的,你说我适合这种卷发吗?”
    “”
    周越深不放心司念和几个孩子,被拉去打了一会儿牌又回来了。
    司念有些困,见他回来,立即把瑶瑶递给他道:“我先睡了,瑶瑶要上厕所你记得带她去,可别尿裤子上了。”
    周越深微微颔首,嗓音低沉道:“你睡会儿,但别睡多,晚上睡不着。”
    司念哼哼唧唧的应了一声,到头就睡了。
    周越深抱着女儿外面的风景。
    瑶瑶到底还小,火车摇摇晃晃的,没一会儿也睡着了。
    虽然孩子三岁了,但是以免意外,周越深还是给她换了纸尿裤,这才把她放上床。
    没一会儿,他去叫司念起床,司念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开,被子往头上一蒙。
    这个情况,就明显是不能惹的。
    周越深没再叫她。
    结果等司念睡醒,己经是晚上了。
    周越深买了盒饭,现在有钱了,他舍得给几个孩子花钱。
    但自己却泡了方便面,
    司念没想到睡了那么久,满脸哀怨的望着他,质问他:“你为什么不叫我起床。”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魔武灵合 贞观憨婿 快穿之咸鱼她躺赢了 盗墓:圣女喜欢下墓练蛊 四合院之激情岁月 盖世龙医. 我真的是反派啊 通界之门 怪猎:猎人的笔记 剑斩诸天 离婚当天,总裁前夫孕吐了 逆剑狂神 影视编辑器从人世间开始 万历四十八年 暗体 天道闺女三岁半,全王朝追着宠! 恶魔猎人在身边 青云直上:重返1998 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