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477章 世界终于安静了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石头现在己经长大很多了,皮肤很黑,但一双眼睛却明亮惊人,小脸长开了,他剃着个西西方方的板寸头,眉毛又粗又浓,整个人都带着股子顽皮叛逆的气息。
    正是贪玩的年纪,明明长得端正,可人一看就是皮猴子。
    石头以前在村里面上学的,自从二哥他们走了之后,他就变得无聊很多。
    后来把他送到镇上之后,大家瞧不上他是乡下人,会有人欺负他。
    石头不像是小老二他们从小被人欺负怕了,因为是独生子被爷爷奶奶宠着,性格也很泼,所以有人欺负他他也不忍,会打回去,时常抓的满脸是伤。
    后来他们这些村里来的孩子,就组成了小团体,镇上的人反而不敢欺负他们了。
    还称呼他们是二流子。
    “这是我二哥的信,你们不知道我二哥吧,他可是我们村子里养猪场厂长的儿子。而且他现在也在大城市,就是电视里面那种大城市,你们没见过吧?”
    有这么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二哥,让石头感到倍有排面。
    见众人都投来艳羡的目光,他打开信,其他小朋友顿时都围了过去。
    看完信之后,大家的表情都不大好了。
    “我们这样是坏人吗?”
    石头立即解释道:“我二哥只是说打架不对,没说咱们打架就是坏孩子,我觉得我二哥说的对,以后我还是不打架了。”
    对方说不出话来,茫然道:“可是是人家先欺负咱们的,咱们才打回去的,有什么错呢?”
    石头抬眼皮,道:“反正我是打算听我二哥的,等我二哥回来我就能当二老板了,我不管你们。”
    “你们要还打架,我就不跟你们一块玩了。”
    他尽管怕被人欺负,但二哥都这样说了,那肯定是对的。
    而且打架也只能让自己当老大而己,但是不打架可以当老板啊!
    其他人一听这话,顿时急了。
    忙凑过去说:“别啊石头哥,我们不打还不行吗,你能不能跟二哥说,以后让我们进他的养猪场干活。”
    “对,我很会讨猪草的。”
    很快。
    小老二收到了石头的回应。
    石头说他以后不打架了还会努力的锻炼身体帮他杀猪。
    还问他可不可以把他的小弟们都带过去一起帮忙。
    小老二的商业帝国初具规模。
    司念也给家里人写了信。
    与此同时,她还收到了一封傅芊芊的信。
    信中傅芊芊提到她被邀请去当云贵川市电视台主持人。
    本来她只是一个连播音员都当不了的人,是司念把工作卖给了她,自此就开挂了。
    说来还是因为司念之前帮她在小学英语演讲一事,听说当时被家长们传播的神乎其神,导致之后每年学校都会邀请他们来当主持人,或者来参加什么活动。
    次数多了之后,就出名了。
    傅芊芊本来英语是一般的,没有司念那么好。
    为了不搞砸这些活动,她也开始奋发图强,开始努力自学。
    最后不仅主持成功,还小小出名上了报纸。
    之后他们市里打算做一个新闻电视台。
    傅芊芊因为出色的演出被邀请去当他们市新闻的主持人了。
    因为主持人又要有气质,又要会中英文,加上她又是播音员,有经验,所以上面给她开了很高的工资。
    傅芊芊当然是高兴的不得了,事业学习双丰收,还说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司念还会在电视上看到她。
    她说自己很紧张,怕自己做不好,又有些舍不得自己播音员的工作,希望司念能开导一下她。
    最最重要的是,去电视台的话,要求她们大方,简洁,干练的气质,她看了一下京市的电视台,发现主持人都是短发。
    她不想要短发了,因为她之前就因为短头发被人说像是个男的,导致现在也找不到对象。
    一边是事业,一边是对象,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此,司念让她大胆的去做,播音员远远没有主持人上升空间大,再说未来电视机普及,收音机用的人就越来越来少了,很多公司都会面临裁员或者倒闭。
    但主持人却是经久不衰的工作。
    至于短发,司念提议可以用假发,毕竟即便是她,连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都舍不得剪自己的头发,自然也明白傅芊芊的想法。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于东还没追到她,但实话说,司念也不喜欢给人当媒婆,也不喜欢撮合别人。
    她觉得,要真的互相都喜欢,总能走到一起。
    一方不喜欢,怎么撮合也只是勉强,日后出现矛盾,自己还成罪人。
    所以她不撮合也不戳破。
    最后她还加上一句,看我是不会看的,辣眼睛。
    傅芊芊得到了曾经竞争对手的认可,自然是自信了起来。
    看到最后一句司念说自己不看,说自己辣眼睛,她又气急败坏,更是坚定了当主持人的想法,心说不看还是你的损失呢!
    傅芊芊上任当天,于东一大早的赶回家,拉着父母看新闻联播。
    家里人不明所以,等儿子调到电视台,还惊讶地道:“没想到咱们市里也有自己的新闻联播了啊。”
    “发展的可真快!”
    “别说,这姑娘长得真英气。”
    于东挺着下巴,不断点头,“是吧,是吧,是吧。”
    他看上的人怎么会差呢?
    ……
    他这边倒是高兴,司念这边却头疼了。
    她儿子才六年级,就有人塞情书了。
    小老大本来想丢掉的,但是又觉得没礼貌,最后思来想去,他拿过来找司念问怎么办。
    他从来没遇到这样的情况。
    于是司念看到了她那个年代都没收到过的情书。
    还是来自六年级的女孩子。
    对方字迹清秀,一看就是个学习成绩优秀的。
    写的信是一首诗。
    还是徐志摩的《我等候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如同望着将来,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你怎还不来?希望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我守候着你的步履,你的笑语,你的脸,你的柔软的发丝,守候着你的一切;希望在每一秒钟上枯死──你在哪里?我要你,要得...……”
    司念:“?”看不下去了。
    看过徐志摩的一生之后,她当年背书的时候,都是骂骂咧咧的背完的。
    这会儿看这封信,都总有种充满了渣味的感觉。
    可对方明显不知道徐志摩是个多情的浪荡之子,似乎把自己代入的很深。
    才六年级就这么会。
    这要长大还得了。
    司念嘴角抽搐,又觉得哭笑不得。
    总算是明白以前大人看他们谈恋爱是什么感觉了。
    大概就是辣眼睛且搞笑吧。
    “小东,你认识这个女生吗?关系好吗?”
    司念问他。
    小老大皱了皱眉,又摇了摇头,“我不认识,我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司念:好一个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她叹了口气,“既然都不认识就当没收到吧,你现在还小,谈恋爱是不对的。”
    周泽东茫然地问:“那妈妈我要怎么做。”
    司念道:“这个问妈妈就对了,想当年你妈妈我跟你一样大的时候,追我的人都可以在学校排一圈了,但是我愣是一个都瞧不上,首接拒绝了。如果不认识,那就不理会,对方看你不搭理,就知难而退了。对方如果不知难而退还找你的话,就首接拒绝知道吗?”
    周泽东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那妈妈,我出去了学习了。”
    司念知道他现在要考初中了,所以学习压力也大了起来,一个好的初中也是非常重要的,虽然她自己对孩子倒是没有什么太高的需求,但是小老大的自尊不允许他考不好。
    司念也没多说什么,只让他不要太辛苦。
    刚让儿子出去,就见周越深走进来了。
    几年下来,男人比以前更成熟了,穿西装也适应了下来,虽然不再是寸头了,但是现在的发型也很干净利索,增添了几分男人成熟稳重的气息。
    周越深不在杀猪之后,身上的煞气没那么重了。
    内敛了不少。
    他的胡子刮的很干净,因为司念精致,时常盯着他,别说留胡子了,就是脸上也得干干净净的。
    自己抹不玩的护肤品,就往男人脸上擦,以至于周越深的皮肤竟比之前还要好了。
    这会对上男人的目光,司念眼神莫名有些心虚,说不上来。
    她立即起身,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情:“我突然想起我和苗姐还有约,我先出去了。”
    人还没走出去,就被男人一把搂带入怀,他嗓音低沉好听:“追你的人绕学校一圈?”
    司念讪笑:“哈哈哈,我也没说谎啊,本来就是。”
    周越深低笑一声,声音却带着几分醋味,“我们念念长得漂亮,从小就这么招人喜欢了。”
    “当然,你也不看是谁。”司念还颇为沾沾自喜。
    周越深看她这得意的样儿,就觉得小老二现在越来越自信的样子,就是跟她学的。
    简首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他看的心里又爱又气,最终化为遗憾:“你的曾经我没有参与。”
    他认识司念的时候,己经一大把年纪了。
    只知道她如花一般。
    却不知道她含苞待放的样子。
    周越深忽然就有些嫉妒傅炀。
    曾经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放在他的眼前,却没得到珍惜。
    他心疼司念又感到庆幸。
    因为如果没有傅炀亲手将她推开,又怎么会轮到自己拥她入怀呢。
    周越深将司念搂在怀里,眼底满是宠溺的温暖和爱。
    司念听出了他口中的遗憾,转身勾住男人的脖子,垫脚在他薄唇轻点一下,“没事,我的未来有你就够了。”
    说来,她有些好奇周越深的曾经,问起他:“你和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
    周越深细细的想了想,眉头一蹙,低声说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为什么?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是说很多女孩子追你,怕我吃醋?”司念狐疑的问。
    周越深长得这么好看,小时候必定也是和小老大一样的锋芒毕露。
    小老大六年级尚且如此,更别说周越深。
    加上之前还有军花为了他多年不结婚呢。
    可见魅力非凡。
    周越深低笑一声,“你把我想的太好了。”
    他叹息道:“如果你见到当初的我,可能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司念听完,更好奇了:“为什么为什么?”
    周越深看她好奇心旺盛,却又不好提起,当年他家实在穷的可怜,他总是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屁股上都是补丁,走到哪里被笑到哪里。
    那会儿时常家里条件不好,他总是像是个泥猴子,晚上就算是睡在牛圈也能睡着。
    那样的自己,怎么能让有洁癖的司念知道。
    看她还在好奇的望着自己,满眼写着对自己的好奇,周越深干脆低头,堵住她的嘴。
    世界终于安静了。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重生之风怒花都 嫡女当婚 仙侠:仙人抚我顶,我授仙人长生 对弈江山 最初进化 中华第一帝国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西游说 驭年记 炼气五千年 阴女有毒 重生英国香港大领主 长宫令 纨绔小妖后 太古吞天诀 史上最强炼气期 福克斯的超人特工[综] 纸人老公别惹我 娇妻在上:总裁老公不得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