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 4 章 04总裁一胎三宝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第4章
    04
    “大哥,我心里怎么这么不安呢?”林小西像是站桩似的直挺挺站在门口,瞧见外面的人越来越少,他内心的不安也越发明显。
    林小东绷着一张冰块脸,看着唬人,冰冷异常,实则已经汗流浃背了。
    随着楼下舞池音乐声渐小,他们两个站在包间前面越发显得突兀,却没有人来赶他们。
    静默一瞬,林小东刚想开口说话,便感觉背后一凉,身后的门猛地被打开,撞得他后脑勺一阵发晕,砰然乍响。
    门又很快被关上,从里面露出一张汗涔涔的俊脸,贺澄额前碎发凌乱,眼神比之前越发漆黑明亮,他尴尬一笑,露出一双□□的胳膊:“嗐,你家顾总不小心把门闩打开了……”
    黄毛男人说完,砰一声关了门,门将里面的声音再次隔绝开来,但是林小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被撞坏了,他似乎能听见门里面传来的……有节奏的撞击声。
    那声儿像是在撞钟似的……
    “大哥,你没事吧,不会被撞出脑震荡什么的……”林小西担忧的眼神透过墨镜投射在林小东脸上。
    林小东以为自己听错了撞钟声,揉了揉脑袋,后脑勺上鼓起一个大包。
    他只是一脸严肃地说:“没事……我们是顾总最后一道防线,坚决不能倒下,也不能松懈!”
    若是贺澄在这听见这话,怕是脸都要笑烂。
    他们家顾总别说防线了,底线都要被他干穿了。
    贺澄挥汗如雨,抽空喊了一声系统:“这样够了不?怀了吗?”
    无人应答。
    ……
    灰色的半月还挂在天上,海平面不急不缓地升起了太阳,月亮和太阳有了短暂又浪漫的相遇,月逐渐隐入云层,太阳光越来越亮。
    酒吧最热闹的时候是十一点到两点,早上七点多,人去楼空,只剩下几个穿着统一服装的服务员打扫卫生。
    而笔直站在至尊包间门口的两个保镖依旧站如青松。
    包间内声响才停歇不久,只见那一人宽的沙发上叠躺着两个人,赤条条两个男人,大圆瓷桌上摆放的玩具、扑克、骰子早就散落在四处,寻不到踪影。
    贺澄累趴了,躺在男人身上就睡了过去,等再次清醒的时候,眼前冒着一片片金星,人直接被踹飞,同时脑袋毫无预兆的砸在沙发上。
    他有些迷瞪瞪得睁开眼睛,发现不远处的顾君渊已经艰难地坐了起来,虽然眉眼间带着的倦色压不住,却双眼清明,眼神冰冷。
    完了完了,贺澄心中直呼完蛋。
    顾君渊指尖直到此刻都是软麻无力的,浑身像是昨晚做了什么过度的体力劳动,四肢百骸都泛着酸软,他从未如此狼狈过。
    眼前的场景并不难猜到发生了什么,特别是身后那种黏腻的感觉并未完全消失,像是鬼魅般如影随形,提醒着他昨晚发生的荒唐事情。
    他穿着的高定西装正孤零零地铺在圆桌上,顾君
    渊呼吸微微一凝,他依稀记得那件西装为什么会在桌上。
    是贺澄嫌弃瓷桌太凉了,给他膝盖用的……
    贺澄看着顾大总裁的脸从原本的苍白变得铁青,又从铁青变得漆黑,终究是忍不住开口,打着哈哈:“哈哈哈,顾总,你醒啦……()”
    顾君渊锋利的眉眼微蹙着,面色阴沉地看着他,就算难以相信,却又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他被这个男人上了。
    他太阳穴突突地泛着疼,最晚的记忆并不模糊,眼前的情况并不陌生。
    顾君渊看着光着身体坐在沙发上,脚底板因为光脚踩在地板上而被弄脏的男人。
    贺澄双手捂着自己的东西,半跪在沙发上,脸上堆满了笑。
    “顾总,昨晚是陈秘让我来的,您应该知道吧,嗐……我伺候您还满意吗??()?[()]『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贺澄手脚并用往顾君渊那头爬了几步,又保持着安全距离停下,试图甩锅。
    顾君渊凤眼阴沉,声音沙哑至极:“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他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记不清。
    贺澄心中默默撇嘴,脸上挂着笑:“想的,想的。您之前给我转一百万,不就是想让我做这个嘛……”
    “我以为您很满意了,你晚上还拉着我不放……”
    他表现得十分委屈,上半身还带着零星的红痕,太激烈导致留下的痕迹。
    “我是第一次干这个,不知道您是上面还是下面的……您不是下面的啊?”贺澄小声说着,眼神还在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脸色,眼神似乎还有一些疑问。
    见顾君渊脸上的表情越发冰冷,他默默妥协:“不然这样,您也别生气,下次让您上回来?我都可以,很敬业的。”
    顾君渊恢复了一点力气,手臂撑起,二话不说就朝着贺澄的脖子掐过去,根本不理会他的鬼话,暂时只想弄死这个小子。
    贺澄本就防着他,见他动作不对,飞快往后躲开,但是男人拉着他的手臂把人拽住,同时一只手掐住他的喉咙。
    贺澄连忙掰开他的手指,趁着顾君渊的身体虚,力气拼不过自己,翻身将人压下,双眼瞪向男人:“哎呀,我好好跟你说话呢,你怎么还动手?”
    “如果不是为了钱,男人这么多,你觉得我稀罕干/你啊?你他娘的,还想打人?!我靠,你真的想弄死我啊?”
    顾君渊用膝盖迅速顶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一拳挥过去,擦着贺澄的下巴上,牙齿和嘴皮磕在一起,疼得他龇牙咧嘴,嘴里蔓延起血腥味。
    贺澄也不装了,心一狠,两只手扣住他的手腕,既然装孙子没用,也没必要委屈了自己,嘴角一勾,对上顾君渊冰冷阴沉的眼,轻笑一声:“顾总,顾老板,你不会是第一次吧?”
    这几乎是明知故问了。
    系统给他小说剧情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一本纯爱小说,顾君渊28岁,没和任何男人女人牵过手、亲过嘴,更别说上床了。
    第一次肯定要留给主角受的。
    但是现在这一切
    ()都被贺澄捷足先登,再也纯不了一点了。
    顾君渊很少这么生气,他出生豪门,从小就是顾家定下的继承人,凭着顾家的名声,几乎没有人敢来得罪他。
    现如今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一时间他气得只想杀人。
    他眉宇间沉淀着风暴,那眼神像是要划破贺澄喉咙的尖刀,能刮骨削皮,他额前青筋不可抑制的凸起,呵斥着:“滚!”
    要说贺澄这张嘴,那是从没怕过谁,两人现在姿势颇为暧昧,都没穿衣服,肉贴着肉,明明是最亲密的距离,却毫无亲热可言。
    “想来顾总也不是第一次,不至于这么生气吗……顾总你想叫那个两个蠢货进来吗?看看您完美矫健的身材?”见顾君渊动作挣扎,双腿被他夹住,原本的衬衫夹只剩下一个挂在左腿上。
    顾君渊自己这副样子,当然不想让第二个人瞧见,他冷静下来,胸腔中依旧有火在燃烧,知道自己暂时体力不支便不再挣扎。
    “滚开。”顾君渊开口两句话,含滚量极高,压不住的怒火。
    贺澄见他不动手了,也不好一直压着,自顾自坐起来。
    他撩了撩刘海,又擦了擦汗,顾及他是金主,便又变脸似地笑起来:“顾总,大不了下次你弄回来?我后面儿第一次,您不吃亏。”
    顾君渊看着堆砌着笑的俊脸,那和李长宇五分像的长相只剩下三分,他太阳穴胀疼得厉害,伸手将散落的衬衣捡起来,往身上套,那两条笔直长腿上印着因为用力过猛留下的泛红指痕。
    肉眼可见,贺澄昨晚有多用力掐他。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男人眼神透露的嫌弃和冷漠,仿若在看什么肮脏的垃圾。
    贺澄舔了舔牙,被人这么骂,若是在平时,被老板骂了,虽然会在心中将人骂个千百遍,却还能笑脸相迎。
    但是眼下他面对顾君渊,贺澄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忍不住,也不想忍:“顾总嫌弃我啊?但是昨晚,是顾总往我身上扑的,您忘记了?”
    “还让我给你……那我有什么办法,只能把我的子子孙孙都献给顾总啦。至于我是什么东西,我是顾总的狗啊。一条会干主人的狗而已……”
    嘴比脑子快。
    这话一说完,贺澄便知道自己可能完了,可是要是不怼回去,自己心中那股气这辈子都可以散不了,能憋死自己,死都死过一回了,还怕第二回?
    “贺澄!”顾君渊脸上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震惊,敢这么和他说话的人,他是头一个,那张冰冷的俊脸上出现一丝裂痕。
    理智占据上风,贺澄立马弯眸笑了一下,透着一股讨好的眼神,完全不顾自己浑身赤/裸。
    他捡起顾总的西装,抓着被扫落地上的抽纸,抽了几张递给他,语气再没有刚刚的锋芒毕露:“顾总,我开玩笑的,我没什么文化,说话也糙。我没其他意思,就是想说,昨晚我也不是故意强迫您什么的。是您先主动的……”
    “当然了,就算您主动,我也不该碰您一根手指头,应该洗干净屁股,撅着给您享用……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给您下药了,根本没时间给我准备,我也真的不敢拦您……”
    在顾君渊越来越阴沉的表情下,贺澄声儿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气音。
    他的视线落在单穿着衬衣的总裁身上,目光在顾君渊没来得及系上扣子的锁骨上,在上面的齿痕上游离一瞬,眼神又飘忽到雪白大腿的掐痕上。
    谁能说昨晚不激烈呢。
    贺澄抬眼看着他,喉结滚动,嘴唇颤动:“……顾总,不然擦擦再穿?裤子会弄脏的……”
    顾君渊眼神狠厉地看着他,那张冰冷的脸,像落了霜,若不是现在是法制社会,贺澄绝对见不到今天的太阳。
    但就算是法制社会,他也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贺澄。!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总裁,宠妻请节制 一婚二宝:帝少宠妻无节制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绝世神医 荡宋 玄幻:诸天最强系统 罗峰顾雪念 大梦王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万古丹帝 美漫地狱之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的透视超给力 镇世仙尊 猛男诞生记 终极小保安 机战:全金属风暴 星辰之主 九阴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