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 30 章 夹心饼干。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第30章
    岳鑫从医院下班后直奔顾君渊家,然后就在客厅看见气氛诡异的一幕,叶聿难得安静下来,并且表情惊疑不定,戈涵逸则是舔着嘴唇欲言又止的表情。
    顾君渊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眸光闪烁欲盖弥彰地端轻磕一声。
    站在顾君渊旁边的贺澄却是最自然无状的,笑着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岳医生好。”
    岳鑫点了点头,然后盯着顾君渊的轮椅,表情有些疑惑:“脚伤加重了吗?”
    因为顾君渊伤得不算重,通过这几天休养最少应该可以拄拐行走,而不至于坐在轮椅上。
    叶聿和戈涵逸盯着顾君渊表情有些意味深长的怪异,贺澄也歪头看着他,嘴角噙着如沐春风的笑。
    顾君渊嘴角小幅度地抽动一下,坦坦荡荡地望过去:“没有加重。”
    都看着他干什么?
    他只是这几天没机会独立行走,不是故意赖着让贺澄抱的!
    岳鑫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就是因为戈涵逸在群里说顾君渊和叶聿打起来了,现在看来似乎情况还不错?
    厨房里除了邹嫂还有几位来帮忙做饭的厨子,毕竟有好几位少爷在,可不能怠慢了。
    贺澄就站在旁边伺候着,但是没人故意为难他。
    甚至叶聿都带着一种趋近于佩服的眼神看着他。
    冰块可不是谁都能融化的。
    顾总也不是谁都敢上的。
    现在还能没事人似的陪在他身边,足以见贺澄的心机和手段。
    贺澄刚刚半蹲下来,想要问顾君渊要不要吃点水果,就见原本还在讨论某个贸易合同的戈涵逸几人都停了下来,盯着他,就像是盯梢似的,防止自家小白菜被猪一拱再拱。
    “先吃点水果或者点心吗?”贺澄手放在他扶手上,见向来坦荡冷淡的顾总居然在回避他的视线,便觉得好笑,内心又有点不爽。
    其实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和他这样的人搅合在一起,就是丢人的,对吧。
    “要一点蓝莓。”顾君渊垂着眼,低声使唤人。
    “好。”贺澄便去给他找蓝莓,洗水果。
    “靠,你知道顾君渊和贺澄他们......”叶聿见当事人走了,憋不住一点,立刻就想和岳鑫说自己发现的惊天大秘密。
    却又被顾君渊飘过来的视线制止了。
    “哎呀,你来晚了,你没福咯,我不能告诉你这个秘密了。”叶聿表情的遗憾不是作伪,而是真心实意地为岳鑫不能知道这个八卦而遗憾。
    岳鑫讶然,却不以为意,什么秘密能比顾君渊怀孕还劲爆?
    他视线瞥见桌上的茶,又看了一眼顾君渊,眉头微蹙:“你喝茶了?”
    顾君渊点了点头。
    “你……”岳鑫不好说出他的怀孕的事实,忍了忍说道:“之前也没见你多喜欢喝茶。”
    “哦,这个是贺澄泡的,可能他比较喜欢。”叶某
    人在旁边多嘴,顾君渊冷冷看他一眼。
    “最好别喝了,对胃不好。()”岳鑫的理由让戈涵逸都认为他是个庸医了。
    等贺澄洗好大盆水果时,五彩斑斓带着水珠的水果洗好摆放在茶几上,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摆盘精致,哈密瓜都是切好的,一块一块的,草莓也是半片半片的。
    晚饭的时候,勉强将这件事情糊弄过去,叶聿端了一杯酒,也不和顾君渊说道歉,只是别别扭扭地说:“我哥说,顾君天不单单只联系了他,还联系了很多合作方,让你不要掉以轻心。?[()]?『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顾君渊端起桌前半杯酒,和他碰杯,高脚杯发出轻响,他神情淡淡,他象征性地沾了沾唇:“好,帮我谢谢叶大哥。”
    两人对视一眼,今天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
    “对嘛,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穿一条裤子的人,有什么过不去的?”戈涵逸笑着打圆场。
    “对了,君渊,你打算养病多久?DIN人心浮动,顾君天又连升两级,大家都说要变天了呢。”戈涵逸露出点调笑。
    顾君渊露出点淡淡的笑,“等病好了。”
    贺澄坐在顾君渊旁边,手上拿着银色的筷子给顾君渊挑鱼刺,专心致志地,顾君渊这人挑得厉害,有鱼刺的鱼肉不吃,鱼肉如果冷了也不肯吃。
    他将碟子里的小块乳白鱼肉推到顾君渊面前,顾君渊习惯性地夹起鱼肉往嘴里放,嚼了嚼发现餐桌前突然安静了下来。
    顾君渊抬眼一看,就看见三张探究的脸,不由觉得头疼,反问道:“你们吃鱼不是也不吃鱼刺吗?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戈涵逸笑着道:“这话说得,我现在可什么都能吃了,只是小时候娇气才要爸妈给剥鱼刺。”
    “我也是,我哥现在不给我挑鱼刺了。”叶聿有些丧丧的。
    “我不吃鱼了。”岳鑫懒得挑。
    顾君渊:......
    贺澄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又将挑好的鲜嫩鱼肉放在他碟子里,示意他快点,再不吃就凉了。
    顾君渊手指用力攥了下筷子,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没有拒绝鲜香可口的鱼肉,夹着吃起来。
    吃完饭贺澄给他递来一杯温水。
    顾君渊接过水喝了两口,又从贺澄手上接过毛巾擦了擦嘴,两人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顾君渊被伺候得很满意。
    .
    几位大佛走了之后,贺澄才松了一口气,屈膝蹲下,头放在顾君渊膝盖上,仰脸看着他,笑得散漫痞气:“怎么办,宝宝,我们的奸情被发现了。”
    顾君渊想到在台球室的荒唐一幕,一想起就觉得脸颊隐隐发烫,他伸手去推贺澄的脑袋,没推动,手指还被人抓住了,指腹也被人啄了两口。
    “刺激吗?被兄弟发现的时候?”贺澄兴致勃勃地问他。
    “你......”顾君渊太阳穴青筋跳动,他差点被吓软了,还刺激。
    “岳鑫那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你
    ()可以自己走了?”贺澄往下伸手,摸了摸他已经消肿的脚踝,顺势在他小腿肚子上捏了一下。
    “站起来走走?”贺澄站起来,朝着顾君渊伸出手。
    顾君渊看着伸在他面前的大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看着还算白,但是当他把手放在他手心,两手相握时,贺澄的手又不显得那么白了。
    贺澄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指腹摩挲着他的手背,轻声说:“顾总的肌肤就是小说里说的冷白皮吧......人死了三天都没你白。”
    顾君渊瞬间就像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了,但是已经被攥紧,他只是冷着脸借助他的力气,勉强站起来,还是有点儿使不上来劲,却也能一瘸一拐地走了。
    贺澄撑着他的手臂,看着他走得艰难,神情认真专注,忍不住凑上前,突然在他脸颊啵了一口。
    顾君渊拧着的眉舒展,偏头看向他,有些莫名其妙:“你干什么?”
    贺澄便又迅速凑上前,在他嘴上嘴了一口:“亲你咯。”
    顾君渊抿了下唇,骂了一句:“有病。”
    贺澄早就对他这些不痛不痒的话免疫了,至少顾君渊没骂他有艾滋病,也算还好?
    见他走了两圈,脚步明显慢下来,贺澄便提议道:“我抱你上去?”
    顾君渊没说话回答,手却挂在他肩膀上,等着贺澄抱他。
    贺澄托着他的腰,把人往自己身上一提,双臂托住他的臀,顾君渊的腿下意识盘在他腰上,这样的姿势还是头一次。
    他像是小孩子似的被他这么抱着。
    “你好重啊,宝宝。”毕竟是一米八几的高个,贺澄在有人的时候,还能装得一点事儿也没有,轻轻松松能抱起来的样子。
    但是没人了,他就龇牙咧嘴、表情狰狞了。
    顾君渊威胁似地掐了掐他的脖子,人趴在他肩膀上,前几次被抱的时候,他还会担心贺澄把他摔着,后面见他稳稳当当也就不担心了。
    “你缺乏锻炼。”顾君渊站着说话不腰疼。
    “好,等你脚好了,你这么抱着我跑上跑下走楼梯,我不信你大气不喘。”贺澄咬牙道,将人扔在床上,顺势往床上一躺,喘着粗气。
    “想都别想。”顾君渊很无情。
    贺澄转头看着他,就见顾君渊缩着脚,似乎想要拿起床头的拐杖自己起来,他伸手攥住那只没受伤的脚,把人拖了回来。
    然后翻身将人压住。
    一百多斤压在顾君渊身上,沉甸甸的,他有些不舒服,“你起来,我喘不过气来。”
    贺澄就翻身平躺,同时把人夹着腋下,把人举起来,放在自己腰上坐着。
    顾君渊惊讶于贺澄的臂力,居然能把他举起来,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仿佛两人之间,他是那个掌控全局的攻方。
    他想到了什么,耳根发红。
    “贺澄,你之前说,要让我上回来的。”顾君渊突然开口,手放在他裤子上。
    贺澄听见这话,脑袋
    都待机了,连忙伸手按住自己的裤子,保护自己的菊花。
    “等下,不是,顾总,这事情过去多久了,你还记得呢。”
    “我记忆力向来不错。”顾君渊越想,觉得这件事也许在现下是可行的,对他的身体是安全的,也是解决两人身体欲望的最好办法。
    “不行。”贺澄攥住他的手腕,对上他有些冷淡的视线,屁股蛋子都紧张地夹紧了。
    “你自己说的话,也不算话?”顾君渊有些生气,所以他觉得当下面那个是难堪的,不想当,就让他来?
    顾君渊一瞬间联想到了很多。
    贺澄破罐子破摔,坐起身来,两人坐着拥抱在一起,腿交叉着纠缠在一起:“对,我说话不算话,就是个无赖骗子。”
    贺澄收回从前觉得当1或者当0都无所谓的话,他只想当顾君渊的1,不想当他的0。谁知道他的小菊是不是那种小说里说的那种媚骨天成的神器啊,如果顾君渊上瘾了怎么办?
    顾君渊被他这种无赖的姿态整无语了,没了什么兴趣,伸手推开他,“滚开。”
    贺澄见他似乎生气了,凑上前在他唇上亲了亲,无奈说道:“我伺候你不好嘛?我是不是没让你难受过?”
    “你要真想搞我也行,那你也要像我对你一样,半点不差......”贺澄按了按他的嘴,双眼晦暗不明,暗示地看着他。
    顾君渊想到他做的事,想一想就觉得尾椎骨都麻了,若是换成他......
    顾君渊发现自己根本做不来那样。
    便也歇了心思。
    贺澄察觉到他的妥协,默默松了一口气,保菊计划暂时成功。
    顾君渊下意识舔了一下刚刚贺澄失力咬破的唇瓣,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贺澄正在浴室洗澡,他自从进入房间里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后,贺澄就拿行李箱把自己的换洗衣物装过来了。
    贺澄洗完澡,顺势拿顾君渊和自己的内裤拿出来洗掉。
    两人内裤尺码差不多,区别在于一个粗糙得扎手,一个软得像团棉花。
    贺澄的内裤上都起球了,还没扔掉。
    顾君渊靠在床头可以看见贺澄模糊的身影,对于贺澄帮他洗内裤的事情,一开始有些惊讶羞赧,现在接受良好。
    他没告诉贺澄,其实他的衣服都是有专人洗的。
    手机上传来消息,是李长宇的。
    【顾总,这周六有时间吗?我请你看电影呀。】
    【可爱猫猫表情包】
    顾君渊没想到这件事情李长宇还记得,刚想拒绝,想到贺澄相亲的事儿,他又将打出的拒绝删掉。
    他回了一句:【可以。】
    【好~那周六晚上六点半、巨幕影院不见不散?】
    【可以。】
    后面李长宇再回的什么,顾君渊没看了。
    贺澄洗完内裤晾好,才回到床上,见顾君渊侧身睡着,以为他睡着了,他枕头边放着个手机,他以为是自己的,便
    划开了。
    没想到居然不要密码,同时顾君渊和李长宇的聊天记录框出现在眼前。
    上面两人约着去看电影,李长宇还问他想喝什么,这句顾君渊没回。
    贺澄神情微顿,心中泛起一股无名火。
    不是说好,两人保持暧昧期间,他不和别的男人(特指李长宇)纠缠不清,他也不去相亲洁身自好吗?
    现在又去看电影什么意思?
    耍着他玩呢。
    贺澄脸色有些沉,关掉手机,用手机戳了戳顾君渊的肩膀,没什么情绪道:“顾总,我弟弟给你发消息,你还没回呢。()”
    顾君渊睫毛轻颤,睁开双眼,眸光闪动,没说话。
    “我知道你没睡。⒒[()]⒒『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贺澄伸手将人掰过来,手掌拢住他的喉咙,垂眼盯住他的双眼:“你要这么玩是吧?”
    “我满足不了你?你就这么他妈的想要搞男人?”贺澄以为他还是想当1才约了李长宇,只觉得烦躁。
    顾君渊怔了一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虽然生气他说这么难听的话,但是又因为他生气心脏跳动得很快。
    “就只是看个电影而已。”
    “看个电影而已,你脚伤没办法去上班,但是可以身残志坚地去看电影?”贺澄笑了,很快反应过来,顾君渊就是故意让手机被他发现的。
    贺澄也不拆穿他,“行,看吧,看吧,活爹,谁能看得过你啊?”
    顾君渊喉咙被扼住,有些窒息感,手握住他的手腕,盯着他有些凶狠的模样,莫名有些慌。
    贺澄松开他的脖子,扯着他的胳膊将人翻了个面。
    .
    顾君渊脸上身上都附上一层薄汗,受伤的是脚踝,不是膝盖,所以跪得很稳,不稳也没办法,贺澄正托着他呢。
    顾总的脸埋进了深蓝色的枕头里,声儿变成了一阵阵的呜咽声,透过枕头越发模糊不清,他透不过气,脸偏着大口喘着气。
    “我......我不去看电影了。”顾君渊眼眶泛红,脸上浮动着绯色,两只手腕都被贺澄一只手攥住,说话声断断续续的。
    贺澄在他身后,低低轻笑一声,抱住他,牙齿在他肩膀的牙印上咬了咬:“去看,多看几遍,咱们顾总答应的话,怎么能够说话不算话呢。”
    “唔!”顾君渊肩膀处的蝴蝶骨颤巍巍的,像是被困在笼中的野兽,求饶似的颤抖,双腿摇摇欲坠。
    贺澄穿着的睡衣皱巴巴的一片,抱着汗湿全身的顾君渊时,衣服都黏在了他身上,等着顾君渊从失神中缓过来,贺澄手指绕着他的发丝。
    “顾总想跟我弟弟看电影,是不是想跟我们哥俩来那3那个p?你他妈的想做夹心饼干?”贺澄捏住他的脸颊,微微用力扯了一下:“你想都别想,没那么美的事。”
    顾君渊吃痛地扒开他的手,有些晕乎乎的脑袋反应过来贺澄的意思,顿时觉得荒谬,声音哑着:“我没有这种想法。”
    “你最好没有。”贺澄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敢有*死你。”
    “就算我有又怎么样?”顾君渊不喜欢被人命令或者威胁(),所以他偏要犟一下?()?[()]『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虽然他根本接受不了这种。
    “你觉得你能拒绝我,还是你觉得李长宇能拒绝我?”顾君渊还在调整呼吸,声音带着点气音儿。
    这话还说得挺傲气呢。
    贺澄瞪眼,他还真不能保证自己能抗住诱惑,也不能保证李长宇那没出息的真的会拒绝。
    他抬手,啪地一声拍在顾君渊屁股上。
    顾君渊愣了愣,那双冷静湿润的凤眸透着不可思议地神情,他不敢相信贺澄敢打他。
    见状,贺澄也有些心虚,摸了摸鼻子,强撑道:“看什么,我又不是第一次打,你神志不清的时候,我打过好多次......”
    完了,越说越错。
    顾君渊的表情越来越危险,唇微微抿起,下一秒似乎要把贺澄踹下去。
    贺澄见情况不对,直接反客为主,玩赖似地抱着他的腰,在他颈侧蹭着:“我打你几下怎么了,刚刚认识的时候,你差点把我牙打掉呢。”
    “别晃,想吐了。”顾君渊拧了拧眉,按住他的胳膊。
    现在顾君渊的肚子比之前的小弧度又大了些,穿着衣服的时候还不显,没穿的时候却有些明显了。
    贺澄抱着他的肚子亲了几口,他全身干干净净的,之前就觉得震惊,居然他的肚脐眼也是干净,现在白肚皮上带着汗,他也亲得欢。
    “老公,你别太坏了,还想让我跟弟弟都当你的男宠啊,不行,我接受不了。”贺澄时不时就会喊顾君渊老公,特别是两人亲得很凶,顾君渊说不出话来的时候。
    贺澄最喜欢说的就是:“老公,你说句话啊老公。”
    顾君渊抬脚踹了一下他的腿,想要将人往身上踢开,还没使劲,贺澄就抱着他的肚子喊疼:“老公,轻点,你劲儿大,我皮脆。”
    顾君渊:......
    “帮我把衣服穿上。”顾君渊袒胸露腹地有些不适应,但是也不想自己动。
    “不穿,老公后天就这么去看电影吧,你就是全场最美的。”贺澄脸半贴在他的大肚子上,这样看顾君渊,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大着肚子,怀着孕的男人。
    窄瘦的腰线,微微凸起的腹部,不是那种啤酒肚的形状,更像是孵蛋的即视感。
    顾君渊其实有些反感自己的肚子,依旧无法接受身体的某些改变,但是贺澄似乎很喜欢,每天他只要晚起来一点,就能感觉贺澄像个变态似的摸他的肚子。
    “老公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贺澄往上蹭,搂住他的腰,在他微抿的唇上亲了一口:“你这在古代,哪还要被人说上一句,骨骼精奇、可成大器呢。”
    “如果再高级一点,在修仙世界,那你这种可以叫做炉鼎,男炉鼎可是被人抢着要的。”
    在某些簧文小说里,可不是被抢着要吗?
    听着他胡说八道,顾君渊疑惑问道:“炉鼎是
    ()干什么的?听着不像是什么好词。”
    “别管他是干什么的(),反正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我都抢着要你。”贺澄摸摸他的脸?[()]?『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扒拉着他额前的细碎刘海,突然感叹道:“希望这个小崽子,生出来和你一样聪明。”
    贺澄大手落在他肚子上,神情藏着几分感叹。
    读书像他的话,就完蛋了。
    顾君渊感觉很暖,原本他的肚子有些凉飕飕的感觉,现在被温暖着,有些舒服地眯了眯眼,有些困了,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为什么?”
    “像我的话,脑子里装不进知识,我满脑子都是黄色,都是想怎么弄*他爹......”话没说完,被顾君渊轻拍了一下嘴巴。
    贺澄捂住嘴,眼睛睁得非常无辜。
    “他会听见的。”顾君渊没什么力气生气了,只是语气淡淡吓他,
    “现在就能听见了?”贺澄真的信了。
    “嗯。”
    “完蛋了,那做什么是不是也都知道了?”贺澄还会举一反三了。
    顾君渊只是道:“大概吧。”
    “那我们要收敛一点了,小孩子如果学坏了怎么办?”贺澄脸上似乎有些忧心忡忡的神色。
    “嗯,你从我房间搬出去吧。”顾君渊趁机说道。
    贺澄顿了有半分钟。
    贺澄的慈父心态和自己享乐的心态相比,瞬间不堪一击。他重新压着孩子他爸,贴得极其紧,膝盖顶开他的腿,在顾君渊耳边冠冕堂皇地说道:“老公,宝宝早熟一点好啊,不会被人骗财骗色......”
    “出生第一课,他爹教他怎么做的人,挺好的。”
    顾君渊被无语笑了,常常因为不够变态而显得和贺澄格格不入。
    身体却格外配合。
    .
    周六下午,顾君渊拄着价值不菲的黑色拐杖,穿着高领白色毛衣,一身米白色的风衣,搭配着靴子,头发梳了一下,三七分,英俊清冷又带上一丝少年气。
    而李长宇则穿着干净的白色卫衣,牛仔裤,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是个清纯男大学生。
    在两人身后进来的是全副武装,穿着淡黄色冲锋衣,戴着黑色口罩,还有黑色鸭舌帽的男人,他探头探脑、鬼鬼祟祟地坐在两人身后,像个小偷。!
    ()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冥王崽崽三岁半 开局躺平,截胡五星女帝老婆 逆天宰道 恶魔猎人在身边 我在异界肝经验 踏星 娱乐帝国系统 道界天下 东南风云萧峥 万界试炼系统 娘娘死遁后,疯批暴君哭红了眼 久仰大侠 执掌风云 正义的使命 道神 高人在上 三国:蜀汉败家子,开局火烧卧龙岗 王妃的人质生涯 十年一梦断魂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