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 37 章 泡脚。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第37章
    贺澄肉疼地拿着两张因为过年期间猛涨的机票,手上推着两个大行李箱,他买机票的时候还是有些心疼呢,因为他原本是想坐火车,只是坐火车大概要坐将近一天。
    顾君渊大概受不了这种长途跋涉的委屈。
    他就换成了机票。
    “嘶,不是宝宝,他们也去啊?”贺澄顾君渊身后的三个拖油瓶,嘴角抽动着。
    三个拖油瓶分别是林氏兄弟俩和不放心的岳鑫。
    “先说好,我家没那么多的房间,他们自己解决住房问题。”贺澄也不当苦力了,将自己和顾君渊的行李箱都扔给林小东。
    贺澄抓着顾君渊的手先进去了,见他绷着个脸,似乎在懊恼答应他回家,便觉得有些好笑,捏了下他的手:“你在担心什么?觉得我会卖掉你吗?”
    “你敢吗?”顾君渊声线低沉,轻轻看他一眼,表情有些淡,但又像是挑衅。
    “我操!?”贺澄盯着他微微挑起的眼尾,憋出一句:“你真厉害,我还真他妈不敢。”
    顾君渊唇角微勾,表情似乎有些得意,贺澄看不惯他这模样,挤出一个笑容:“我不但不敢,我还舍不得呢,这么有钱的总裁我哪里找啊。”
    “哎呦,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不等顾君渊继续说话,那突兀且没有半点眼色的男人凑过来,岳鑫往他们中间挤。
    顾君渊和贺澄像是被教导主任抓到谈恋爱的初中生,松开手,看向两边装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社会上的事情少打听。”贺澄翻了个白眼。
    “你这小子,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岳鑫纳闷了。
    贺澄露出有些无语的表情:“行了吧,都是千年的狐狸跟我玩什么聊斋啊,你和叶聿那小子灌我酒的事情,我能恨你一辈子。”
    “你这么记仇啊?”岳鑫见他这么直白地说出口,觉得有些好笑。
    顾君渊闻言不由看向他,贺澄眼神和他对上,换了一副笑脸,丝毫不在意还有第二个人在场:“放心宝贝儿,我这辈子不记你的仇,爱你呦。”
    岳鑫露出被恶心到的表情,顾君渊有些别扭地扭开脸。
    “做人不能这么双标,说话不能这么恶心。”岳鑫吐槽道,主动和他继续斗嘴。
    “这么喜欢告诉别人怎么做人啊,你爸没告诉你少对别人指指点点嘛?”
    “没有。”岳鑫梗着脖子道。
    贺澄哦了一声,“那你爹现在告诉你了。”
    岳鑫喘着粗气,说不过他,便看向顾君渊,说道:“你怎么找了这么个相好?”
    “咋了,说不过就开始跟我们家宝宝告状了?”贺澄拿着两张票据把玩在手上,“跟没断奶的孩子一样,被人欺负了就会喊娘。”
    喜当娘的顾君渊:……
    岳鑫彻底没了脾气,“来,给你转多少,那件事能过去?”
    “嘿,岳老板你说这怎么好意思啊。”贺澄
    瞬间变了脸,眼角眉梢都带着喜庆的笑。
    “十万?够不够?()”岳鑫财大气粗地问道。
    “谢谢老板,老板大气,老板生意兴隆。⑩()『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他表情谄媚。
    看得顾君渊忍不住皱眉,心里有些不舒服,十万块钱,至于让他露出这么谄媚的笑容吗?
    下一秒,贺澄朝着顾君渊飞吻,顺道抛了眉眼,摇了摇手机上十万的到账:“宝宝,走,我带你去买东西吃。”
    岳鑫骂了一句:“畜生啊。”
    顾君渊嘴角没忍住翘了翘,跟着贺澄起身去买年货和给爷爷奶奶的礼物。
    贺澄原本是不会在机场买东西的,这跟当冤大头有什么区别,但是有更大的冤大头买单,那就无所谓咯。
    贺澄在市里下飞机后,他们还要包专车去更偏远的市里,然后是县,最后是乡。
    是在很偏的乡下,甚至有些屋子还是腐朽的老木屋,只有稍稍有点小钱的人才能住砖房子。
    贺澄爷爷奶奶住的是砖房,盖了两楼,上面是住的,下面是厨房客厅。
    在车上,贺澄便一直抱着顾君渊,顾总趴在他肩膀上睡觉,山路崎岖,弯弯曲曲的,让顾君渊有些不舒服,很想吐。
    贺澄搂着他让他睡觉,快到家了,才叫醒顾君渊。
    顾君渊睡得睡眼惺忪,眼前的天都是黑了,车开着前照灯,路边都是山,野草长得都能刮到窗户,一路上没几个人家。
    他彻底醒了,他真的要怀疑贺澄是不是真的要把他给卖了。
    见他表情,贺澄忍不住笑了:“真不卖你,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
    贺澄脸上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顾君渊出生的地方大概是在干净豪华的病房,整个医院最厉害的医生为他接生,而他呢,破烂的小木屋,是被他奶奶接生的。
    就在这个地方。
    网上说的那句话是有道理的:人生最大的分水岭是羊水。
    “外面冷,你先把帽子和围巾戴好。”贺澄从包里翻出御寒用品,给他围巾戴好,帽子戴好,护耳耳罩戴好。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贺澄跟司机说:“师傅,到前面那个路口有红灯笼的房子停就行了哈。”
    贺澄脸上有些激动。他一年也许就过年回来一趟,自然是很想念爷爷奶奶的。
    顾君渊表情淡淡,难辨喜怒,只是一直被贺澄牵着的手被松开,轻轻一握,觉得有些冷。
    车停下,师傅按了几下喇叭,在寂静的夜里,似乎在山峦之间回响,门被打开,出来两个穿着喜庆棉衣的老人。
    “澄宝!”依旧维持着黑发的奶奶朝着贺澄喊道。
    “哎!奶奶。”贺澄正在后备厢搬东西,探头应道。
    爷爷脚步轻快朝着后备厢走去,欢喜的情绪根本遮不住,他接过贺澄手上的东西,嘀咕道:“澄宝自己回来就行了,还花这些冤枉钱干什么。”
    贺澄伸手抱了下爷爷,解释道:“不花钱,不花钱的。
    ()()”
    顾君渊站在贺澄身后,黑暗中一身黑衣的顾君渊并不显眼,身后又停下一辆车,似乎都在踌躇不知道该怎么办。
    “奶奶,这些都是我朋友。①()_[()]①『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贺澄笑着解释道。
    奶奶看见贺澄脸上的伤那是怒火攻心,恨不得骂那个混蛋狗崽子一万遍,勉强露出一下慈祥的笑,心疼孙子心疼得不行。
    贺澄拽着顾君渊的衣袖,带到奶奶面前,声音越发轻了,“奶奶,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
    贺奶奶看着那个俊气的男人,露出一抹客气发笑:“好好好......都是好孩子哈。”
    “君君,你叫奶奶。”贺澄没喊他那些乱七八糟的称呼,便折中选了一个。
    他觉得喊顾君渊不够亲密,叫渊儿又和岳鑫喊的一样了,君君就蛮好的。
    “奶奶。”顾君渊虽然冷静,却也有些局促,乖乖喊了一声。
    林小东三人下车后,拿东西的任务就交给他们两个了。
    贺奶奶给宝贝孙子准备了不少吃食,东西四五个人吃完全没问题。
    岳鑫脸色惨白,一路上都是吐过来的,根本没什么胃口,顾君渊则是吃东西比较挑剔,捡着一样自己比较喜欢的,随意地吃了两口。
    主要战斗力就只剩下贺澄和林家两兄弟,他们三是真的饿了。
    “澄宝,你朋友这么多的话,咱们家一共三个铺,我和你爷爷打地铺,你两个人两个人睡?”贺奶奶为睡觉发愁呢。
    “奶奶,你和爷爷打什么地铺啊,冷死人,你让他们去上面卫伯伯家借宿去。”贺澄才不可能让爷爷奶奶受委屈。
    “卫家住的话,可是要花钱的。”贺奶奶有些犹豫,“其实挤挤就行了。”
    岳鑫缓过来一点精气神,勾起一抹笑容:“您就别麻烦了,我们有钱的。”
    “也不用都去啊,去一个人就行,其他的人挤在一起睡啊。”见他们三个人都要走,贺奶奶连忙叫住。
    贺澄咬着鸡腿,咬着骨头嘎嘣脆,他拉住奶奶:“别,我现在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睡了,我要一个人睡,奶奶,让他们去吧。”
    顾君渊安静看了他一眼,起身准备走,贺澄手没空,抬脚挡住他,“你去哪?我家有三个房间呢。”
    奔波了一天,贺澄准备洗洗睡了,便跟他奶奶说了两句话,然后他让顾君渊在火桶里等着,给他打了热水上来。
    “君君,过来,泡脚。”贺澄端了个矮木凳坐在泡脚桶前,肩膀上搭了个白色毛巾。
    顾君渊坐着没动,“你自己洗吧。”
    “怎么,总裁的脚就不会臭了是吧?我已经洗完了。”贺澄敲了敲桶,催促道:“快点,累死了,想早点睡觉呢。”
    顾君渊伸出脚,拽掉袜子,非常严肃地告诉他:“我没脚臭。”
    “嗯嗯,你的jio最香了。”贺澄抓着他的脚,在火桶里待着倒是不冷,若是在一天前,贺澄是想象不出来,顾君渊呆在这乡村味十足的房子里会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看见了,只觉得这间屋子都像是上了两个档次。
    “泡泡脚,晚上睡着没那么冷,今天晚上你要自己睡咯,你会不会怕?”贺澄搓着他的脚,白白嫩嫩的,脚趾不长不短,也不够圆润,但生得很白。
    “你在说什么废话?”
    贺澄是觉得他顾君渊之前28年每天睡觉都要人陪着的吗?
    “啧啧,你晚上如果太冷,可以偷偷摸摸来找我,我抱着你睡。”贺澄捏了捏他的脚趾,顾君渊觉得痒,抬脚踩住他的手。
    “我不会。”顾君渊才不会做这种事情。
    “我跟你一起泡吧。”贺澄刚刚洗了脚,现在穿着凉鞋,脚背都被冻红了,有些眼馋。
    顾君渊自然也是瞧见了,视线偏开:“这是你家,你做什么又不需要我同意。”
    贺澄懂了,甩掉鞋子泡了进去,那泡脚桶不大不小的,四只男人的脚放进去还真的够呛,所以贺澄必须踩在顾君渊脚背上。
    “放心哈,我没脚气也没脚臭。”贺澄保证着说。
    顾君渊没说话,表情平静冷淡,但是很快他就忍不住皱眉了,因为贺澄泡脚也不老实。
    他已经在尽量给他腾位置了,但是他偏要踩在他脚上,躲都躲不开,调戏似的用脚趾蹭他。
    “咦?你们两个咋泡一个桶呢?”贺奶奶上楼,看见两人挤在一起泡脚,疑惑道:“下面还有一个呢,要给你们拿过来吗?”
    贺澄笑着拒绝:“别去浪费水了奶奶,我脚小能泡得下。”
    顾君渊看着堂而皇之踩着他的“小”脚,表情有些麻木。
    贺澄开始说瞎话,“我们这边有句老话,说是如果夫妻一起泡脚,谁在上面,谁管钱。”
    “你想管我的钱?但是我的钱有专门的经理人。”顾君渊挑了下眉。
    “我说的是夫妻,顾总,我们两个是夫妻吗?”贺澄抬起脚拿着毛巾随意地擦了擦,“就是个玩笑话,您别当真了,我去给你拿根新的毛巾。”
    顾君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表情陷入沉思,贺澄的背影看起来有些生气,是因为他不给他管钱吗?
    但是他的钱那么多,如果都交给他,他真的会管吗?
    算了,下次有机会给他试试吧。
    “好了,这里面有电热毯,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关掉,我怕漏电。但是如果真的觉得冷,你就开睡眠挡,应该电不死。”贺澄摸了摸毛茸茸的大红新被子,下面提前开了电热毯暖烘烘的,他又往他被子里塞了暖水袋:“这下应该不会冷了。”
    顾君渊站在床边,这张床不算大,旁边的窗帘和装修风格,都带着一股廉价的味道,他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
    他躺在厚重的棉被里,似乎能听见屋外寒风呼啸,窗户被天蓝色的窗帘拦住,脚底下踩着暖水宝,全身也是暖乎乎的,确实不冷。
    却有些不习惯,不习惯陌生的环境。
    半夜,客厅里的灯都熄了,贺澄的房间和顾君渊的正对着
    ,门被拉开一条缝隙。贺澄做贼似地抱着衣服出门,小心翼翼地拉上门。
    然后他尝试拧了一下顾君渊的门把,没锁。贺澄眼神微亮,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将门拉上,顺势反锁了。
    贺澄将衣服放在床尾,掀开被子,登徒浪子似的抱住顾君渊的腰,掀开被子将两人都蒙住,然后压着他亲。
    他来势汹汹话也不说,就亲他的嘴,拽他的衣服。顾君渊拧着眉,没说话,也没拦着。
    直到他越来越过分,才低声开口:“贺澄你够了。”
    贺澄从他胸膛前抬起头,拉开被子,浅色的窗帘没将月光全部遮住,能瞧见模糊的轮廓。
    贺澄在他嘴上亲了亲:“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是我呢。”
    顾君渊喘了口气,寻思着他这话的意思是就算换个陌生人来,他也会允许他这么又咬又亲地对待自己?
    “你说的这话什么意思?”顾君渊语气发沉,按住贺澄的肩膀。
    贺澄这人不讲道理起来,那是一点也不讲:“如果是岳鑫半夜来爬了你的床,你是不是只要自己爽了,也什么都肯干?”
    顾君渊差点抬手抽他,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虽然贺澄看不见,但是那逐渐变沉的气息,预示着顾君渊正在生气。
    他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哄,贺澄威胁似的掐住他的脖子:“你胆子真大,我让你来你就来啊,我们这村子与世隔绝的,我把你锁在房间里给我生一辈子孩子,也没人会发现。到时候我直接把林家兄弟俩和岳鑫杀了,抛尸在山上......”
    顾君渊心如止水半点没有被威胁得害怕,他淡淡开口:“你别光说不做,最好是现在就把我绑起来。”
    “你还教我做事?”贺澄趴在他身上,一边掐着他的脖子故作威胁,一边还给他掖好被子怕他着凉。
    在这种情况下,顾君渊怎么会怕?
    “从我身上滚下去,你打电话让岳鑫来。”顾君渊躺着一动不动,漫不经心地说着。
    “......”贺澄觉得顾君渊这人不愧是霸总啊,真他妈的有种。
    他感觉自己玩不过他怎么办?
    “我没岳鑫的电话。”贺澄咬着牙强撑。
    “我告诉你,134xxxxxxxx。”顾君渊报出一串数字。
    贺澄瞬间瞪眼:“你他妈还记得岳鑫电话?”
    “嗯。”顾君渊轻声应了。
    “我的电话是多少?”贺澄表情有些狰狞,他有些生气了。
    “我不知道。”顾君渊飞快回答。
    “你他妈不知道我的,知道他的?”贺澄掐着他的脸颊:“你真的跟他有奸情?”
    顾君渊沉默,不应声了。
    “行,不说话是吧,没关系,你跟谁有奸情不是有啊。你跟我弟有奸情的时候,我都能面不改色地和你亲嘴上床,还怕这个什么岳鑫?我这人当替身当惯了,你继续把我当姓岳的替身吧。”贺澄这话说出口,带着一丝委屈般,动作越发凶了,拽开他的衣襟
    ,埋在他肩膀上,找到当初下死手咬的牙印处,接着继续咬。
    顾君渊咬着唇,拽着贺澄的头发,他像是嫉妒的小狗,在他身上四处撒泼。
    孕肚又圆润不少,肚子被贺澄抱着亲了几下,滚烫的唇带着他脸上的汗珠,被子里面本来就热,他完全埋了进去,还不透风。
    顾君渊转身想爬出被窝,有些后悔故意刺激这个神经病的。
    但是下一秒被贺澄搂着腰抱着肚子拖了进去,同时裤子被褪到了脚踝。贺澄压在他身上,脸上带着湿濡的汗意,在他鬓角吻了吻。
    顾君渊一个激灵,拽住那大红色的毛绒被单,身体都颤抖了一瞬,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贺澄你他妈不想要这个孩子了是吧。”
    “怕什么?也有四五个月了吧。”贺澄混账得不行,咬着顾君渊露在外面的颈肉撕咬了一瞬:“谁知道这是不是我孩子啊......”
    顾君渊彻底怒了,眼眶涌起一丝泪意,又怕他真的发疯,又生气他这么恶心自己:“贺澄你是畜生吗?”
    贺澄这人就是这么混不吝的,从前顾及顾君渊的身份不敢放肆,但是现在顾君渊都敢跟着他来这儿了。
    为什么还要瞒着自己的本性呢,能将顾总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吓跑最好。
    两人如此天壤之别地差距,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该被扔掉。
    同时贺澄也想试试,顾君渊对他的忍耐程度到底是多少了呢,会不会直接打电话让林小东两兄弟来弄死他?
    “君君,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每次和你接吻我都很爽的。”贺澄贴在他耳后,轻声道:“不是因为别的,因为征服欲,你知道吧。可能不知道你从前看我的眼神,比看街边的一条狗都不如。”
    “每次你看我的眼神,都像是在告诉我,我为什么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好像在污染空气一般。”
    “但是后来,每一次我亲你,你都乖乖张嘴让我亲,甚至我故意放肆咬你,或者让你难受,你也会默默忍着.......这种感觉好爽。”贺澄朝着他吐露心声般。
    “你看,你现在撅着屁股......也好乖啊,宝宝。”
    顾君渊面红耳赤,拳头捏得很紧,死死地咬着唇,却因为浑身发软,没了什么力气。
    贺澄抚着他的脸颊,感觉到他脸上的湿意,神情稍稍一顿,眼神微暗,语气带着一丝淡淡的欲念:“哭什么啊,顾总,说两句话就哭了?”
    “这不像你啊。”
    顾君渊没说话,执拗地躲开他的手。
    “你知道不知道你越哭,我会觉得越兴奋,我记得我和你的第一次,你疼得身体直发抖都没哭呢,现在因为我几句话哭了?”贺澄语气带着淡淡的笑,在他脸上亲了几口:“你到底记不记得我的电话?”
    “不记得。”顾君渊挤出几个字,丹凤眼迷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黑色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眸,眼泪还在往下淌。
    有点儿委屈。
    贺澄手
    按上他的肚子,暗示地压了压,让他原本弓起的曲线,越发俏丽了。
    “顾总,你知道我发起疯来什么都不会管的,你确定要跟我赌吗?”他像是变态似的语调很温柔。
    顾君渊手肘撑着床,神情有几分崩溃,察觉到他毫不退缩的动作,他狠狠咬了一口他放在口中的手指,然后冷着声音道:“岳鑫那串电话我是乱说的......”
    贺澄缓了缓动作,额间青筋微凸,得逞般轻笑一声:“我就知道岳鑫他这么丑,怎么能跟我比呢.......”
    “那我的电话是多少?”贺澄得寸进尺地问道,亲昵地亲了亲他的脸颊。
    顾君渊牙关在轻微地发颤,依旧是三个字:“不知道。”
    “我不信。”贺澄突然不知道哪里蹦出的信心,他的手指被咬得有些木了,带着牙印的手指在顾总脸上抹了抹,将他嘴里的口水全部涂到了他自己脸上。
    他越发过分了,顾君渊呼吸微微窒息,像是被瞬间剥夺了空气,他尾音带上了点哭腔:“贺澄.......你别太过分了。”
    贺澄的眼神紧紧盯着他模糊的侧脸,像是一次实验,又像是劝退。
    “宝宝,最乖了,背出我的电话,我就放过你。”
    顾君渊觉得他就是在借题发挥地折磨他。
    “。”他断断续续地,还是将贺澄的电话背了出来。
    贺澄松开搂住他腰的手,往后退了几分,将人翻转了面,抬手擦了擦他脸上的泪痕,语气有些无奈:“顾总......”
    顾君渊不吭声,死死地咬住唇。
    贺澄凑上前在他微湿的唇上亲了一口,像是恢复成了熟悉的贺澄,他轻声道:“顾总,你瞧,咱们这种满脑子黄色的人啊,就喜欢玩这种脏的。”
    “你越哭,我就越喜欢。”
    “不要对我啊,抱有任何的幻想。”!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美漫地狱之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的透视超给力 镇世仙尊 猛男诞生记 终极小保安 机战:全金属风暴 星辰之主 九阴大帝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神医下山,开个饭馆养女儿 真千金一身反骨,全家跪地唱征服 不灭武尊 三国:开局接盘刘备,再造大汉王朝 极品风流假太监 混沌天帝诀 末世游戏降临,我提前氪金十亿陈晗萧柔 万古天帝 陆长生系统签到500年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