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 47 章 下克上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第47章
    下半夜,贺澄抱着软在他怀里的顾君渊坐电梯回了别墅,顾君渊全身像是沁在水里泡过,眯着眼的双眼毫无半点清明之色。
    贺澄在顾总额前亲了一下,将他放在浴缸里,摸了摸他有些湿的发,眼底带着灼热的占有欲。
    顾君渊还晕着,像个提线木偶似地被他摆布着,手脚软得在哆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打了什么麻药或者违/禁物品。
    因为他脸颊潮红,不像是被虐待了。
    更像是吃了什么上瘾的东西,吃多了,导致身体承受不住,暂时崩坏了。
    贺澄像个变态,蹲在浴缸旁边看他,凌晨三点多了还半点不困,这对于上班的社畜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精力。
    贺澄的手指碰了碰他紧闭的眼皮,他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这让他有些舍不得给他洗澡,想让他永远是这种状态。
    但看了十多分钟,可能浴缸太凉,或者灯光太亮,顾君渊眼皮动了动,缓慢睁开的眼睛,看见眼前放大的脸,他下意识地说了一声:“不要了,老公......”
    老公也是贺澄逼着他喊的,今天晚上似乎喊了千万遍,喉咙都嘶哑了。
    贺澄露出小狗般明媚的笑容,手指擦了擦他的嘴唇,小声提着要求:“老婆,你抱抱我......”
    顾君渊意识逐渐清醒,望着可怜兮兮的贺澄,他像是趴在他身边的小狗,似乎害怕他会因为他今天晚上的过分行为而抛弃他。
    虽然他很想给贺澄一个教训,告诉刚刚那样是不合时宜,是不对的。
    但是看着那双水汪汪看着他的桃花眼,他又说不出拒绝的话,他不能在现在说一些讨厌之类的话。
    他会伤心的。
    顾君渊浑身没什么力气,艰难抬起手臂抱住他的脖子,轻松将人压在身边,微微扬起下巴,在他唇瓣上印了印,对上那双有些惊愕又漂亮的眼睛。
    “抱不动,亲亲你吧,乖小狗。”顾君渊嗓子沙哑得不行,说话像是在粗粝磨砂纸上划过的声音。
    贺澄眼圈又红了,他就是一只爱哭的小狗。
    “老婆,我好喜欢你......”贺澄蹭了蹭他的唇,目光眷恋感动。
    他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结果没有挨骂,还得到了一个亲亲。
    呜呜呜,若不是贺澄努力忍住,他真的又要哭了。
    顾君渊靠在浴缸里,身上什么都没穿,贺澄好歹还穿了条内裤,他收回在自己身上扫过的目光,阖上眸子,不忍再看那触目惊心的惨状。
    “给我放水洗澡吧。”顾君渊声音浓浓的疲惫,他连轴转飞七八个国家都没这么累过。
    贺澄怕调不好水温,只能先把他抱出来放在床上,再折回浴室给他放水。
    放水期间他又凑到顾君渊跟前,伸手去摸他的腰。
    顾君渊轻轻叹了一口气,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有气无力地说道:“如果明天不想让我去肛
    肠科挂号的话(),就别来了......”
    贺澄蠢蠢欲动的心被他一下捏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讪讪解释道:“不来,我给你捏捏腰呢。”
    “我怎么舍得你进医院呢,不舍得,不舍得的。”贺澄轻声保证着。
    水放好,顾君渊半梦半醒中被贺澄抱着进了浴室,舒适的水温让他越发疲惫,陷入了睡眠。他不知道贺澄有没有趁着洗澡占他便宜,反正已经没有知觉了,比打了麻药的效果都好。
    顾总睡死过去最后一抹意识都是那辆车坚决不能再要了。
    .
    贺澄第二天根本起不了,电话差点被周家轩打烂了,才慢吞吞爬起来,顾君渊还在无知无觉地睡着,看来昨晚上是真的累了。
    贺澄轻手轻脚地爬起来,自己的衣服没带来,毫无负罪感地穿着顾总上千上万的衣服去炸串。
    他出门前还先去两个婴儿房看看两个乖宝,在他们两人脸上一人印了一个早安吻,又发现没有给顾总早安吻。
    贺澄坚持一碗水端平的原则,又打开卧室的门,凑到顾君渊跟前,在他额前亲了一口。他似乎有些察觉,拧了拧眉,但是眼皮太重,睁不开,模糊间听见贺澄低声在他耳边,说道:“给三个宝宝的早安吻嘿嘿,爱你老婆......”
    顾君渊这几个月难得睡个好觉,完全醒不过来的那种沉睡,他又感觉自己的嘴巴和脸颊也被贺澄亲了好几下。
    贺澄离开后,他又陷入了沉睡。
    .
    周家轩见他眼下青黑,一副被榨干了精血的模样,阴阳怪气说:“有男人的人就是不一样哦,怎么样,是不是小别胜新婚,彻夜在战斗,爽死你了吧?”
    “想知道啊,你找个男人试试呗。”贺澄打了个哈欠,和他插科打诨道:“我给你联系?处男,能卖个好价钱呢。”
    “我靠!”周家轩往后退了两步,怂了:“告辞。”
    “别走啊,我家顾总还有不少好兄弟,我可以给你们牵线搭桥认识呢,你就不用天天羡慕哥哥了。”贺澄朝着他喊。
    “我真的谢谢,大可不必。”周家轩跑都跑不赢。
    .
    十一月份,寒风卷着冷雨,今天一整天贺澄都觉得有些惴惴不安,因为死在那个寒风凛凛的雨夜。
    虽然系统再三跟他保证,他现在不会被人再次绑架杀死,但是这天却显得格外紧张。
    天气越暗,他心底的不安越发明显。白天无事发生,他平安无事地回到家中,家里的顾总和小孩儿都安安全全的,贺澄这才放下一半的心。
    晚上九点多,顾君渊电话突兀地响起,贺澄咬着一颗葡萄,竖着耳朵听他讲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很激动,连带着几声惨叫。
    “顾总,听得出这是谁的声音嘛?”电话那头一个男人语调低沉粗犷。
    贺澄的葡萄差点噎在喉咙里,那声音他有点熟悉,上辈子死的时候,就是他一声声数着自己被切成多少块的......
    而那惨叫声是...
    ()....李长宇的。
    李长宇上半年申请的国外留学名额,再过几天就要出国,现在却落在绑匪手上。
    顾君渊面色冷沉,语气薄凉:“你想干什么?()”
    电话那头的人他还算熟悉,说着流利的中文,曾经他们是合作伙伴,但是后来他在他们国家犯事,公司被查封,DIN根据合同向他们索赔十亿。
    当然他们公司之所以被查封,也是DIN举报的,他们利用服装设计的幌子,在研制/毒/品,远销国外,包括我国。
    这些人现如今犹如困兽,被全国通缉,基本上可以说抓到了便是死刑。
    “给我20亿元美元......打到我弟弟账户上,否则你的相好就要被我切掉咯,变成一片一片地喂鲨鱼咯。?()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男人的声音抑扬顿挫般,说着威胁人的话。
    “最迟今晚十二点,我相信顾总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话贺澄再次觉得熟悉,他被绑架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说辞,连钱数额都没变。他重生的时候,还特意去搜了20亿美元是多少人民币。
    这一年,贺澄被顾君渊保护得很好,很少在人前露面,就算露面也是以保镖的身份。
    反观李长宇,顾清元生日宴上,顾君渊主动给李长宇解围,宣示主权这是他的朋友。两人一起约着去看电影,还送李长宇回家,甚至李长宇还曾经在DIN实习......
    这让那些走投无路的人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甚至在李长宇出国这件事上,顾君渊也出了力,出国时间为五年。
    他希望李长宇永远留在国外,别再回来了。
    电话被挂断,贺澄紧盯着顾君渊的脸,见他面色冰冷,直接坦白说道:“我不会拿这个钱救下李长宇,但是我会联系人以最快的速度查到他们的所在地......”
    DIN因为顾君天的无度挥霍亏损了不少流动资金,这20亿美元,现在要顾君渊拿出来还真有点肉疼。
    他骨子里还是个商人,他对李长宇没有感情,李长宇不值得他拿这个钱去救。
    钱进入海外账户,那真的血本无归了。
    贺澄一点也不意外顾君渊会给出这个答案。因为上辈子,顾君渊应该也是这样的选择,所以并没有救他。
    “如果......如果被抓走的人是我呢?”贺澄脸色惨白,像是遭受了巨大的打击,眼底的悲伤看得顾君渊心疼,他双臂止不住在发抖,交叉捏在一起的手指显得无助。
    贺澄似乎想起了当时的绝望。
    顾君渊见他不对劲,站起身伸手抱住他的背,将人抱进怀里:“我会救你,花多少钱都会救你,贺澄......”
    贺澄稳了稳自己的情绪,知道现在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他回忆上辈子自己被分尸的场景,指甲几乎陷进肉里:“那是一个废弃的化肥工厂.......我小时候帮爷爷种地的时候,闻到过碳酸氢铵的味道.....那里面也有,并且很刺鼻......是在海边的化肥工厂......因为
    ()他们杀人之后会直接抛尸......”
    “顾君渊!你相信我,他们就在那里,就在A市......”贺澄急得有些语无伦次,若是李长宇因为他死了,他这辈子都不安心的。
    他敢肯定,那些人还在A市,因为上辈子他被打晕,明显能感觉到并没有开很久的车,范围就在A市。
    “好,我马上让人去找,符合你说的这个条件……位置几乎就明确了。只要他们在你说的化肥厂我就能保证李长宇一定会在十二点前被救回来。”顾君渊见他情绪这么大,不由抓住他的手心,他手心冰冷。
    若是李长宇对贺澄这么重要......
    “你别担心,如果十二点前没找到他,我把钱打给他们。”顾君渊非常冷静,轻声安抚着失控的贺澄。
    他知道贺澄有秘密,甚至他隐隐猜到了这个秘密,但是他不打算直白地戳破。
    贺澄逐渐清醒下来,他故作轻松地笑了一瞬:“你那笔钱救了他,我会让他还你的......”
    顾君渊实事求是地说道:“李长宇还不起。”
    那不是一笔小数目。
     “那就让他子子孙孙都替他还债,直到还完......”贺澄也并不想顾君渊吃亏,如果剧情没有发生偏差,那李长宇就一定能被救到。
    如果发生了偏差,那他也只能求顾君渊先救人。但是顾君渊他不救,贺澄也不会怪他。
    “反正这钱以后也是顾钧曜和顾钧珠的,你都不心疼,我也不心疼。”顾君渊淡淡说着。
    贺澄:......
    真的突然就开始心疼了。
    贺澄一直在等消息,他没有自不量力地说想去帮忙,他没有人家专业的警察厉害,自然不会去凑热闹、帮倒忙。
    十一点多电话响了,顾君渊接起电话。
    “人质安全,左腿轻微骨折,受惊吓严重,进行心理疏导。这个化工厂早些年就废弃了,很隐蔽,若不是顾总提供的消息,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
    贺澄听到这话,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像是有什么沉甸甸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包袱飘走了。
    他抱住顾君渊的脖子,蔫了下来,脸埋进他肩膀,声音轻得不行:“还好......还好他没死。”
    顾君渊拍了拍他的背,也不追问。
    贺澄语气有些虚弱,像是呢喃,对着顾君渊表白:“我爱你。”
    顾君渊听见这话,用力抱住他,语气平静却带着一股认真,保证说道:“我会保护好你的。”
    他知道贺澄非常没有安全感。
    贺澄的出行,他早就安排人保护,只是没有告诉贺澄而已。
    所以贺澄每天上班和美女聊天,他都知道。
    第二天,贺澄下午在店里帮忙,一转身就见他妈红着眼走了进来,他连忙放下手上的事情,抬手揽住她的肩膀,关心道:“这是怎么了?妈?”
    徐香眼底泛着红血丝,因为小儿
    子被绑架,她几乎彻夜未眠,脸颊上还肿着巴掌印,被贺澄这么一问,所有的委屈瞬间都被激了出来。
    “长宇他爸怪你,怪你让长宇陷入了危险......然后他还怪我......怪我带着你进他们家,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
    贺澄看见他妈脸上的红肿巴掌印,顿时觉得气血上头,生意也做下去了,撸起袖子就要去干死李洪生。
    “他是不是有毛病啊,老子去打死他们父子俩......”贺澄表情凶狠,咬牙切齿地说道。
    “唉,你不用去......李洪生现在躺在医院......”徐香拉住他儿子的手臂,眼底含着泪,低声道:“医生说他脑震荡,而且手腕骨折了......”
    还有些小伤,徐香就没那么清晰地告诉儿子了。
    贺澄和刚刚准备拿着刀去找麻烦的周家轩闻言默默把刀放下了。
    贺澄竖起大拇指,赞同道:“是的,就该这样,翻了天,还敢跟女人动手,如果我在的话,高低李洪生要横着进医院。”
    他气得够呛,看见他妈脸上的伤还是心疼,带着她去医院检查。
    徐香坐在豪华的专车上,眼神有些闪躲,想到李长宇和他说的一些事情,她说话声都小了一截:“长宇说,你现在跟你老板在一起啊?”
    贺澄愣了一瞬,见徐女士虽然脸上带着伤,但也不是那种承受不住儿子出轨的脆弱状态,便咬着牙承认了:“是啊,就是那天去赎你和周哥出来的那个。”
    徐香虽然做好了准备,但还是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她又说:“那他说他这次是替你挡灾,也是真的?”
    “哼,算是吧。”贺澄见他连这都他妈说了,顿时觉得无语。
    若说挡灾,上辈子自己才是真的替他挡灾吧。
    “你老实和妈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徐香说到这,她眼圈又红了,抓着贺澄的手,声音带着哭腔:“他们父子俩说漏嘴了,那手术费是你出的对不对......你干什么啊?!你是不是做坏事了,或者是那个老板为难你了?”
    她看着自家这么大的儿子,就替他委屈,什么都没得到,还要被人家这么埋汰,可能还因为那笔钱处处受人胁迫。
    “哎呀,妈,你看,我让他们瞒着,就是怕你觉得我干什么坏事了。那笔钱确实是顾总借给我的,但是他没有逼迫我什么......而且还给您生了两个孙子呢。”贺澄轻声说道。
    徐香瞪圆了眼睛,死死皱着眉:“还是个二婚带娃的......唉。”
    贺澄:.......
    他也不好和他妈解释,这是嫡亲的亲孙子,所以只是笑着说:“妈,您别这么想,二婚带娃怎么了,你如果嫌弃他,可就是嫌弃你自己,嫌你儿子咯。”
    徐香叹气,垂下眼,低声嘀咕了一句:“我可能要和长宇他爸离婚了。”
    徐香的性格原本就要强,当初贺澄他爸死了,所有人都要他好好替贺澄他爸守寡,然后抚养贺
    澄长大就可以享清福了。
    她没有听村子里那些人的话。她带着贺澄来到A市,想要儿子得到更好的教育。她并不认为她必须替一个早死的男人守一辈子寡。
    但是在那个村子里,耳边的声音太多,她选择离开,遇见李洪生后,李洪生对她很好,说不介意她带着年幼的孩子。
    若不是今天因为李长宇被绑架,矛盾爆发,李洪生依旧是一个挑不出错处的丈夫。
    贺澄对于他妈妈选择离婚毫不意外,默默牵着比自己小了一圈的手,轻声说:“离就离呗,我现在长大了,能养你了。退一万步说,我现在老婆很有钱,他也可以养你。”
    徐香听他这话自然是感动的,但是又觉得好笑,儿子这语气中,带着对那个男老婆的自豪,好像老婆的钱就是他的一样。
    “我还没老得动不了,自己养活自己没问题。我知道你赚钱不容易,当然你......你相好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徐香实在说不出老婆两个字:“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管,今天打架你妈也没吃亏。离婚了之后,我和他还是有个孩子的,没必要闹得太僵......至于你,记得拿妈给你的那笔钱还给你相好,借的是借的,都是要还的。”
    贺澄嘴上说着好,心里却知道。如果他真的当着顾君渊的面提还他钱的事情,他能半天不给他笑脸。
    贺澄给他妈做了个全身检查,怕她瞒着自己受伤的事情,最后检查结果都很健康,只有脸上确实挨了一巴掌。
    顾君渊下班给贺澄打电话,当时贺澄还在等他妈妈上厕所。
    “喂?老婆。”贺澄接上电话就忍不住笑了,他最近又喜欢上喊顾君渊老婆了,一开始顾君渊是拒绝的,但是拒绝无效,被喊多了,也就习惯了。
    “嗯,在哪?”顾君渊坐在车上,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眉心。
    “在市第二人民医院。”贺澄说:“我妈发生了一些事情,在陪她检查。”
    “哦。”顾君渊知道不是贺澄受伤放下心,淡淡说道:“要我过来吗?”
    “你想过来就过来咯,反正我已经跟我妈说我和你在一起的事情了。”贺澄扬着语调,像个讨要奖励、摇晃着尾巴的小狗。
    “嗯,那你想要什么奖励?”顾君渊淡笑着说道。
    “这个那个......晚上回去说吧。”贺澄支支吾吾,觉得在医院的大雅之堂说一些奇怪的事情不太好。
    徐香从检查室出来,就看见贺澄抱着手机笑得像个傻子,脸上涂了点药,看起来还有些肿。
    “妈,等会顾总过来接我,咱们一起去吃个饭吧?”贺澄解释道。
    徐香顿时睁大双眼,直接拒绝道:“不要,你们自己去吧,我脸上还带着巴掌印,我不去,多不体面啊。”
    贺澄完全劝不动人,最后演变成了他和顾君渊两人的烛光晚餐。
    顾君渊拧着眉,晚餐结束后,才轻声问道:“你母亲......是不是不喜欢我?”
    不怪他有这个想法,
    原本说好的要一起去吃饭,结果半路被拒绝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他不满意。
    “啊?不是。”贺澄摇头,笑着道:“她就是今天受了点小伤,觉得见你没面子,所以才没来的。”
    “怎么回事?”顾君渊问。
    “她和李长宇他爸打了一架。”贺澄见顾君渊神情变得有些冷,便抓住他低声说:“其实还好,我妈这人很清醒的,她知道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所以她一定会离婚,到时候......老婆,你能不能先租个房子给你丈母娘住呢?”
    贺澄厚着脸皮说,他们娘俩的资产还不够在A市买房。而就贺澄而言,他也没想买,就算买了,顾总也不可能跟他去住小房子,还不如别浪费那个钱。
    “可以,送阿姨了。”顾君渊非常财大气粗,神情平淡,仿佛送了一篮水果,而不是价值最少上百万的房子。
    “嘿。”贺澄露出一点害羞的神色,故作扭捏:“谢谢爷的赏赐,小的只能晚上尽心尽力伺候您啦。”
    顾君渊眼角抽动,抽出自己的手,又被无语到了。
    .
    顾君渊不知道这个赏赐到底是给他,还是给贺澄自己的,他手腕上被拷在浴室挂毛巾的铁栏杆上,银质手镣不知道贺澄哪里弄来的。
    可能是叶律那个大箱子里弄的吧。
    贺澄站在他身后,看着背对着他的顾总,眼睛都看直了,他穿着蓝色的警察制服,笔挺的西裤,黑色的收腰马甲,还有裤子旁边别着的黑色警棍,挺翘的臀被勾勒得圆润肉感。
    那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了一码,那裤子勒着腿,衬衣勒着胸肌。
    贺澄颅内一阵激动,穿着警察服装的顾总,被拷在浴室,腰细腿长,回头看他时,表情有些不自然,故作冷淡地说道:“你还打算在那站着看多久?”
    “这么着急啊。”贺澄轻笑一声,带入自己是被制裁的罪犯。下克上的游戏,他玩得乐此不疲。
    贺澄的手指在他腰间滑动了一瞬,握住那根黑色逼真的警棍,从他腰上解开,仿佛只要打开某个开关就会产生电流般。
    他从后面抱住他,舔了舔他的耳尖,声音沙哑粘腻,带着一股玩味的调戏:“张开嘴。”
    顾君渊泛着羞耻的红色,他紧紧抿着唇,那副坚贞不屈的样子,还真的很像被胁迫的样子,贺澄抬手捏住他的下颌,他的嘴被迫张开,冰冷的铁质警棍堵住了他的嘴。
    顾总瞬间红了眼眶,舌根发酸。!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君卿予泠 厨堂小师傅 桃源俏美妇 万妖圣祖 一号狂枭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超级保安在都市 九星霸体诀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青云仕途 做局 开局躺平,截胡五星女帝老婆 明宦之风流无边 重生九十年代:男神追着求交往 林峰林云瑶 陆地键仙 大佬归来,假千金她不装了 五零六零,穿越成了三无人员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