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三十三章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第33章
    范青阳的身体恢复状态很好,但是他的心里有些无法接受这么快就怀二胎了。
    “确实怀孕了。”白昼检查了一下范青阳的身体状况,剖腹时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身体各项指标也是到了最佳的水平。
    范青阳悬着的心,终究还是死了。
    白昼擦了擦他的肚子,拽着他的手腕,将他从检查床上拽起来,淡淡说道:“你不想要,我可以帮你拿掉。”
    “啊?”范青阳从自己的震惊中回神,倒不是不想要,只是觉得太快了而已。
    难道自己真的是天生易孕的体质?
    那这样,是不是该准备点byt?
    “不是不想要,是觉得好快啊。”范青阳看着冷冷淡淡站在旁边,像是一个局外人的白昼,抓着他的衣领,表情有些凶狠:“都怪你,你还这么冷静?”
    “我也很意外。”白昼刚刚只是觉得范青阳身上的气息发生了一点变化,所以进行猜测,结果一猜一个准。
    “来都来了,还能怎么样?”范青阳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勾着白昼的手臂,“饿了,博士。”
    “饿了,去煮饭。”白昼不会煮饭,所以帮不了他。
    范青阳往后看玻璃罐的小变异种没醒来,咬了咬唇,声音小了一点:“你不饿吗?”
    白昼动作稍稍一顿,视线移动到范青阳脸上,瞥见他脸上的尴尬之色,努力地强装镇定,耳根默默泛起绯色。
    白昼鼻尖闻到了什么味道,视线微微下移,范青阳穿着白色的印花裙子,洇湿的痕迹就非常明显了。
    范青阳察觉到他的视线,默默偏了偏身,欲盖弥彰地说道:“你不饿就算了,我自己去做饭吃。”
    他一转头,结果发现范不死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在淡红色的液体中,那双眼睛更加显得赤红可怖。
    “咦?他怎么醒了?”范青阳没想到他醒得这么快,转头问白昼。
    白昼撕开一个抑制贴,抓过他的手腕,默默地给他贴上去,然后他一转头对上范不死那双明艳的狐狸眼。
    它明明非常想吃掉范青阳,但是因为之前的赌约,或者是因为实力有限,狠狠地闭上眼睛,转身背对着他们,尾巴不安的甩动着。
    “它之前是不是在装睡?”范青阳的直觉很敏感,下意识地冒出这个想法。
    “不是。”白昼反驳道,然后侧身整理好桌上的物件,看向范青阳:“走吧。”
    “去哪?去做饭啊?”范青阳挑眉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玩味地笑容。
    白昼没说话,静静看着他。
    范青阳手臂勾在他肩膀上,在他耳畔低声说道:“我算是发现了,白昼,你是个假正经。”
    “......”白昼拨开他的手臂,不让他靠近自己。
    两人一出门,就在角落看见正在接吻的男女。
    范青阳表情震惊不已,只见吕思慧正在壁咚闻子诚,
    他脚步微顿,他一开始还以为这个什么闻子诚和那个什么队长会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呢。
    结果?
    玩的真花。
    闻子诚肌肤本就白皙,现在更是从耳侧都露出一丝淡淡的粉色。他原本抱住吕思慧的手指绞了起来,轻哼一声,想要推开吕思慧。
    但是吕思慧动作很强势,捏住他的下巴,旁若无人地狠狠深吻。
    范青阳看向白昼,白昼像是没看见似的,目不斜视,两个大活变异者,他硬是一点都没看见。
    “嘶。”范青阳这人也爱看热闹,看见这么劲爆的场景,默默地吹了一声口哨。
    就看见闻子诚的手指都拧白了,脸颊全红了,但是吕思慧还是没停下来,她可没有那么多好害羞的。
    范青阳三步并作二步离开,没继续打扰,回到带有厨房的房间里,他刚想打开灯,肩膀被白昼用力按住,撞在墙上。
    在黑暗中,范青阳看清楚了白昼那张冷漠的脸,他没有异化,两人静静对视了两秒,他轻佻地开口:“白大博士,不让开灯啊?”
    白昼眉头微微拧起,似乎又陷入了一种纠结中,他身体对范青阳的渴望像是吸食了什么上瘾的药物,如果从来没有碰过,他还不知道有那么美妙。
    饥肠辘辘的身体在每时每刻都在叫嚣着吃掉他,当感染变异者后,第一个瞬间,最清晰的感受就是饥饿,恨不得把目光所及的所有东西都吞入腹中。
    白昼大部分时间都是理智和克制的,久经饥饿直至麻木,饱餐一顿之后,那种饱腹感和充盈感令人上瘾。
    就算白昼克制着自己不去想那种滋味,但是某些渴望不是不去想就能控制住的。
    范青阳见他迟迟不动,就知道他这是心里的小人儿又开始斗争上了,好像对于白昼来说,动了欲念就是罪不可恕的事情。
    不管是什么欲念,都不可饶恕,比和尚还和尚。
    其实范青阳是心疼他的,白昼寡淡得像无垢的尘,别的变异者肆无忌惮地蚕食人类、同类相残,最原始的欲望就是饥饿。
    它们想要填饱肚子,所以必须要战斗、撕咬、吞噬......
    但自从范青阳遇见白昼以来,就没见过他对任何的食物表现出兴趣。
    试想一下,末世前的人类一天不吃饭就感觉能吃下一头牛。
    在有历史记载的古代,遭遇饥荒,有些贫苦百姓甚至会易子而食,更别说饿了这么久的变异种。
    它们的人性只会更加淡薄泯灭。
    范青阳不为难他,手指主动解开衣襟的盘扣,他翻了白眼,按下他的脑袋,非常有博大胸襟地说道:“来吧,好大儿。”
    白昼眼珠僵硬地动了动,鼻翼小幅度地扇动起来,被范青阳按住的后颈也是僵硬得不行,久久无法动弹。
    范青阳把饭都喂到嘴边了,白昼还不肯吃,他忍不住咬牙说道:“白昼,你大爷的,搞快点,老子还要做饭吃啊......饿死了。”
    ...
    ...
    “真的服了......”范青阳骂骂咧咧地,表情很是不爽,觉得怪异又变态的人不止白昼,还有他这个大圣母。
    他手指绕着他柔软的长发,黑长的发丝在他食指绕了一圈又一圈,都快要打结了。
    范青阳站得腰开始酸了,肩膀和脑袋都靠在墙上,视线微微出神,尽量不去思考现在发生的事情,眉头时不时蹙起。
    “你他妈的......行了。”他轻轻推开白昼。
    白昼轻轻抱住他,他明明不用呼吸的,但是此刻胸膛起伏却有些急促,眼珠子正在不断地变幻着,预示着自己隐隐崩溃的理智。
    他从兜里掏出两个抑制贴,不算大,四四方方的,棉质的。
    范青阳抽了口气,给了他肩膀一拳,骂道:“你不要给我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啊,你在干什么啊?”
    “味道太大了,需要贴一下。”白昼身形都没动一下,自顾自贴着,语气平静得不行。
    范青阳脸颊臊得慌,暂时也没开灯,就这么静静地和他在黑暗中对视着,然后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和白昼吻在一起。
    范青阳贴着他的下唇吸了一口,唇角带着一抹坏笑:“博士,你这样真的很变态知道吗?”
    博士并不觉得有多变态,所以低声回答说:“没有吧。”
    “没有?”范青阳勾着他的下巴,低声问:“你老实说,你今天和范不死打的赌,其实根本就不是吃掉我对吧?”
    白昼并不意外范青阳能猜出来,毕竟那只变异种种种表现都没有真的伤害范青阳的意思。
    “变异种你不允许它靠近我,但如果我这次生下的是女儿,还是人类,你还会这么霸道?”范青阳联想到了女儿奴这个词语。
    “不行。”白昼干脆利落地拒绝,根本都不需要思考:“它们需要的人类,可以出去找,你也是我找回来的。”
    “你......”范青阳有想过他的占有欲很强,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强,任何人都不能指染和触碰的程度。
    “你有病吧。”范青阳发自肺腑地叹息,用手指摸着他微凉的脸颊,临摹着他的轮廓,低声说:“你这些年是不是很少吃饱,所以造成了这么护食的行为?”
    “不知道,但是一直都很饿。”白昼淡声说。
    范青阳声音小了一些,但咬词还是很清晰,轻声问道:“孕妇也好,孕夫也好,哺乳期只有这么长,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白昼将内心最真实的打算说了出来:“能有办法延长的,最迟这个月,我应该能研究出法子来......”
    “我@#¥%&......”范青阳骂得很脏,扯着他的头发骂的,“你搞什么东西啊,我真的操你大爷信不信?”
     “老子是母奶牛吗?你想得到美,傻逼,我操......”
    白昼表情非常冷淡,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像是没听见他的骂声,淡声说道:“我不会让你感觉到任何痛苦的,也不会让你
    的身体产生任何的伤害。”
    他在誓言旦旦地保证着,但是范青阳整个人都碎了,他狠狠扯着白昼的头发,盯着他的眼睛,表情很凶狠:“白昼,你跟我来真的?”
    “我不要,听到没?”
    白昼没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显然范青阳的拒绝暂时不被他考虑在内。
    范青阳忍无可忍,对准他的脸来了一拳,表情很狰狞,怒不可遏的样子,身体都在隐隐颤动,因为白昼对他意愿的不尊重和意志的抹灭。
    白昼下意识顶了顶被范青阳打的地方,然后抓着范青阳手,手轻轻揉了揉他的拳头,像是在安抚的怒火,也像是在问他疼不疼。
    “白昼,你这样真的太过分,你根本就没想过我要不要对吧。”范青阳情绪波动莫名地很大,更多的是寒心,浑身都像是坠入冰窖般寒冷。
    白昼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感受和情绪,他所有的决定他都没办法参与和影响,他只是个别物件,没有任何主权的物件。
    当时范青阳都想好了一万种带球跑的想法,但是下一瞬——
    “我以为你会愿意的。”白昼垂着睫毛,又在黑暗中更加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声音还是很淡,手轻轻抓着他的拳头,指腹小幅度地揉着他的手背。
    范青阳抿着唇,因为胸腔内的情绪起伏太大,导致他眼圈忍不住地发红,鼻腔一阵阵发酸,但是他是不会哭的。
    铁血男人流血不流泪。
    “对不起,我只是想每天都能吃饱。”白昼松开范青阳的手,表情非常平静,语气也是没有情绪的。
    但这话一说出口,范青阳的冷脸就绷不住了。
    “你饿,也不能让我变成那么......那我和你饲养的奶牛有什么区别,你还不如去找变异奶牛,我觉得你会更喜欢。”范青阳语调有些沙哑发沉。
    “我试过很多办法,但是都不行。”白昼低着头,静静看着他颤抖捏紧的拳头,他又加了一句:“之前在人类研究所的时候,我研究过变异牛类,没有用。”
    范青阳觉得一股窒息的感觉缠绕着他,心脏也被人揪得疼,白昼的声线还是一如既往地平缓,却让范青阳一阵阵呼吸困难。
    “好,没关系,其实我也已经习惯了,我会停止研究。”
    范青阳感觉自己有些呼吸困难,脑瓜子嗡嗡的,死死盯着白昼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庞。
    白昼松开他的拳头,说:“我先出去了,你做饭吧,我去看看小变异种,它应该没事了。”
    范青阳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白昼从自己眼前拉开门离开,他打开灯,心情非常不美妙,脑海里都是垂着眼卑微可怜说他吃不饱的白昼。
    操!白昼什么时候这么可怜过啊?!
    他系好扣子,坐在地上冷静一会,表情非常凝重,一会儿低声咒骂着谁,一会儿又红着眼像是在心疼谁,一会儿又崩溃地揪了揪头发。
    .
    白昼心情并不差,回到实验室的时候,
    范不死正在水囊中吐泡泡,显得有些无聊,身上的伤还剩下一些浅浅的痕迹。
    “系统。”
    白昼在脑海里呼唤。
    “在呢。”系统秒回。
    “这么快怀孕是不是你搞的鬼?”在白昼的认知里,异能者怀孕并不会这么顺利,不至于一次就能怀上,这种概率很小。
    “......”系统有些支支吾吾的意思:“系统虽然有某些好运加成,但是主要还是个人体质问题呀,而且您放心,两次指标完成后,运气加成也会消失的......”
    白昼弄明白是谁的问题之后,没有在理长篇大论解释的系统。
    白昼没有把范不死放出来,而是将另外一只变异种抓了出来,变异种挣扎得很凶,身体像是弹簧似的。
    但是最终还是被白昼绑住了手脚,然后用刀拨开变异种的腿,看见他逐渐成型的性别:“你到底是雄性还是雌性?”
    变异种拒不回答,只是发出阵阵警告的嘶吼声。
    白昼不跟他废话那么多:“不说就切了,重新长。”
    变异种浑身一哆嗦,发出一句人语:“男的!?”
    白昼抬眼看着他,“你原来会说话。”
    “你们的性别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分化的又或者可以自主选择的?”
    变异种吼了一声:“后天分化。”
    “分化的依据是什么?”白昼继续问。
    “不知道。”变异种口吃不如范不死清晰,但是勉强还算能听懂。
    白昼又取了一点变异种的基因进行研究。
    不得不说一下变异种之间的差异,范不死现在一头浓密的黑发,还能伪装成人类,最少从面目看上去非常的讨喜。
    但是这只变异种就还是老样子,没办法伪装成人类,顶着个青筋凸起的光头,面目可憎。
    白昼点开电脑,这里面能搜索到很多末世前的实验,完整的过程和结果都有,白昼很多实验都是在前人的肩膀上完成的。
    白昼看实验视频看了大半个晚上,然后在范不死哀怨的眼神中走出了实验室。
    范青阳第一次毫无睡意,他还以为白昼和他闹脾气不打算回来了,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白昼根本不会想那么多。
    这么想着想着,白昼就从外面推门进来了,现在范青阳对白昼的脚步声也很熟悉。
    白昼默默走到床边躺下,没盖被子,就是静静平躺着,就像不知范青阳没睡着。
    两人保持一个姿势大概有两个小时。
    范青阳是不知道说什么,总觉得说什么都尴尬。
    范青阳都不知道说什么,白昼就更加不知道了,就任由沉默蔓延着。
    最终还是范青阳沉不住气,手摸索到白昼的手,语调故作刚睡醒的含糊:“你回来了?”
    白昼也配合他应了一声:“嗯。”
    “那个小范怎么样了?”范青阳往他身侧靠了靠,热乎乎的身体贴上他的手臂。
    白昼也没事人般,手臂随意环在他身后,语气平淡地说道:“没事了,明天我打算带他出去一趟。”
    “干嘛去?”范青阳顺势开口问道。
    “他现在食量大,饥饿会让他变得更加不可控。”白昼解释说:“另外一只变异种我也会带着一起出去觅食。”
    “那我一起去吧。”范青阳下意识回答说。
    “他不会喜欢你跟着去的。”白昼低声说道:“你看着他,他根本不敢吃安心进食。”
    范青阳闻言越发觉得心酸了,觉得范不死还是懂事的,但是因为立场不同,他不可能说出那种让他们不要吃人的傻逼话。
    但是他又想到小变异种一天的饿都挨不了,那白昼挨了这么多年,他得多难受啊。
    “你饿不饿?”范青阳说着话默默攥紧了手指,这话一出几乎是邀请了。
    “还好吧。”白昼淡淡回答,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
    “你别骗我......”范青阳枕在他肩膀上,语气商量地说道:“其实也不一定要用药对吧,给你续命要生三个,那就是三个哺乳期,还早着......大不了存一点以后吃?”
    白昼语气很冷漠地说道:“不用,我不饿。”
    “你他妈的还装?”范青阳抬手锤了一下他的肩膀,根本不信他说的话。
    如果不饿的话,怎么会想出那么......变态的法子?
    “你别跟我闹脾气,我认真的。”范青阳低声哄着。
    白昼也缓了一点语调:“我也是认真的。”
    “你是人类,应该还记得人类中有一句话,叫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白昼淡声说道。
    “还不如一开始就没有尝过,我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范青阳哑然,嘴巴微微张开又闭上,这话说得好委屈。
    白昼什么时候这么和他说过话?
    “但是这也不能怪你,我也不知道你身体的味道我会这么喜欢,这其实很奇怪。”
    “可能下次我可以找闻子诚试试?他也刚刚生下变异种......”
    白昼当然知道闻子诚刚刚生完变异种,但他身上的味道他一点也不喜欢,甚至有点恶心。
    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达到他的目的而已。!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总裁,宠妻请节制 一婚二宝:帝少宠妻无节制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绝世神医 荡宋 玄幻:诸天最强系统 罗峰顾雪念 大梦王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万古丹帝 美漫地狱之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的透视超给力 镇世仙尊 猛男诞生记 终极小保安 机战:全金属风暴 星辰之主 九阴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