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四十九章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第49章
    白昼对于这个一年之约并不确定,他不知道范不死会不会回来。
    但是临近一年的时候,范青阳出基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几l乎隔天就要出基地一趟。
    “明天我跟你一起出去一趟。”白昼淡淡说道。
    范平安正趴在他膝盖上玩儿,去抓白昼的手指,抓到就往嘴里送,白昼便会躲开。
    就这样一抓一躲,玩得不亦乐乎。
    “啊?”范青阳动了动手臂,手臂上一道新增的伤疤刚刚愈合,还是粉色的,他看向白昼:“你能出去?”
    “她在这里。”白昼手插进自己的口袋里,看了一眼范平安,她紧紧盯着他口袋,像是蓄势待发的幼兽。
    见白昼不和她玩了,她又扶着沙发踉踉跄跄蹭到范青阳脚边,扯着他的裤子。
    范青阳正裸着上半身,抬手把粉团子抱起来,抱在怀里,“行吧。”
    “乖宝宝,来叫爸爸。”范青阳捏了捏她的脸蛋,肉肉软软的,非常舒服又可爱。
    范平安咯咯笑,但是并不说话,双眼笑得弯弯的,谁逗她,她都很给面子地笑。
    “那明天让乔椒他们留在家带着她?”范青阳抱着小孩,魁梧的身材轻而易举把范平安举过头顶。
    “嗯。”白昼说。
    “来亲亲爸爸。”范青阳将她举着贴着自己的脸,结果范平安小手轻轻抚摸过范青阳的脸,笑是笑着的,就是不主动亲他。
    “你让她亲亲你,她都不主动亲我。”范青阳将人往白昼手中一塞。
    白昼抱着她,都不需要实验,淡淡说:“她不喜欢亲别人,比较注意卫生。”
    “你的意思我不讲卫生咯?”范青阳挑眉看着他,然后继续说着:“你亲我亲少了?这么说你也不讲卫生,那我们全家只有妹宝讲卫生是吧。”
    白昼懒得和他争论这些无聊的话题,抱起范平安给她冲奶粉,虽然末世这些奶粉什么的算是奢侈品,但是谁让她有一个赚钱的爸,还有一个挣钱的爹。
    少谁吃的,都不会少范平安的。
    “.......”范青阳靠在沙发上,静静看着白昼冲奶粉的身影,目光有些淡淡的笑意,从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
    在一起这么久,不能说两个人都没有变。
    两个人都为彼此退让了,相互磨合着,就像是两块原木,逐渐相互契合,虽然白昼的性格还是没变,但他早就习惯了。
    在白昼心里,其实什么都不在意,所以他常常嘴快说一些刺激人的话,白昼也只是冷冷淡淡地看着他,觉得他在发神经。
    在范青阳朝着他低头的时候,也绝不会再提起令人尴尬的吵架事件。
    而且他发现,如果吵架冷战,最后难受的还是自己,因为白昼根本不在意,第二天没事人似的起床去实验室,他能气得一整夜肝疼肺伤。
    知道这一点后,范青阳就很少和白昼冷
    战了。
    这样的日子还算温馨吧。
    .
    基地外的变化没有很大,被车轮一圈圈压过的土地,平平整整,一望无际的黄沙,几l乎寸草不生,车继续往外行驶略过以基地划分的防御界限,外面的景色开始变化了。
    荒芜的废墟,经过时间的推移,变成了钢筋混凝土,随处可见的深褐色血迹,像是遭遇了人间惨案般。
    “我这几l天在北一基地周边都逛了,只看见了几l只变异兽,连个人影都没瞧见,啧,你说范不死这小子,不会根本就没想回来吧。”范青阳咬着牙说,手指摸上放在车里的烟,然后瞟了一眼白昼,又把手收了回来。
    算了,他怕白昼跳车。
    “可能吧。”白昼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脑海里却有一股强烈的意识在告诉自己,范不死就在这附近。
    范青阳方向盘一转,车身一个飘逸,轮胎发出刺耳的声音,骂了一句:“完蛋玩意儿。”
    也不知道是在骂白昼还是骂范不死。
    “找个地方停车吧。”白昼身体虽然脆皮了,但是因为变异者的属性没有发生改变,让他的味觉非常灵敏,而且他记得范不死的味道。
    范青阳找了一个地方停车,开了车门,瞬间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热浪,白昼眯了眯眼,下车之后,闻到的血腥味越发重了,像是有人被开膛破肚,血液流尽般浓稠。
    白昼顺着味道走去,地上的青青草地,前面连片的树林,连着后面的高山,末世前的森林就不安全,末世后的森林则是更加危险。
    各种变异兽和变异植物防不胜防。
    范青阳站在白昼旁边,拧着眉看着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的树林,轻轻呼出一口气:“范不死在里面?”
    “可能。”白昼淡淡说道,抬脚朝着里面走去。
    越走近,血腥味混着泥土的腥臭味,白昼眉心微微蹙起,那味道过于刺鼻,让他隐隐不适,他大概知道他的好儿子打算给他父母一点什么刺激了。
    但是还不等两人靠近,范青阳拉着白昼往旁边躲开,下一瞬,两人刚刚站着的地方出现一个深坑,原本站的地方插入了两根锋利带刺的藤蔓。
    白昼抬眼看去,便看见挂在树上一个美人,她身材很好,两片大的树叶遮住两个重要部位,腹部肌肉漂亮苍白,肌肤趋近于人类,但腹部却有些有深色的尸斑。
    “哇哦,更加美味的人类。”她的头发卷着,烈焰红唇微微勾起,眼神戏谑嗜血,双眼放光。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身后生出的藤蔓朝着他们直接杀了过来,来势汹汹,毫不留手,范青阳搂着白昼身形矫健地躲过她的攻击,不打算跟她纠缠,朝着更深处跑去,身后是藤蔓编织好的渔网,朝着他们袭来。
    范青阳精神力化作风刃,将渔网划破。下一瞬,藤蔓直接缠住了白昼的手臂,他抬手砍断藤蔓,枪对准了女人。他的视线在瞟到一个场景的时候,因为过于震惊,而忘记了动作。
    灌木丛生的深林
    ,深墨的颜色混着刺眼的鲜红,残肢四散,鲜肉淋漓,残破的衣服甚至是巡逻队的服饰。
    而残肢旁边蹲着三个变异种,他们偏头看向白昼两人,唇角残留着鲜血,那白森森的齿间,残留着鲜血,纯白的眼底,出现一点微小的瞳孔,显得更加怪异。
    范青阳看着从地上慢吞吞站起来的高挑身影,那身形和他一般高了,穿着一身高中学生的黑白校服,身上干干净净的,黑色的卷毛修着狼尾头,微微偏头看过来的时候。
    他呼吸微微一顿,那白昼如出一辙的狐狸眼,瞳孔赤红如血,嘴角残留着一丝血迹,他轻轻用舌尖舔过。
    因为这个愣神的功夫,身后追上来的藤蔓刺穿了范青阳的肩膀,他没躲。
    白昼见状,皱了皱眉,看向范不死,眼神染上了一丝警告。
    范不死双眼微微一缩,唇角滑过一丝笑容:“绿蔓,住手。()”
    身后的变异种瞬间收回了藤蔓,肩膀的鲜血染红了范青阳的衣服,他疼得轻轻皱眉。
    “老大??()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绿蔓瞬间移动到了范不死身边,身旁另外两个人都是穿着高中的黑白校服,看起来很像是人类,只是有个别非人类的特征。
    “这是我亲爱的父亲和母亲。”范不死抬脚踩过人类的手指,朝着白昼走来,唇角弯着大大的笑容,那双狐狸眼噙着戏谑的笑容。
    白昼察觉到范青阳的身体在颤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伤口疼的,或者是因为看见这么邪气狂肆的范不死怕的。
    白昼轻轻拨开范青阳的手臂,上前一步站在他前面,对上那几l个直勾勾的眼神,面无表情。
    范不死不紧不慢地走到两人跟前,鞋踩过潮湿的泥土发出粘腻的声音,他弯了弯眸子,笑着看向白昼:“父亲,好久不见。”
    白昼冷淡地看着他,不作回应。
    范不死不爽地蹙眉,抬手直接掐住他的脖子,盯着他一字一句说道:“我在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范青阳终于从恍惚中回神,抬手攥住范不死的手腕,低声喊道:“范不死......”
    “母亲。”范不死视线从白昼脸上回到范青阳脸上,他感受到范青阳抓着自己的力度不小,他问了一句:“母亲,我和父亲之间,你是不是永远站在他那边?”
    白昼并没有感觉到范不死身上的威胁性,甚至那掐着他的手都没有怎么用力。
    “......”范青阳心中一抖,操,小孩在外面学坏了,还会让他做这种选择题了!
    “不会,我两个都不站,但是你父亲现在手无缚鸡之力,我必须护着他。”
    范不死眨了眨眼,松开手,同时挣开范青阳钳制自己的手指,语气很冷淡:“你就是偏心。”
    范青阳:.......糟糕,完蛋玩意儿还学会新词语了。
    “老大,你特意来北二,就是见他们?”其中一个栗色头发的变异种有些鄙夷地看向白昼,他身上的气息太弱了。
    范不死反手抽在他脑袋上,
    ()冷声骂道:“你找死啊,把你的眼神收起来。”
    “哦。”栗色头发的变异种敢怒不敢言。
    绿蔓的女变异种眯了眯眼,开口的声音软软柔柔的:“老大,对不起,我刚刚不小心打伤了你母亲......我知道错啦。”
    那语气染上了一点撒娇求饶的意思。
    范不死轻轻睨了她一眼,没骂她。
    范青阳视线在几l只变异种瞧了一眼,越看心中越凉,怎么看都像是一群不良社会青年拉帮结派的样子。
    白昼神色淡淡,看向范不死,说了一句:“你过来。”
    范不死不知道为什么被他一眼,看得原本散散漫漫地歪着的骨头突然笔直了,像是回到了小时候被他按在泥里支配的时候。
    范青阳也想跟着一起去,但是被白昼一个眼神制止了。
    范青阳便和那三只变异种大眼瞪小眼,他看向绿蔓的眼神颇为深沉,倒不是因为她打伤了自己,而是她和范不死之间的相处模式,总感觉范不死这混蛋好像早恋了。
    “绿蔓,总觉得老大来了这里就怪怪的了。”刚刚被抽的变异种率先开口。
    绿蔓双手抱胸,越发显得身材凹凸有致了,她仰着下巴,斜眼看着他,语气没有刚刚软糯:“哪里怪了?抽你巴掌抽少了吧?”
    其中另外一个变异种属于话少寡言的类型。
    范青阳看着这群变异种,原本沉重的心情突然又变得轻松了一些,如果在他和白昼没有陪着范不死成长的日子,有一群伙伴陪着他,也是件比较开心的事情吧。
    “父亲,请问有什么要吩咐呢?”范不死倚在树上,像是一个叛逆少年似的,吊儿郎当地拿鼻孔看人。
    “你这次回来想干什么?”白昼没有任何软话和叙旧的话要说。
    范不死表情微微显得僵硬,随后死死瞪着白昼,语气带着一点咬牙切齿地感觉:“不是你让我回来的吗?你不想让我回来打扰你们?”
    “不是。”白昼平静地看着他:“我以为你恨我。”
    “......”范不死勾起一抹冷冷的笑:“你现在的虚弱的状态,我都不需要动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
    “嗯,你现在很厉害。”白昼说。
    “......”范不死听到这句肯定,并没有多开心。
    “你们根本就不记得我了吧,只有那个人类小孩儿......你们真的很奇怪,是有恋弱癖吗?”
    “越是弱小的人,你们越会觉得可怜,然后保护?”
    “你要回基地,看看你妹妹吗?”白昼询问道。
    “我为什么要回去看她?她算个什么东西?你不怕我吃了她?”范不死嗤笑一声,神情轻蔑。
    “......回去吗?”白昼又问了一遍,盯着他的眼睛。
    范不死抿了抿唇,不再说话了,头低了下来。
    “你上次和我说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若只是围攻一个北一基地,随时都可以办到。”范
    不死顿了两分钟说道。
    “不够(),不只是北一基地√[()]√『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北一基地和其他基地同气连枝,若靠着你现在的实力,并不足以......”
    “你都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怎么就知道我的实力不行了?”范不死打断他的话,“所以你想和范青阳窝在人类基地多久?”
    “北一基地给我的实验体中,不少是从基地外抓的活变异者,我获得你的消息并不难。”白昼低声解释道。
    范不死一时间哑了火,面色紧绷地看着他,他还以为这日子范青阳和白昼两人早就把他忘到九霄云外了呢。
    白昼和范青阳带着范不死走了,其他的三只变异种被范不死交代可以先回去。
    三人坐在车上,白昼从后视镜中看着坐在后面冷着脸的范不死,提醒道:“隐蔽异能,藏起来,别被人看见了。”
    范青阳便开口说:“没事,还没到基地呢。”
    “小心一点。”白昼说。
    范不死默默隐蔽了身形。
    范青阳叹了一口气,发现他和范不死之间似乎有些看不见的隔层,他不会因为吕思慧的话而对范不死疏远,也不会因为他伤害人类而对他产生厌恶。
    他知道末世期间这种圣父心要不得,所以他只是尽量活着,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
    他不知道的是,吕思慧之所以被断手和她儿子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们害死了闻玉沉,只是让她死一个儿子,算是范不死手下留情了。
    范青阳努力缓和气氛:“不死啊,最近都在干什么?”
    “杀人。”范不死不冷不热地回答。
    “......”范青阳一顿,接着说道:“除了杀人之外呢。”
    “吃人。”
    “......”这天聊不下去了。
    .
    进入基地,范青阳肩膀的伤已经止血了,隔着老远,范不死就听见了几l个熟悉的声音,带着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他就不太高兴了。
     白昼开门进去,乔椒、黄文进、沐曦都在客厅陪着范平安玩儿,三个人站成了三角形,哄着妹宝自己走路玩儿。
    “队长,你们回来啦。”黄文进手上拿着个拨浪鼓,满脸笑容地摇着。
    “嗯。”范青阳应了一声,见范不迟迟不现身,便说了一句:“范不死出来叫人。”
    “啊?范不死在哪呢?”黄文进一怔,然后看着那个逐渐显出身形的青年。
    “好家伙。”黄文进看着一身高中生打扮的范不死,他臭着脸,也不叫人,就盯着地上那个奶娃娃,表情很冷漠。
    “这......不过一年不见,不死这么大了啊。”乔椒也惊了一下。
    范平安乌溜溜的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有些害怕地退后一步,然后看着白昼,努力克服陌生感,朝着他迈着小步子,小腿噔噔地朝着他跑过来,一把扑到他腿边,抓着他的裤子,然后躲着偷看范不死。
    范青阳站在白昼旁边
    (),伸手将她抱起来,然后对着她介绍说:“范平安这是你哥哥。”
    “不死,她是妹妹叫范平安。”
    范不死面无表情地和范平安对视,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睛诱着范平安靠近,她有些好奇。
    见范不死不说话,看着不像是很喜欢范平安的样子,范青阳心里悄悄抽了一口冷气。
    他试图缓和气氛,摇了摇范平安,哄道:“妹宝,喊哥哥~”
    范平安似乎有些犹豫,又实在觉得范不死的红眼珠漂亮,朝着他伸了伸小手,很含糊地喊了一句:“咯咯.......”
    范青阳笑容微微一僵,转眼看着范平安可爱软糯的小脸,顿时破防了,他之前哄了很久,她都不肯喊爸爸!
    “你这个小东西,什么玩意!?你爹哄你这么久,你最先喊的是哥哥?!”范青阳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范平安被凶了,瞬间双眼夹着两泡眼泪,伸着手对着范不死,小嘴一瘪,又喊了一句:“哥哥......”
    这一句比上一句口齿更加清晰了。
    范青阳气得翻了个白眼。
    范不死脸上冷漠的表情稍微有些僵硬了,他抿着唇,没说话,也没主动抱她。
    “你抱不抱?不抱她,她马上哭给你看。”范青阳也询问范不死的意见,表情有些难看。
    要说这个范平安,从小就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东西和人。而范不死……不得不说一年的功夫长得确实人模狗样了。
    集齐了范青阳和白昼两人身上所有的优点,只捡着好的遗传。
    范平安眼泪汪汪地看着范不死,那双狐狸眼,兄妹俩长得像极了。
    “......”范不死看见被范青阳塞进怀里的范平安,全身都僵硬了,那股独特的奶香味,小腿蹬着,努力想要攀上他的肩膀。
    范不死手臂圈着她的腿,她的小手捧着范不死的脸,那刚刚还泪汪汪的眼睛,现在全是笑意,盯着范不死的眼睛,伸手想去摸。
    范青阳在她手背上拍了一下,教训道:“范平安你给我老实点,你别去戳你哥的眼珠子,瞎了怎么办?”
    范平安缩回手,背在身后委屈地看着范青阳,似乎在控诉他。
    “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给我老实点。”范青阳指了指她。
    “范不死,你别惯着她,等会又无法无天了。”
    范不死看起来有些局促,白昼没说话,只是在旁边看着兄妹俩,在范平安求助时,目不斜视,在范不死求助时,冷漠不理。
    “哎,不死都长这么大了,像个大男孩了,啧,真出息了,真帅气啊。”乔椒叹息道,之前还是一个小少年的样子呢。
    沐曦则是淡淡说道:“这次回来没有礼貌,不喊小姨。”
    范不死闻言看了一眼比他矮了大半截的小姨,嘴唇抖动有些叫不出口。
    范平安扯了扯他的头发,抱着他的脖子,又喊了一声:“哥哥......”
    “漂亮......
    ”
    面对范平安的赞美,范不死骂了一句:“有病。”
    “有病......”范平安学着他的话。
    范青阳顿时又要骂人了,“范不死,你少教你妹说脏话。”
    “范平安不要什么都学,懂不懂,来叫爸爸。”
    “哥哥。”范平安脸藏在范不死肩膀上躲起来,越来越清晰的声音。
    范不死表情有些怔然,感觉自己心跳声似乎加快了。
    “小白眼狼,哼。”范青阳气得翻白眼,展臂勾住白昼的脖子,人没骨头似的挂在他身上,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咱俩再生个听话的。”
    黄文进差点惊掉下巴,虽然早就习惯队长和博士的随地大小亲,但是他听见还要生,就绷不住了,嘟囔了一句:“还要生啊。”
    范青阳像是被人戳了脊梁骨似的,骂道:“关你屁事啊,老子生孩子,让你出力了?你还指指点点上了?”
    黄文进梗着脖子反驳:“妹宝不是我从小带到大的?”
    “放你娘的狗屁。”范青阳捏着白昼的耳垂,身体往他身上不老实地蹭了一下,有些底气不足地说:“也没带几l天吧,大不了,下一个......博士辛苦一点咯。”
    白昼面无表情把他的胸膛怼开了一点,掰开挂在他肩膀上的手臂,没有说好,也没有拒绝。
    范青阳还记着系统说的三胎呢。
    范不死没有心思听范青阳说话,注意力都集中在怀里小孩儿的身上,她鲜活的心跳声、清晰的呼吸声伴随着软糯的声线,让他有些紧张。
    明明怀里这个小孩,他若是想,能轻轻松松捏死她,怎么会紧张?
    晚上的时候,黄文进准备了几l箱酒,大家一起叙叙旧,给范不死接风洗尘的意思。
    范平安到处跑,一下趴在白昼腿上,一下又往范不死怀里扑,还不忘记哄自家爸爸,用小奶音喊:“爸爸......”
    “哎呦。”范青阳喝了酒,脸颊有些醉红,伸手抱起她,想要亲她,结果她一扭头,后脑勺对着他,朝着旁边的范不死伸手。
    范不死沉默地看着她,不肯主动伸手,然后范青阳就扔垃圾似的,将范平安扔到范不死怀里。
    范不死手忙脚乱地接住,他没喝酒,范平安腿踩在他膝盖上,肉肉的手臂圈住他的脖子,主动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着喊道:“哥哥......”
    范青阳瞧见了,顿时就要伸手去抓范平安,范不死下意识挡住他的手,表情都是蒙的,低头看着范平安那张无辜天真的脸,不由抬手用手捂住她的脸。
    “白昼!范平安是个心机小鬼!她就爱长得好看的,是不是都是学你的?”
    白昼刚刚从楼上下来,就听见这种指控,只是轻飘飘看他一眼,到底谁是颜控,一目了然。
    乔椒憋着笑:“队长,你之前还说对博士一见钟情,见色起意呢,现在就怪到博士身上了?”
    “哦,我说过吗?没有吧。”范青阳穿着一件外套
    ,里面是白色的背心,他豪放又潇洒地大口喝着酒,含着醉意的眼神都是开心。
    最后乔椒、黄文进、范青阳都喝得找不到门了。
    范不死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是欢迎谁的。
    “你今天带着......她睡吧。”范青阳喝了酒,也不觉得生疏了,抓着他儿子的手,指了指在他怀里睡着妹宝,有些感叹地说道:“我也没想到她这么黏你啊......”
    范不死像是被醉鬼父亲抓着说醉话的高中生,想走又走不掉的无奈。
    “儿子啊,我很高兴你能回来......真的,我高兴得不得了......”范青阳醉醺醺地,从腰上摸烟,在范不死脸上捏了一下:“怎么长得这么俊的啊?不愧是我和老公生的崽,真不错......”
    他开始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我先带着她回房间了。”范不死忍无可忍,抱着范平安回了房间。
    这么大了,范平安还是不肯自己一个人睡的。范青阳狠心整过她一回,她直接从黑夜哭到白天,嗓子哭得说不出话,还在默默流泪,搞得范青阳后来心疼将她抱回房间里,才不哭了,只是小声啜泣着,收不住哭腔的样子。
    也不知道范平安和她哥睡会怎么样。
    范青阳踉跄地走到阳台上,点着一根烟,烟雾缭绕间,看着外面像星星似亮着的灯光,眼皮发烫,那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愁然终于放下了。
    听见脚步声,范青阳偏头看向他。
    白昼出现在他身后,范青阳抽着烟,没去主动抱他,转身坐在藤椅上,双脚搭在茶几l上。外套微微敞开,露出胳膊上的肌肉,他咬着烟,挑衅似的看着白昼,喊了一声:“老公啊......”
    白昼眉心微微蹙起,见范青阳眯着眼看着他,他转身想走。
    “等下,老公。”范青阳叫住他。
    白昼静静偏头看他,身后是走廊亮着的灯光,光照在他后背,光影绰绰,阴影落在范青阳身上,他手臂摊在旁边,含糊说道:“过来一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白昼顿了几l秒,抬脚朝着他走去,刚刚靠近,那股冲鼻的烟味袭来,白昼眉头皱的更深了,手被范青阳轻轻握住。
    “你低下头,秘密要小声说。”范青阳眯着眼笑了一下。
    另外一只手夹住了烟,静静等着白昼低头。
    白昼慢吞吞弯下腰,然后脖子不出意外的被范青阳勾住,他深吸了一口烟,然后肆无忌惮地对着白昼的脸吹了一口烟雾,按住他的脑袋,不管不顾地吻了上去,挨着他的嘴唇吮了一下。
    范青阳眼神有些醉,知道白昼嫌弃烟味和酒味,真的非常嫌弃,但有时候他就喜欢这么逗他。
    他嗓音沙哑,偏头又亲了一口,低声问:“你为什么每次都会跳进这么低级的陷阱,你不是很聪明吗?”
    范青阳闷笑几l声,滚烫的脸贴着白昼的,在他耳畔呢喃着:“我每次借口都没变,你每次都相信,次次让我亲到,然后自己回
    去刷七八遍牙......你爱上我了吧?”
    白昼没有说话,他不知道算不算,所以不知道怎么回答,范青阳也不要他回答,自顾自地说道:“忘记了,你可是不懂人类的情感的变异者啊,我白问了,我还是亲吧。”
    白昼给他亲了第一次,第二次微微扬起下巴,没被他亲到,范青阳睁开眼看着他,用力按下他的脑袋,不满地说道:“都亲了一次了,还嫌弃个什么劲儿啊,真受不了你。”
    范青阳舌尖钻进了白昼唇齿间,霸道得不行,手臂像是钢筋般想要融入了白昼身体里。
    白昼拧着眉,眉宇间都是嫌弃般。
    .
    半夜范平安醒了,一片光亮间,床上就她一个人,她闭眼就打算哭嚎起来。
    下一瞬,她就看见了坐在椅子上,姿态慵懒的范不死,她翻了个身,坐起来朝着他伸手,喊得越来越顺了:“哥哥......”
    范不死和她对视了两眼,没动。
    范平安顿时觉得委屈起来,眼圈红了,带着哭腔地说道:“哥哥,抱......”
    范不死不过是犹豫了一分钟,她马上哭了起来,手也收了回来,不要他抱了。
    不管不顾地哭起来。
    范不死头大起来,起身走到她身边,要去抱她,然后范平安也生气了,打开他的手,转身双手趴在床上,哭得伤心得不行,像是被人抛弃了般。
    范不死死死瞪着她,她居然还敢拒绝他!
    其实房间的隔音效果还不错,但是架不住有人耳聪目明。
    “......操......你听见范平安的哭声了吗?”范青阳正趴在白昼身上喘气,闻言手臂撑起一点,白昼身上都有他落下的汗珠,晶莹剔透的。
    白昼脸颊浮动着一股不正常的红,他语调更加冷冽了:“听到了。”
    “范不死不会把她吃了吧?”范青阳有些担心,撩了一下白昼的刘海,盯着他的狐狸眼,眼镜被他放在桌上了,捧住他的脸,在他眉心上吻了吻。
    虽然嘴上正在担心的女儿的安危,但是行为却显得刚刚那句担心有些虚伪。
    “说不定,你可以现在去看看。”白昼抓着范青阳的手腕,提醒说。
    “现在去看?”范青阳唇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地笑,坐起来,撩了一把汗湿的刘海,盯着有些隐隐崩溃的白昼,吹了声口哨:“看不了一点,我现在眼里只有你,我的宝贝儿。”
    白昼手指微微捏紧,指缝中还有刚刚从范青阳头上拔下来的黑卷发,眼不看心不烦地随便他。
    .
    范平安哭得撕心裂肺,豆大的眼泪珠子往下掉着,砸在被单上,范不死见范青阳和白昼也不管不顾的,不由咬了咬牙,神情有些崩溃,弯下腰:“来,我抱你,你别哭了......”
    范平安像是被他欺负狠了般,就是自顾自地哭着。
    范不死直接动手,把人抱起来,搂在怀里拍了拍她的背,声音放缓了一点:“别哭了,我这不是抱你了吗?”
    “你别这么小气啊,以后你让我抱你,我都抱行了吧。”
    “范平安......别哭了,哥求你了行吗?”
    “你有病啊,还哭?”
    “这么能哭,我把你舌头割了信不信?”
    “好好好,我吓你的,你别当真......”
    范平安的水龙头一旦打开,等自己哭累了才停下来,小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浅浅地抽泣着,脸埋在范不死颈侧,小身体还在发抖。
    范不死捏了捏她的小腿,语气有些感叹:“我还以为你有多受宠呢,你哭得这么惨,他们俩还只顾着自己,你也是可怜......”
    小可怜范平安趴在哥哥怀里小声抽泣着,眼泪都擦在哥哥肩膀上。
    “算了,那我对你好一点吧。”范不死勉为其难地说道,把范平安放在腿上,用手指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
    “笑一个,别哭了。”
    “呜呜......”范平安努力笑了一下,但是越想越委屈,又哭了起来。
    “哈哈哈。”范不死觉得她的表情搞笑,忍不住笑了起来,将人抱进怀里,继续哄着。!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我在异界肝经验 踏星 娱乐帝国系统 道界天下 东南风云萧峥 万界试炼系统 娘娘死遁后,疯批暴君哭红了眼 久仰大侠 执掌风云 正义的使命 道神 高人在上 三国:蜀汉败家子,开局火烧卧龙岗 王妃的人质生涯 十年一梦断魂锁 兽世种田俏姑娘 女神的贴身侍卫 明末夜天子 女神的贴身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