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三十六章 别怕 吾尚有余勇可贾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云慎糟心的很。什么时候出大虫不好,偏他任职期间出了大虫。若是处理不妥,成了患......搞不好就要影响仕途。
    更糟心的是,一片慌乱里,两位绕路逃回的小娘子说出了原委——引着众小娘子去水源处的是云怜娘。
    大虫必是去喝水的,倘若不去水源处,自然也就遇不上大虫。偏云怜娘要搞什么流水诗会,还煽动着众家小娘子不带仆从,仅携一二女侍在旁。
    那些小娘子岂是寻常人家的女孩儿,且不说他同僚的女儿尽在其中,今日还多了位矜贵的崔家小娘子。
    倘若......
    倘若的设想,云慎不敢继续做下去,只硬着头皮、颤着双股随众人往大虫处赶去。
    如果可以的话,他是万万不想去的。如果能躲着的话,他定会第一时间躲的个妥妥当当、安安稳稳。偏他不能,不可以。一来,有害官声;二来,他的女儿还在那儿。
    拖着颤抖的腿,迈绵软的脚,行路自是慢。其他人心焦着自家女儿,此时节也不顾上尊卑规矩,纷纷越过云慎向出事之地赶去。
    云慎在人流中挥着袖子向众人喊道:“快、快、快,不必理会我,快去救人。”
    扶着云慎的护卫想说:不用您说,大家都去救人了。
    到底考虑到身份,未曾出声。
    又听云慎喊道:“孟县尉,快,带齐人手先去救人。”
    护卫原本还能忍的,但这话不好不接,便斟酌了下口吻,回道:“县尉早早就点齐人手过去了。远远瞧着是同崔家的人一同赶去的。县令不必过于忧心。”
    云慎左右一瞧,果然早不见孟县尉的踪影,身边跟着的仅剩扶他的护卫、玉蝶,还有一只狍子。
    小心心不懂众人的焦急,围着他们蹦跶的格外欢快,只将云慎烦的恨不能直接宰掉它炖了。
    他向护卫道:“不必管我,去救人。先去救人。”
    护卫忙不迭的应声,提着弓刀大步流星的向前奔去,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拉出了好长一段距离。
    玉蝶扶着云慎继续前行。说是扶着,倒不如说是拖来的更加形象。
    虽说云慎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但他是一县之尊,是云晏晏的生父。不是玉蝶心中阴暗,她只是觉得,生死关头,谁不顾念自己的骨肉。倘若云慎不去现场,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有他到场,云晏晏安全的几率才更大。
    玉露的两条腿倒腾的那叫一个卖力。她越是心焦着早一些赶至现场、越是怕横生枝节,偏偏就没能丁点时间不浪费的赶去,偏偏就横生了枝节。
    两人一狍迎面遇上了惊慌的云怜娘。
    云怜娘瞧见云慎,也不顾得旁边有只吓人的狍子,一头便扎进云慎怀中,哭的好不凄婉。
    见小女儿平安无恙,云慎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些许,很快的怨怪恼火之意又冒了头。他将云怜娘推进玉蝶怀中,道了声“照看好二娘子。”便欲继续奔跑。
    云怜娘是真的受了惊吓,拖着云慎的手臂不肯撒手,哭的如若天塌。
    玉蝶急得很,抱着云怜娘的腰向后拉拽,“二娘子莫要糊涂,大虫出没,县令怎么可不去。”
    说着话,玉蝶快且准的敲中云怜娘手臂上的麻筋。云怜娘的手臂一松,云慎立得解脱,迅速的拔脚前奔。
    乍失了主心骨,云怜娘又急又怕,那急和怕迅速转化成一股怒火,驱使着她转身狠推了玉蝶一把,质问道:“你要害死我阿爹吗?”
    玉蝶被推的一个趔趄,站稳身道:“婢子不敢,婢子都是为县令着想。”
    云怜娘说不过,盛怒之下又推了玉蝶两把,连声的道:“滚,给我滚。”
    “是。”玉蝶巴不得不管,得了一句滚立刻提起裙摆,飞快的“滚”了。
    此时此刻,正被玉蝶忧心着的云晏晏,处境其实美得很。嘴里吃着点心,耳边还有位崔湘小娘子给她讲故事听。
    严格说,也不算是故事。崔湘讲的是她兄长崔九的点点滴滴。
    崔家九郎,姿容俊美,风度卓然,擅骑射、博典籍、通五经、贯六艺......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崔家九郎合该就是大唐第一文武双全的美男子。
    当崔湘讲述到崔九郎十五岁射杀一只白额吊睛大虫时,拍击水缸的声响再一次的出现。
    崔湘惊叫,一把抱住云晏晏。
    云晏晏则是哈哈大笑起来,“你抓到我痒痒肉了......”
    终于崔湘冷静了些,停止尖叫,手也从云晏晏的痒处挪了个地方。云晏晏却惊叫起来——她感觉到,有股巨力在同她拉扯着水缸的位置。
    此时的云晏晏是崔湘安全感的来源。云晏晏一叫,崔湘也跟着叫起来。震耳的余韵又一次在缸中回旋不休,嗡嗡作响。
    比力气,云晏晏还没输过。
    她扎稳下盘,气沉丹田,将水缸牢牢的把持在手中。有了底气的云晏晏安慰崔湘小姑娘,道:“别怕。吾尚有余勇可贾。”
    说罢了,云晏晏想起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还没有《三国演义》呢。崔湘小姑娘听不懂她的风趣。
    崔湘小姑娘没读过尚未出现的《三国演义》,却是懂云晏晏的幽默。见她犹开玩笑,心便放下了一半,信任的“嗯”了一声。
    那声音还未完全消散,“吱嘎嘎”、“咔蹦”两声闷响接连砸了下来,直直的砸到两人心头,大脑好一阵的空白。
    这是——充当拉手的雕件断了。
    断了?
    断了!
    光线从足下露出。
    云晏晏反应神速,丢开雕件、伸平双臂企图撑住缸壁,以控制水缸的位置。然而,水缸的直径略大,她的手臂略短,缸壁略光滑,她的手略柔软,水缸划着她的指尖,以不可逆转之势向斜侧方倒去。
    云晏晏和崔湘小姑娘表现的激动无比。
    对的,激动无比。
    在光线流入、云晏晏伸手去撑缸壁的一瞬间,她们听到了嘈杂的人声,最近处是齐呼的号子声,与一声声忧心焦虑的“晏晏”、“阿湘”、“小娘子”......
    原来方才拍击水缸的不是大虫,而是人。
    水缸掀起,两位小娘子一位满脸的泪痕,一位满脸的点心沫,安然无恙,只被光线刺的双双的眯起眼睛。
    云慎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万幸,崔家小娘子平安,不然他怕是要被崔家迁怒。
    再瞧云晏晏,云慎的内心软做了一团。自云晏晏归家,家中便无有了往日的清净安宁。韩月娘一日日的愁云满面,云怜娘可怜兮兮的退让,后宅三五不时的鸡飞狗跳,云慎心中多少也是觉得云晏晏作闹。而此刻,素日里种种的疙瘩,尽数化为乌有。
    见云晏晏适应了光线,正四下张望着,云慎便忙忙的走上前去,伸出双臂,待要唤一声,“晏晏,阿爹在此。”一道身影便擦着他身侧掠过,直直的扑到云晏晏的身上去。
    “小娘子你可吓死我了!”
    玉露整个人几乎都要挂在云晏晏的身上,哭的好似天塌地陷。
    云晏晏翻着白眼安慰玉露,“没事了没事了,差点被吃的是我,我还没哭呢。看给你嚎的。”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我就是超级警察 夫人救命,将军又有麻烦了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灵境行者 独治大明 帝皇的告死天使 剑逆苍穹 少年仗剑闯江湖 我在诡异世界谨慎修仙 都市超级邪医 校花别追了!高冷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七零军婚,嫁给最强兵哥哥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天道天骄 弟弟荒天帝也重生了 美食圈外挂帝 奶爸学园 亿万萌宝老婆大人哪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