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第176章 过去

一秒记住【882小说网】 882xsw.com,更新快,无弹窗!
     她身上穿的是睡裙,很宽松。
    本身就敏感,男人这么一碰,整个人都软了身子。
    防止自己沉迷,司念选择在男人腰间一百十度一扭。
    男人“嘶~”了一声,睁开眼。
    眉眼清冽的不像是睡着的人。
    “你装睡?”司念瞪着他。
    周越深盯了她会儿,说:“刚醒。”
    司念白了他一眼,问:“瑶瑶呢?”
    “这边。”周越深嗓音低沉。
    他担心压到孩子,所以司念睡着后就移到了另一边。
    司念这才注意到另一边枕头睡着的瑶瑶,而周越深则是挤在了跟她一个枕头。
    一秒记住.26ks
    这张床大,倒也不显得拥挤。
    她也是丝毫未察觉半分。
    “哼!”司念越想越气,用脚踢了踢他,咬着牙压低了声音,怕吵醒孩子,“还不把你的手收回去?”
    “抱歉。”周越深嗓音低沉平和,他收回了手,然而指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敏感的尖尖剐蹭了一下。
    “嗯”司念轻喘了一声,差点软倒。
    周越深眼眸一下就暗了,黑夜中,他的呼吸逐渐沉重。
    他没有动作,只是将司念往怀里带了带,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还在生气吗?嗯?”
    司念哪里有多少气,她这个人虽然记仇,但是气来的快也去得快,其实想想也觉得周越深有点过去是正常的。
    他都三十岁了,没有一点过去,那才叫不正常好吧。
    所以倒也没往下想。
    然而原本被自己忽视掉的东西,他忽然问自己,并且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她不知怎的,鼻子一酸,竟有些委屈。
    “那个杨玉洁是谁?”
    朱桃只是提到了这个人的名字,并没有多说。
    于是司念又补上一句:“之前周婷婷来这里找麻烦,说你是因为他才不结婚?真的?”
    周越深皱了皱眉。
    “杨玉洁?”
    所以说她不开心并不是因为朱桃约自己吃饭,而是因为朱桃提到了这个人的名字?
    听到后面一句,周越深眼神一冷。
    “她这样跟你说的?”
    司念点了点头。
    其实原身和傅炀也有说不清的过去,但是周越深从未过问过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司念也想着,过去也就过去了,无所谓。
    可这会儿还是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
    周越深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嗓音低冷:“我也不瞒你,以前我确实是答应过要娶她。”
    “杨玉洁的大哥,是我的好兄弟,做任务的时候,为了救我去世了,临死之际希望我能帮忙照顾他的妹妹。”
    杨玉洁家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家里有权有势,但杨玉洁父母离婚,还有一个继母,然而她的继母也有两个孩子。
    因此两兄妹的情况杨家情况也不大好。
    入队之后,他和杨玉洁的哥哥杨云是队,杨玉洁时常会来望她的哥哥,双方也算认识。
    之后的接触是因为杨玉洁加入了文工团,表演的时候,他们团会过去。
    当初出事的时候,也是他去将杨玉洁等人救出来的。
    可能正因为自己同他哥哥关系好,又救了她,杨玉洁之后就对他起了些心思。
    可那会儿的周越深根本没有心思谈情情,也没放心上。
    杨云知道妹妹对他有意思,倒也时常帮忙凑合。
    姐姐出事的时候,他还带着杨玉洁来过周家一趟。
    所以周婷婷才认识了杨玉洁。
    之后任务杨云出了事,没了。
    他答应好兄弟会照顾杨玉洁,加上杨玉洁对他有意思,周越深也曾想过,或许这样结婚也好。
    谁知道这个关键的时候,杨玉洁的父亲给她匹配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军官。
    杨玉洁为了稳住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便拒绝了同他结婚。
    周越深家里还有三个小丁需要他照顾,毅然选择退伍离开部队。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被杨玉洁伤透了心才离开。
    也正因此,才会误会吧。
    但杨玉洁后来后悔了,并没有和军官结婚。
    之后时常来信,但周越深对她没意思,当初提出结婚也是因为她哥哥的遗言,但他给过她机会了。
    周婷婷来的时候,信被她瞧见了几次,恐也是因此,才会让她误会自己和杨玉洁有来往。
    甚至居然还用这样话嘲讽司念。
    周越深眼神泛着冷。
    部队那边偶尔会来信,都是直接请人送到他的手上。
    他懒得回,也懒得。
    根本没在意是谁的。
    今儿个听到杨玉洁这个名字,也只是触景生情,想到了去世的兄弟。
    却没想到让司念见,误会了。
    ……
    司念听完,沉默了。
    好吧,这个男人表面虽然起来冷心冷情的,但熟悉了之后,她发现,他还真是那种可能会为了好兄弟一句遗言而娶一个女人的人。
    不过阴差阳错,两人没能结婚罢了。
    司念这会儿不挣扎了,躺在男人怀里,半晌才慢吞吞的问:“她好吗?”
    周越深粗粝的指腹捏了捏她的小脸:“不生气了?”
    他倒是没想到这丫头表面起来这么没心没肺的。
    实则内心居然想了这么多。
    他不觉得她管得多,反而心里有些惊喜。
    这小女人心里似乎也不是完全没有他。
    司念眨了眨眼睛,又问:“她好还是我好。”
    周越深:“你。”
    司念:“哦,都离开这么多年了,还记得人家长什么样啊。”
    周越深:“”
    他能说是因为好兄弟和杨玉洁是双胞胎,长得一样?
    “那你们的信呢?”
    她忽然想起周越深那个锁掉的抽屉。
    不会在里面吧?
    “烧了。”周越深说。
    “这些信是部队寄过来的,留下会有影响。”
    约莫又补上一句:“不是因为她,我对她没感情。”
    司念心里舒服了:“那你对谁有感情?”
    可能是敞开了心房,一瞬间她觉得两人的距离都拉近了,不由得多了几分撒娇,嗓音甜软。
    周越深喉结滑动,大手在她细嫩的脖颈间轻蹭:“讲讲道理吧念念。”
    男人睡醒后的嗓音带着丝丝磁性,压低声音低沉温柔。
    无奈又纵容的语气,叫人心尖尖都在颤抖。
    司念眼睫颤了颤。
    “我、我怎么不讲道理了。”
    “你问我对谁有感情,除了你还有谁?嗯?”
    司念脸开始发热:“不信。”
    下一秒,男人覆上,高大健壮的身子压在她身前。
    灼热的呼吸打在脸上。
    嗓音低沉:“那我做到你信为止。”
    司念:“”她错了,她装的。
    ……
    楼下,吃了早饭等了好半天,也没见爸爸妈妈下楼的俩兄弟就知道,今儿个的他们肯定又要自己走路去学校了。
    见怪不怪的两兄弟拿着小伞儿出了门。
    今儿个外面下着毛毛细雨。
    秋雨凉飕飕的,两个孩子都穿上了外套。
    周泽寒小脸红彤彤的,一点也没受到冷风的影响。
    出了门他才兴奋的道:“哥哥,你听说过白雪公主的故事吗?”
    周泽东一大早就发现弟弟格外的亢奋。
    起来就找他说,要告诉他一件事。
    但又怕太大声了吵到爸爸妈妈,一直憋着。
    这会儿出了门,他总算开口了。
    周泽东有些疑惑,歪头弟弟:“没听说过。”
    白雪公主的故事?
    弟弟怎么还能听到故事?
    难道是妈妈给他说的吗?什么时候的事,自己怎么不知道?
    周泽东越想眉头皱的越深。
    “没听说过吧,我就知道你没听说过,但是我听说了,昨晚上妈妈给我讲故事了,讲的是白雪公主和她恶毒后妈的故事”
    他牙齿没了,说话飞快,漏风不说,还口沫横飞,然而小家伙不在意,手舞足蹈的讲着昨晚上听到的故事:“那个恶毒后妈真不要脸,她总是问,魔镜魔镜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是谁,真好笑,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当然是妈妈啦~”
    周泽东:“”
    故事是这样的吗?
    两个小家伙一边聊着天,一边就着雨幕去了学校。
    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拐角。
    ……
    林思思结婚这天,司念起了一大早。
    她早上多做了一些饭菜,毕竟晚上回来的可能比较晚了。
    两个孩子回来热热就能吃。
    瑶瑶的话司念打算带过去。
    小丫头长得快,之前给她买的衣服都快穿不上了。
    正好司父给的钱还没来得及花呢。
    给小丫头买点衣服,再给小东小寒买些小玩具。
    进城一趟肯定要买买买了,不然臭男人赚这么多钱干什么?
    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玩具,之前给他们买的,都恨不得放神龛上供着,舍不得玩。
    至于司父说的让她好好收缀一番,司念左耳进右耳出,自己长得跟天仙似的,不打扮就已经很美了,再打扮他家林思思这个主角颜面何存?
    随便穿了一套休闲的衣服。
    她刚收拾好,周越深就回来了。
    男人身上带了身水汽。
    他平时很少会在家洗澡。
    司念倒是想到自己洗澡的问题,一边扎头发一边说:“周越深,我想弄一个澡桶,洗澡方便些。”
    家里洗澡就只有一个大盆,小孩子坐在里面还好,自己一个成年人了,实在尴尬。
    司念都是站着洗澡的。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周越深随手用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顿了顿说好。
    两人约好骑摩托车过去的。
    司念其实不太喜欢坐这个年代的车,又挤又臭不说,而且屁股颠的贼痛。
    还不如周越深骑摩托车快呢。
    而且他骑的也稳。
    正好男人也要过去,便商议好骑摩托车过去了。
    两人还打算早点过去,先去给孩子买些东西。
    周越深了她一会儿,去柜子里翻衣服。
    难得穿上了外套。
    平时这个男人嫌热,都是穿背心。
    一件背心一年四季。
    司念扎好头发,多了一眼,瞧见男人换上衣服后,又选了个手表戴上。
    司念:“”他还挺认真的。
    虽然但是,有必要吗?
    她眨了眨眼睛,没多想。
    等男人换好,他走了过来,接过孩子,两人一同下楼。
    给大黄倒了一天的饭,两人骑上摩托车出发了。
    周围还在地里劳作的人,着一家子风风火火的又骑着摩托车往镇上赶去,眼神中是羡慕又眼红。
    “怎么周家这几天老是往城里跑?难道猪场里面不忙了?”
    “你们不知道吗,听说司念她妈妈被打了,打的很惨呢,被她大伯家儿子打的,闹得挺大,隔壁林家村都闹了几天了。”
    “真的假的?居然还有这事?她大伯干嘛打她妈?疯了吧?”
    “我听林家村那边的人说,是林老二家靠着卖糕点赚了钱,然后这段时间司念不是又要教她妈妈和大嫂做什么卤肉卖吗?所以他大伯家眼红了,上门让老二家教他们,老二家好像是不乐意,所以就打起来了呗。”
    “是啊,我也听说了,听说老大家的儿子都被抓走了,现在还没放出来,好像是要她大伯家赔钱。”
    “不是吧,都是一家人,闹这么大?以后还要不要见面了?”
    “要我说,这都是一大家子的,她赚钱了带带自己的亲戚没什么吧,互相帮助不好吗?为什么这么抠门,我还是活该,太自私了!”
    “可不是嘛,都是一家人,闹成这样,不得让人笑话?”
    “我觉得这司念挺邪门的,个个都说她好,可是你们,她来了周家之后,周家闹得亲戚没了,唯一的妹妹也不联系了,亲戚都被她赶走了,现在林家那边也是,自己的亲大伯也能告的了,实在是心狠手辣啊!”
    “我也觉得这司念不简单,心机深沉的很,听说她为了把她哥哥弄进周家的猪厂子,把周婷婷的小叔子都赶走了,还诬陷他对她动手动脚,这件事你们也听说了,现在周越深和他妹妹闹崩了,位置就落到了她哥哥头上,不仅让他哥哥来开车,还送他去考驾照了,周老大一向起来冷心冷情的一个人,这会儿跟被人灌了迷魂汤似的!”
    “这样说我也觉得好巧合啊,周老大以前忙的不得了,但是现在为了她,听说还多招了几个人,这会儿为了她的娘家更是忙前忙后的,啧啧”
    张婶路过听到这话,当即一记横眼扫过去。
验证码: 提交关闭
猜你喜欢: 恶魔猎人在身边 青云直上:重返1998 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黑暗游戏:罪孽救赎 高人在上 焚天路 斗破之无上之境 惭愧惭愧,小爷天生富贵 摊牌了,我的卡组来自东方 大唐腾飞之路 长生天阙 网游之九转轮回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强却过分划水 抠神 相错亲结对婚,亿万老公太粘人 陆地键仙 神医嫡妃世无双 仙魂斗战